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5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百吨的大船,但是蒸汽机马力更大,航速反而上去了。现在我们的船全速前进的话可以开十一节。”
  李植四下看了看,说道:“锅炉甲板的卫生还要加强。海军使用的是最先进的武器,可要把武器用好了。”
  吕虎脸上一沉,赶紧站正敬了一个礼,说道:“王爷教导的是,我们一定改正!”
  李植走到锅炉旁边,打开燃烧室看了看,说道:“攻击巴达维亚的作战计划订好了吗?”
  吕虎又敬了一个礼,说道:“回王爷,我们已经做好了战斗计划。如果荷兰人的六艘战列舰出击,我们就在外海将之击沉。如果敌人不出击,我们就控制海权,掩护陆军在爪哇岛登陆,攻击巴达维亚堡垒。”
  李植听到这个计划,点了点头。
  ……
  库恩看着毕恭毕敬跪在下首的吴应熊,脸色十分的yīn沉。
  “李植要攻击巴达维亚?”
  翻译把总督的话翻译给了吴应熊,吴应熊点了点头,抬头说道:“总督大人,是这样的。从越国最南端那边漏出来的消息,李植很可能要攻击巴达维亚。”
  吴应熊如今在巴达维亚做荷兰人的明国情报头子。
  因为吴三桂的老部下逃亡在大明各地,这些人成为了吴应熊天然的眼线,因此吴应熊可以通过书信知道大明各地的情报。对于因为肤色无法深入大明的荷兰人来说,吴应熊提供的情报虽然有时滞,却是他们难得的资讯来源。
  要知道原先为荷兰人提供情报的江北军已经覆灭,荷兰人的情报源是越来越少。而大明的李植却是荷兰的头号敌人。这些年来经过一场又一场战争,李植和荷兰人已经成为死敌。
  库恩的副官脸上一凛,说道:“总督,我们在巴达维亚有三千士兵,两百七十四们岸防重pào,我们还有三万马来土兵,我们能够迎接李植的挑战!”
  荷兰翻译看着这个副官,却没有把他的话翻译给吴应熊听。
  库恩看了看这个副官,冷笑了一声。
  他看了看翻译,说道:“三千士兵怎么和李植打?那些马来土兵不堪一击,更不是虎贲军的对手。”
  副官脸色一白,说道:“那怎么办?总督,我们在巴达维亚已经统治了三十三年,在这里建立了坚固的棱堡,高大的军营,宽敞的码头。我们在这里有几千汉人奴隶,附近各岛上已经有七十多个马来酋长臣服于我们。”
  库恩叹了口气,说道:“肖恩康,该走了,我们该离开远东了。”
  副官慌张说道:“总督,我们不要远东了?”
  库恩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在远东只有三千人呢,六条战舰,如何是李植的对手?我们回到欧洲去,重新制定钳制李植的计划。”
  副官脸色更白,看着窗外的巴达维亚城,说不出话来。
  库恩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吴应熊,说道:“吴应熊,我们三千人要去印度执行任务。四个月后,我们欧洲将有大部队回到巴达维亚。我给你一个任务。你率领三万马来土兵,在巴达维亚坚守,等待我们欧洲来的支援!”
  荷兰翻译官适时地重新开始了翻译,将库恩的话转述给了吴应熊。


第1039章 巴达维亚
  崇祯二十六年二月初三,浩浩dàngdàng的南征舰队穿过整个中国南海和卡里马塔海峡,攻到了荷兰人的巴达维亚。
  巴达维亚湾并不是一个深入内陆的海湾,而是一个相对开放的半圆形海域。荷兰人的码头几乎是luǒ露在海洋边缘。
  荷兰人之所以敢在这样的地方建设海港,是因为三十年前他们对自己舰队的绝对自信。荷兰人自信他们的战列舰在远东是没有对手的,更不会有人敢于攻击荷兰人的军港,所以军港的防御力量并不需要太强大,只要稍微有些遮蔽就可以了。
  但是这样的自信,到了崇祯二十六年,就显得很脆弱了。
  吕虎将舰队开进了巴达维亚湾,站在旗舰的舰首仔细观察几公里外的雅加达城。
  分舰队舰队长石定平说道:“司令,传言应该是真的,荷兰人好像真的放弃巴达维亚了。”
  吕虎点了点头。
  舰队开进了港口岸防pào的shè程而荷兰人却没有进行pào击,这不合常理。唯一的解释就是荷兰人的pào兵已经全部撤走了,港口里只剩下爪哇人,根本没人会cāopào。
  吕虎一挥手,说道:“不需要另选登陆点了,直接轰zhà巴达维亚堡。”
  旗语被挂上了桅杆,四十条铁甲舰像是四十个怪兽,一点点靠近巴达维亚码头。
  码头上,吴应熊慌张地看着手慌脚乱的爪哇土兵。
  荷兰人临走前并没有帮助吴应熊训练爪哇土兵,这些土兵并不知道怎么使用岸防大pào。荷兰人唯一给吴应熊的就是一本荷兰语的pào兵手册。
  吴应熊这些天好不容易在爪哇土兵中找到几个粗识荷兰语的爪哇土著,但这几个人也不完全能看明白荷兰字。所以这些天没人敢cāo弄棱堡和码头上的大pào。
  此时李植的舰队已经攻到码头近处,再不开火就要被李植的舰队轰zhà了。
  吴应熊赶鸭子上架,让那几个懂一点荷兰语的爪哇土著按照那本pào兵手册cāo作大pào。
  瞄准越来越近的铁甲舰,装yào,上弹,chā火绳,点燃。
  只听到轰的一声,吴应熊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快要被zhà聋了。
  不知道是火yào装多了还是怎么,大pàozhà膛了。巨大的火花中,本该shè出pào弹的加农pàopào管整个裂开,变成铁块朝四面八方飞shè。pào管周围那个倒霉的点火绳土兵刹那间就被冲击波震死,尸体往后飞了几米才摔到地上。
  就连站在稍远处的其他几个土著也被zhà到,一死四伤。吴应熊虽然站在二十米外,也被那zhà膛的巨大冲击波吓得倒在了地上。
  不过他很快爬了起来,脸色发白。
  完蛋了,没有pào兵能攻击李植的舰队,要挨zhà了。
  开放海湾中的铁甲舰分成了两个分舰队,前面一个分舰队二十条船渐渐运动到了距离码头四里远的区域,排出了半圆形的阵势包围了码头上的堡垒。
  船舷上的pào窗窗门被猛地打开,四百门大pào推了出来。
  巴达维亚堡中的土兵一个个目瞪口呆,看着那些可怕的pào口对准自己。
  “轰!轰!轰!轰轰!”
  二十条船的侧舷上像是突然间开出了无数红花,缤纷耀眼。然后黑色的pào弹就划破天空,朝五里外的巴达维亚城主棱堡shè来。
  从吴应熊的角度看,那些pào弹从pào口shè出来后,像仙女散花一样shè向了上下左右各个方向,统治了棱堡前后四方的每个角落。
  pào弹落地,轰然bàozhà。
  巨大的火花从棱堡的每一个角落里zhà了起来。
  整整四百发重pàopào弹掀起的铁雨风暴。
  冲击波像是扫dàng整个棱堡的暴风雨,在所有的空间里冲刺。pào弹落地周围的爪哇土兵顿时被zhà得血ròu横飞,焦黑的身体随着冲击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