明末工程师_第9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6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多敲诈勒索的事情,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呢。如今一朝失势,恐怕要被这些仇人把皮都剥了。
  那些法院的法官得了这告示的助威,很可能干脆把自己法办了。
  周温登猛地一推把眼前的fù女推开,撒腿就往自己的家里逃去。
  站在旁边的中年商人大声喊道:“周温登你别跑!”,一甩袖子追了上去。
  黄桂吉本来正在嚎哭,看到周温登的狼狈逃窜,却停住了眼泪。
  变天了!以前的风光倨傲都将变成以后的罪名。那些曾被自己踩在脚下的老百姓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报复自己这些儒生呢!
  黄桂吉突然间感觉到一股恐惧,慌张地看向了周围的百姓们。
  人群中间,那个眼睛血红的柳姓举人咬着牙说道:“这天不能塌!不能坐视李植逼迫天子废除几千年的圣人大道!”
  举人的话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读书人们都看向了这个举人。
  “大家都清楚,科举若是完了,我们的银子我们的家产也保不住!以前的仇人都会跳出来剥我们的皮!”
  举人扫视了周围的读书人一眼,大声说道:“天子之所以被李植逼迫,之所以违心废除科举,无非是没有兵!如今天子已经在京城练新军,所缺无非是银子。此时大家不能只顾眼前!大家都捐出银子来,支援天子练新军。”
  “新军连成之日,就是李植倒台,科举再兴之时!”


第1044章 绝户
  崇祯二十六年三月十一,天子朱由检站在京营营地的中央,看着在校场上拼命跑圈的京营新兵们。
  虎贲军的成功令人感到惊叹,杨国柱对其战斗力十分佩服。所以如今的京营新军训练项目也越来越学习虎贲军,新兵入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练体能。只有把身体练好了,才能掌握好其他战斗技能,这确实是个道理。
  而且新兵的训练也从原先大明边军惯例中的三天一练、两天一练变成了天天练,和虎贲军一样,每天都练几个小时的体能。
  训练量增加带来的效果就是粮秣消耗的直线上升。原先吃一碗饭的大兵每天练两、三个小时体能,起码要吃两大海碗白米饭,配合半碗白菜青菜。这还不算完,光吃素的还不行,朱由检还要每两天让新兵们吃一顿荤的。
  后勤的开支像是火箭一样直线上升。
  不过钱虽然花下去了,效果却也出来了。入营的第一批一万新兵仅仅练了二十天,就一个个适应了每天十六里的拉练。拉练完还有抬石锁等力量训练,士兵们练了二十天后,平均完成训练量已经是刚入营时候的一倍。
  王德化和王承恩站在朱由检的身边,看着新兵们眉开眼笑。
  王德化笑着说道:“看!你看那个新兵,跑得好快,他以为是在比谁跑得快哩!”
  王承恩哈哈大笑,指着另一个新兵说道:“看那个,那个大个子跑太快摔了个人仰马翻!”
  朱由检看着两个亲信太监的兴奋样子,也是笑容满面。
  如今这京营新兵,以后就是他朱由检手上的底牌。
  最近朱由检实在是被李植欺负得太惨了,完全是李植说什么就算什么。天子的威严权势彻底扫地,大明朝二百多年的科举制度居然一夜之间就被李植废掉了,还不得不在全国各地搞公德考试。朱由检当真是满肚子窝火。
  然而这京营新军却给予了朱由检抗衡李植的信心。
  李植有兵,朝廷也有兵。
  不过因为ròu荤伙食的增加,练兵的成本比计划的要高一些,太仓库的银子有些不足了。
  朱由检正在那里沉思,却看到文渊阁大学士张光航一路小跑进了军营,在一个校官的带领下朝自己这边跑过来。
  朱由检笑着朝王承恩说道:“阁老来了。”
  张光航跑到朱由检面前,已经是一头的细汗。
  朱由检心情很好,抓着他的手问道:“阁老何事如此焦急?”
  张光航拱手说道:“南方有一封急奏!”
  朱由检点头说道:“阁老请说!”
  张光航抬头看了看朱由检,见天子满脸笑容,便鼓足勇气说道:“两广总督报上来的急奏,说的是齐王上个月大规模在两广招募移民,垦殖新打下的暹罗、安南、缅甸等南方土地。”
  朱由检听到这话,愣了一愣。
  李植从两广招募移民,这倒是个新鲜事情。
  “所谓大规模,是多大的规模?”
  张光航脸色一白,说道:“根据两广总督的统计,上个月齐王的麾下大将李老四在广西征募了一十三万人,在广东征募了一十四万人,合计二十七万人。而从两广快马发过来的奏章上说,恐怕这个月征募的人数不会减少,以后恐怕每个月都有这么多人。”
  朱由检听到这话,眼睛一瞪。
  如果是几千人、几万人的移民,朱由检不会有什么观感。毕竟福建、广东一带的汉人素来喜欢南下南洋,民间零零星星的移民一直有,大明朝廷也管不过来。
  而南方人口的自然增长,可以弥补人口外流后形成的亏空。
  但是一个月二十七万的移民,就不是“零零星星”了。这样的规模,恐怕是会彻底改变两广的人口结构。
  朱由检身子摇了一摇,有些慌张地问道:“王德化,两广有多少人口?”
  王德化拱手说道:“回圣上,广东大概有一千一百万人,广西怕是有五百万人。”
  朱由检脸上一白,右手下意识地握成了一个拳头,说道:“这么说起来,李植是准备五年之内把两广搬空,把朕的子民全部变成他的子民?”
  王德化和王承恩对视了一阵,不敢说话。
  张光航拱手说道:“圣上,如今齐王在暹罗等地打下大片的无人土地,据说汉人移民到彼处,人人能分得四十亩水田,所以两广的百姓趋之若鹜。尤其是广西的农民,据说已经有不少农民主动越过边境,步行到安南投奔镇南伯李老四,要求分配田地。”
  “两广总督不敢得罪兵强马壮的镇南伯。如果朝廷不制止李老四的行动,恐怕三、四年之内,两广的人口就要减到现在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其地的财赋恐怕也要大大降低。朝廷的税收,怕是要大降。”
  朱由检眉头紧蹙,脸上隐隐有了怒意。
  两广的人如果全部变成了李植的子民,那就等于李植从朝廷手上抢走了两广。李植所做的事情,和直接发兵占领两广也没什么区别。
  朱由检惨笑了一声,说道:“当真是绝户计!”
  张光航叹了口气,说道:“圣上,要不要传首辅崔昌武来,向齐王声明朝廷的反对,让齐王停止吸取两广的人口。”
  王承恩看了看朱由检的脸色,上前一步说道:“皇爷,此时不能和齐王摊牌啊!”
  “皇爷,现在新军尚未练成,齐王的虎贲军一支独大。而齐王迁移两广百姓垦殖南方的事情说起来也是利民的事情,即便皇爷严辞责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