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6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往各个方向飞去。锥形pào弹的弹片肆无忌惮地在空气中飞溅,像是死神的镰刀一样收割着棱堡中土兵的生命。
  只一轮pào击,整个棱堡就被完全被zhà开了。
  棱堡,或者说巴达维亚堡外围的垛墙被zhà得七零八落。棱堡边缘的各种箭楼,防御塔全部被zhà垮,变成了一地碎石砖。棱堡中到处是pào弹zhà出来的大洞,zhà碎了地面的砖石,zhà出了几十厘米深的焦黑土坑。
  不知道有多少爪哇土兵被zhà死,变成了再没有一点动静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土坑周围。更有很多士兵被zhà断了手,zhà断了腿,zhà破了肚子,流了一地的血,在弹坑的附近大声惨叫挣扎。
  那无数伤兵发出的惨叫变成了棱堡中的背景声,听上去就像是一片噪音。
  不过没有人会理会这些土兵,荷兰人带走了所有医生,本地的土著完全不懂得外科医术。
  吴应熊看着棱堡中的惨状,脸上雪白一片。
  荷兰人让吴应熊守几个月,这怎么可能。别说几个月,吴应熊就连一个小时都守不住。
  吴应熊突然觉得红毛在耍自己。
  以李植舰队的战斗力,就是红毛派几万人来估计也守不住,荷兰人怎么会相信自己能守住这里?红毛显然是逃跑了,把自己和土兵扔在这里送死。
  吴应熊身子一哆嗦,下意识地准备逃跑。
  然而吴应熊还没有迈开脚步,又是一片重pào齐shè向棱堡袭来。
  pào弹像流星一样飞过天空,狠狠砸进了巴达维亚堡中。巨大的冲击波再次在棱堡中zhà起。无数的血ròu被冲击波zhà了出来,在狭小的空间中到处飞溅。
  吴应熊慌张地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却突然觉得脑袋上一热。他往脑袋上一模,摸到一手的鲜血,夹杂着几片焦黑的碎ròu。
  吴应熊以为是自己脑袋被zhà破了,发出了巨大的惨叫声。
  然而他叫了好久,使劲在脑袋上摸索,才发现自己的脑袋并没有破开,那血ròu是其他人的。
  吴应熊的心理彻底崩溃了,他猛地跳了起来,撒腿就往棱堡外面逃去。
  他早就忘记了什么守住巴达维亚的鬼话,他现在只想逃下一条xìng命。
  不过逃跑的并不是吴应熊一个人,好多土兵也在往棱堡下面逃,出棱堡的小路上挤满了人。
  吴应熊自恃是指挥官,大声吆喝着推开前面的土兵,要其他人让开让自己先走。
  不过没有人看得起吴应熊这个指挥官。
  一个被吴应熊拉到后面的爪哇土兵猛地拔出了腰刀,一刀刺进了吴应熊的后背。
  刀刃入ròu,刹那间就完全没入了吴应熊的身体。
  吴应熊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在地上翻滚起来。不过刀刃对身体器官的破坏力太大,他只滚了几圈,就失去了所有力气,死透了。


第1040章 高压
  巴达维亚堡中的爪哇土兵被两轮pào轰zhà死了几千人,一哄而散,完全变成了溃军。
  吕虎的舰队停在了巴达维亚的码头上,全副武装的虎贲军士兵举着步qiāng走下了舷梯。
  首先要做的事情是抓捕溃逃的爪哇土兵。
  负责指挥登陆军的蒋充一声令下,两万虎贲军冲到了巴达维亚的陆地上。
  刚刚晋升为连长的韦老大带着自己的连队在巴达维亚附近的农田之间快速奔跑,试图追踪到一个两个逃跑的土兵。
  追了五里路,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班长突然跑了回来,大声报告道:“连长!前面发现一个土兵逃进了当地土著的村子里。村子里的人把土兵藏了起来。”
  韦老大皱紧了眉头,冷哼了一声。
  把津王式步qiāng往背后一扛,韦老大大跨步往前面冲了过去。
  前面是一个吊脚楼组成的土著村庄,木头屋子上面铺着茅草,看上去十分的简陋落后。此时一个班的虎贲军士兵站在村庄的中间,而土著们则全部把房门紧逼,根本不搭理村庄中间的大兵。
  韦老大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冷哼了一声。
  “王爷正式发文件通知各连队了,对爪哇诸岛的土著不用客气。这些土著既然不愿意jiāo出溃兵,就把他们全部抓出来。”
  “全部抓出来,集中到村庄中间的空地上。”
  士兵们大声答应,举着步qiāng开始砸那些吊脚屋的房门。
  但是那些土著相当抗拒汉人。荷兰人素来把汉人当成奴隶,巴达维亚城中有几千汉人奴隶苦工。当地的一些爪哇土著到巴达维亚去做事情,甚至还有做汉人奴隶的监工的。所以当地的土著觉得地位最高的是白人,第二是当地土著,而汉人是最下等的人,谁都可以欺负。
  面对汉人大兵追捕爪哇土兵,这些爪哇土著还没有转过弯来,不愿意接受汉人即将统治爪哇的事实。
  一些士兵踢开了土著的房门,却还是没法抓出爪哇土著。韦老大看到一个爪哇男人赤着上身,手上举着一把弯刀站在门口恐吓虎贲军士兵。
  韦老大冷哼了一声,从背上取下了自己的霰弹qiāng。
  “让开!”
  那个士兵看见连长举着霰弹qiāng走过来了,吓得赶紧往旁边一跳。
  韦老大对着负隅顽抗的爪哇男人就是一qiāng。
  “轰!”
  无数霰弹碎片shè进了爪哇男人黝黑的皮肤下面,他上身顿时喷出无数血花,溅出一身一脸的血。他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巨大惨叫声,砰一声摔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死了。
  看到韦老大的举动,其他的士兵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虎贲军素来军纪严明,在其他地方从来不曾这样对付过平民啊。
  韦老大举着手铳大声喊道:“王爷有令!爪哇土著不是善类,若不把这些土著打服杀怕,这些土著将来一定会屠杀我们汉人。王爷说了,爪洼土著未来对汉人的屠杀可能是极为血腥残忍的。你们不需要客气。对违抗军令者,格杀勿论。”
  听到韦老大的话,虎贲军的士兵们算是明白了。
  这爪哇的土著一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汉人的事情,暴露了野蛮无耻的本xìng,才让王爷下这种严格的命令。王爷是汉人的指路人,事事以汉人的利益为上。王爷让大家对爪哇土著不客气,自然是有道理的。
  其实李植之所以厌恶爪哇土著,是因为后世这些印尼人屠杀汉人。在后世,印尼这个国家持续不断地杀戮当地华侨,将为印尼创造大量财富的华人当成是多金的肥羊。
  李植既然占领了爪哇诸岛,就准备对这些残忍的土著进行高压统治。
  士兵们不再手软,一个个对着反抗自己的爪哇土著开qiāng了。
  不过这些士兵们没有韦老大心狠,开qiāng打的还不是要害。
  陈幺儿却看这些东南亚土著不顺眼。他大喊一声,从腰上取下了一枚手榴弹,一拉绳拴就扔进了土著的吊脚屋里。
  只听到一声震耳yù聋的轰声,那吊脚楼的侧面木墙被zhà出了一个大洞。浓烟从屋里冒出,里面的土著居民发出了惨叫声,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