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时候,李植要回去,也只是少个抢功的将领。所谓来者不拒,去者不追,既然李植要走,卢象升也不会苦苦挽留。
  卢象升沉思一阵,点头说道:“也罢,如今兵力充裕,你又立下大功,我便允许你的兵马先回天津。事后我会上奏天子,为你说清楚原委!”
  李植拱手一礼,大声说道:“末将谢过总理大人!如此cāo作的话,在下诚心让出首级!”
  和卢象升谈好了首级分配,李植跟随卢象升走回了中军大帐。
  众将似乎都知道卢象升去侧帐里是和李植谈首级的,正在那里焦急等待着,如今他们见卢象升满意地回来,便知道这是谈成了。这次大胜李植兵马缴获首级占全军的一半,李植若是肯让出首级,众将的功劳便翻了一番。众将此时见李植愿意让利,看李植的目光都变得十分和蔼。
  就连刚才向李植道歉的五个军官也不再恼羞,都是讨好地看着李植。
  密云副将雷时声见李植要经过他旁边,讨好地说道:“副千户!副千户这次怕是要升做指挥佥事吧?”
  李植心情不好,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雷时声被李植忽略,倒也不生气,只是瘪了瘪嘴。
  那南阳参将陈治邦见李植和卢象升谈妥,脸已经不红了,而是满脸的欢喜。他刚才既见识了李植的威风,此时又得了李植分润首级的好处,如今是十二分地尊敬李植。他在自己前面让出大大一片空间,讨好地朝李植说道:“副千户,这边请,站在我前面!”
  卢象升琢磨了一天,便给各将领分配好了首级,将奏功的奏章写好,快马发到了京师。
  斩首一万三千级,阵斩老回回马守应,这是大大的捷报。消息传到,京城一时称颂之声四起,都夸卢象升统帅有方,更夸天子封这总理的职位封得大大的英明。
  夜已深,皇城中的乾清宫内,大明天子朱由检坐在御案前,又仔细地看了一遍卢象升的奏章。
  “辽东总兵官身先士卒,坚守大军东翼,斩获一千二百二十七级。”
  “山海关副将李重镇奋勇杀敌,突破伪王伪将东翼,斩首八百八十一级。”
  “密云副将雷时声坚守东翼,斩首七百六十三级。”
  朱由检看到这里,笑了笑,把奏章放在御案上,笑着朝王承恩问道:“王承恩,朕封的这总理卢象升如何?”
  王承恩躬身说道:“皇爷英明,这卢象升十二分的骁勇,亲自挥刀杀到战场上,打得高迎祥李自成落荒而逃,阵斩老回回,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良帅。皇爷慧眼独具,才找到这样的帅才!”
  朱由检笑了笑,说道:“这是兵部尚书张凤翼的推荐,首辅温体仁的附议!”
  王承恩说道:“皇爷能圣心独断,便是大大的英明。那些臣子的建议千千万万,皇爷知道哪一条是对的,哪一条是错的,便是大大的睿智!”
  顿了顿,王承恩又说道:“高迎祥是十三家流贼中最强的一家,那李自成和马守应也是强贼。如今总理卢象升以一战之功溃高、李,斩马,官军士气大振,讨贼的形势大不一样了。过段时日总督洪承畴兵马南下,恐怕流贼便是无处藏身了。”
  “如此一来,想来这些流贼也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
  听到王承恩的奉承,朱由检也有些高兴,一甩龙袍前襟坐回御座上。他又看了看那奏章,看到后面,看见关于李植的报告。
  “天津范家庄防守李植,阵斩贼帅老回回马守应,斩首一千零六十五级。”
  一千零六十五级?这岂不是比这一战中的副将、参将们的缴获还要多?这是一个防守的战功?


第0102章 众将观摩试qiāng
  看到这里,朱由检有些诧异。想了半天,朱由检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所了解的卫所军官情况了,转头朝王承恩问道:“王承恩,一个卫所防守官有多少兵额?据朕所知,不超过两百人吧?”
  王承恩躬身说道:“皇爷英明,防守的兵额确实不超过两百人。据奴才所知,各地各镇不太相同,若是九边的军镇,防守怕是只有一百五十正军兵额吧!”
  朱由检愣了愣,又仔细读了一遍那一行小字。
  “天津范家庄防守李植,阵斩贼帅老回回马守应,斩首一千零六十五级。”
  崇祯把奏章放在了御案上,惊喜地叹道:“一个卫所防守官,统兵不到两百,居然能阵斩贼帅马守应,还斩首一千多级,这是怎样的勇将?”
  王承恩愣了愣,走过来凑到御案边上,细细地看了那一封奏章。半响,王承恩也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皇爷,这确实是个勇将,以一百多兵卒斩杀一千多贼兵,还阵斩马守应,比一干副将参将斩首都多,这是不可多得的勇将啊!”
  “便是已故总兵曹文诏,也不过如此!”
  朱由检喟然说道:“阵斩马守应,肯定大大地鼓舞了士气,此战此子功勋卓著。想不到曹文诏之后我大明又有如此良将。若是大明诸将都如这李植一般悍勇,那东奴和流贼又算什么?克日便可平定!”
  王承恩说道:“是皇爷的德行感召上苍,所以才又有此等勇将现世!”
  朱由检大声说道:“这个防守官李植表现不俗,你在批红上写清楚了,朕赏李植白金一百两,以彰勇将杀敌之功。”
  一个月后,李植杀敌一千余人,阵斩马守应的消息传回了天津。
  天津兵备道查登备得了消息,赶到巡抚贺世寿的衙门和贺世寿商讨这个消息。
  “巡抚大人,我听到消息,说范家庄的李植阵斩老回回马守应,缴获首级一千余!”
  贺世寿抚须笑道:“这个消息老夫已经知道了!”
  查登备说道:“那老回回马守应也是有名的一家流贼,纵横南北七、八年,最是彪悍善战。想不到竟折在我们天津一个防守官刀下!”
  贺世寿淡淡说道:“李植此子,是有些本事的。”
  查登备拱手说道:“前些时日我听闻巡抚大人派一个防守官援剿,还十分担心,担心援剿不力被兵部怪罪。如今看来,李植此子十分骁勇,其战功可以媲美总兵副将啊!”顿了顿,查登备啧啧说道:“便是天津镇海营的参将骆振定带镇海营去援剿,恐怕也斩获不了这么多首级。我听说李植带了一千多家丁出战,没想到他的一千多家丁战斗力可以媲美三千正军!此子如此善战,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而且李植以小小防守的身份能分到一千首级,说不定实际斩敌更多!”
  查登备赞叹了一阵,又说道:“外面都传,都说李植是大人的亲属?”
  贺世寿听到这句询问,笑着抚须不语。
  有李植这样一个“亲戚”,实在是给贺世寿长脸。这李植不但经营产业有一套,带兵打仗也十分骁勇。去年带一百多人就剿灭了积年悍匪过山空,今年带一千多人出去就阵斩老回回马守应。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