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5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5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要在天下建立绝对的规矩,以身作则昭示“贤者居之”的一镇九省文化。
  既然天子“贤”,李植就不能不“忠”。否则,就是告诉天下人,人人都可以为了私利破坏规则。
  郑开成对李植的气度十分佩服,拱手说道:“王爷的恢宏格局,臣佩服得五体投地!”
  高立功突然站了出来,拱手说道:“臣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李植说道:“高巡抚说吧。”
  高立功说道:“如今北直隶的士人都说,王爷强行在大明废除科举扶持公德的政策,其实是为未来的兴废大事埋下伏笔。大明朝自太祖高皇帝以来就以儒教维持国家,上上下下的制度全是由儒教文化决定。天子之所以受到亿兆百姓的忠诚拥戴,正是因为天下的儒家文化。”
  “而王爷英明神武,崛起于海河之滨,戎马倥偬南征北讨立下古人不曾有的功绩。秉公治理,在一镇九省建立起一个百姓富足,人人安居乐业的人间天堂。如果论公德,论公益,这个大明最有威望的无疑是王爷。”
  “所以北直隶的士人都说,王爷之所以强行废科举兴公德,其实是让对自己有利的文化逐渐渗透入大明的每一个角落,毁除大明朝的民心民望。大明朝二百多年皇朝,在百姓心中根基牢固。王爷徐徐图之,为的是将来改朝换代时候一气呵成,众望所归。”
  听到高立功的话,殿堂中的人都皱紧了眉头。
  李植为了天下苍生挺身而出作出的事情,在儒生眼里都是为了私利而布下的格局了。在儒生眼里,别人为他做好事,也是为了夺取他财产的别有用心。
  郑开成不高兴地说道:“这些儒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造谣诽谤,实在是令人愤懑叹息。”
  听到高立功的话,李植冷笑了一声。他一甩袖子,没有说话,似乎高立功所说的儒生谣言根本不值得驳斥。
  也不需要驳斥。
  众官沉吟了一阵,细细想了想李植的话。
  李植把道理说清了。但是天子练的毕竟是二十万大军,殿堂内还是有许多人转不过弯来。
  钟峰眉头紧蹙,说道:“王爷,然而事情有权有变。如今我们虽然做的是有益天下苍生的事情,但在天子眼里,我们就是屡屡以下犯上。我们虽然秉持贤者居之的文化处处忍让天子,但天子若是得了势,未必会同样对待我们。”
  “王爷,我们天津镇一旦失了势,可能面对的就是天子雷霆万钧的惩罚。”
  钟峰素来是快人快语敢说敢做,这个关键时刻,他已经把话说得十二分的直白了。这一番话传出去有些大逆不道,但说的却是现在的实情。
  听了钟峰的话,众人都表情严峻。
  李植笑了笑,说道:“天子的二十万兵马,寡人还不曾放在眼里。”
  “一镇九省如今的实力,已经不是天子的京营新军可以挑战。甚至寡人自己有时候都被这遍地开花的工商业发展惊到。现在在专利制度、技术保密许可制度和严明法治的保护下,匠人们在各行各业的每一道工序上拼命创新。我们一镇九省的科技水平领先这个时代几百年,我们的武器已经超过了对手的想象。”
  “打个比方说,莫卧儿的二十万大军也装备了火qiāng大pào,但在一镇九省的科技和效率面前,一败涂地。江北军聚集二十万人,却被几万虎贲军全歼。”
  “别说是天子练二十万新军,即便是练三十万,孤都不在乎。”
  “若没有绝对的实力,寡人又怎么敢挑战天子,逼迫天子废除大明太祖定下的科举制度?”
  李植笑了笑,说道:“天子要练兵,就让他练吧。若是不让他练,他一定觉得我们是以一时的势力压制朝廷,满腹火光。等天子练出来发现了差距,才会明白什么是大势所趋,什么是巍巍王道,才会口服心服。”
  殿堂中的官员们都不负责工业事务,没有第一手的数据,对一镇九省的实力理解并没有李植深刻。听到李植这番自信无比的豪言,众官都有些惊讶。
  但很快,他们就对李植的话信服了。
  李植的判断能力,这些年来是被一个个胜利反复证实过的。
  李植想了想,从抽屉中抽出一张设计图,笑道:“你们看,这是兵工厂匠人们仿造后装步qiāng设计的后装pào设计图。现在很多发明创造,已经不需要寡人来设计了。”
  殿堂中的官员们看了那复杂的图纸一眼,齐齐摇头叹息。
  他们拱手作揖,大声喊道:“王爷英明神武!”
  “王爷圣明!一镇九省幸甚!大明幸甚!”


第1037章 蚂蝗
  十二月的湄公河三角洲,炎热宛如夏天。
  李植挽着裤脚,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在那泥泞的烂泥地里,足足往前走了一里路,才找到一个比较突起的干燥地块。
  走到那干地上,李植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短袖上衣脱了下来。他用力一拧,竟在那薄薄的上衣中拧出一颗颗水滴出来。
  李植摇了摇头,接过侍从手上的水壶,大口大口喝起了水。
  如今一镇九省沿海地区jiāo通基本靠轮船,从天津坐轮船到东南亚也不过十天的路程。李植趁过年前还有一些时间,抽空到中南半岛看了看,视察一番这片新打下的土地。
  然而没想到这里的气候却是如此炎热。在湄公河三角洲,这十二月的越南最南端和天津的夏天也没什么区别。现在正是中午十二点,李植估计室外的气温起码有三十度。
  而且后世作为越南大粮仓的湄公河三角洲,或者说湄公河下游冲积平原,此时当真是一片尚处于原始状态的沼泽。到处是粘乎乎的湿地,生长着矮趴趴的湿地植物,看上去毫无农业价值。
  李植放下水壶,却听到李老四突然喊道:“王爷,你脚上好大一只蚂蟥!”
  李植愣了愣,看向了自己满是泥巴的小脚。果然,他看到泥污中有一只血红色的蚂蟥正吸在自己的小脚上,拼命地从自己的肌ròu中吸吮血液。
  李植吓了一跳,因为那蚂蟥实在是巨大,足足有七、八厘米长,和江南常见的小蚂蟥大不一样。那虫子不知道在李植脚上吸了多少血,身子鼓鼓的,仔细一看十分骇人。
  站在一边的李定国眉头一皱,跳了过来。他说道:“王爷,这蚂蟥不能用强力拔出,否则它的口器会在血ròu里拔不出来,伤口会溃烂的。我们的士兵对付这种吸血虫子,都是使用王爷你给我们发的花露水。”
  李植愣了愣,说道:“花露水还有这用处?”
  李定国点了点头,说道:“花露水当真是驱虫驱蚊的宝贝。王爷你等等!”
  李定国跑到一个侍从那边,从侍从的背包中翻出一瓶花露水,走回来倒了一些涂在李植的小脚上。
  花露水当真神奇,那水蛭一闻到花露水的味道,就不安的蠕动起来。过了一会,那虫子就把吸盘从李植的肌ròu中抽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