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5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撑三十多万新军。”
  朱由检看着张光航,等着他往下说。
  张光航继续说道:“不过征募的新军不仅需要饷银,还需要粮秣支持。新征募的新军还需要打制火铳,装备火pào,制造铠甲。新兵训练阶段消耗火yào和子弹、pào弹颇多,这也是一大笔费用。”
  朱由检眉头一皱,问道:“这样算下来,能练多少新军?”
  张光航在心里算了一遍,看了看杨国柱,说道:“依臣的计算,怕是能练二十万新军。”
  朱由检也随着张光航的目光看向了杨国柱。
  文官的计算,终究是账房先生般的粗算。真正能不能练这么多兵马,还需要带过兵的武官确认。
  杨国柱头上流下一道细汗,却没有搭张光航这个茬,而是咬牙说道:“圣上……”
  他一句圣上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似乎是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朱由检看了看杨国柱,缓缓问道:“提督在担心齐王?”
  杨国柱吞了口口水,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如今李植大兵压境,弹指间可以攻入京城,杨国柱当真搞不清楚李植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按京城这些天的传言,坊市中的闲人,尤其是那些读过书的儒生都说齐王这是羽翼丰满,开始压迫朝廷了。如今朝廷新军几乎全军覆没,江北军又一战被虎贲军全歼,天下的精军只剩下江北军,李植可谓是一人执天下兵权。
  所以坊市间都传李植之所以逼迫京城,是有了不臣之心。
  杨国柱当真不知道该不该信这些传言。按杨国柱在京畿、在锦州和李植并肩血战的经历看,杨国柱不太相信李植会反。想到那锦州大战时候李植在第一线迎战满清铁骑冲击的情景,杨国柱觉得李植不会走上乱臣贼子的道路。
  然而人心隔肚皮,杨国柱也拿不准这个事情。
  万一李植就是想做权臣呢?
  如果李植真的有不臣之心,或者退一步说,如果李植想做一个权臣,那他此时一定是希望靠手上的兵权把控住局势。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李植既然在兵力上有了优势,就绝不会允许天子突然站出来练兵。
  天子此时练兵,按理来说,以兵锋逼迫朝廷的李植一定会采取行动。而以李植虎贲军如今的威势,李植逼迫天子放弃这个练兵计划那是轻而易举。
  在杨国柱看来,如果天子宣布练新军,李植就会进一步兵逼京城,而到时候李植再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了。他和天子之间的关系就会彻底破裂,最后一丝君臣之间的礼数都会被撕碎。而君臣之间的礼数碎了,对天子如今的处境绝对不是好事。
  所以杨国柱觉得,此时宣布练兵,绝不是一件好事。
  杨国柱毕竟是个武夫,心里想的什么,几乎全部映在脸上。他的犹豫踌躇,让朱由检看得微微摇头,不禁冷笑了一声。
  “杨国柱,你是在担心李植撕破脸皮!”
  杨国柱被这句话吓得身子一哆嗦,一弯腰,拱手说道:“臣不敢!”
  朱由检冷笑了一声,说道:“到了今天这个局势,还有什么敢不敢的?恐怕京城里的所有百姓,都和你一样想。”
  朱由检一甩袖子,说道:“然而朕知道,李植不会阻挠朕练兵!”
  杨国柱愣了愣,张大嘴巴看着朱由检。
  就连张光航也有些惊讶,天子如此肯定?有这么一定的把握?
  朱由检冷笑了一声,说道:“李植是朕从一个百户官一步一步提拔起来的。朕了解此人的xìng情。”
  “杨国柱,你大胆去招募良家子,制甲练兵!你放心,李植不会反!”
  杨国柱看了看天子,又看了看张光航。
  张光航同样一脸疑惑。
  杨国柱于是又看了看王承恩。
  王承恩倒似乎对天子的话有些信服,睁着眼睛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国柱吸了一口气,拱手说道:“末将接旨,臣这就回去准备。太仓库的银子一到京营,末将就开始招募人马!”
  朱由检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看着墙上新挂起来的一幅大明地图,看着那地图上的辽阔大海,再不说话。
  ……
  韩金信站在齐王府的三殿内,把京营的情报报给了李植。
  钟峰听到韩金信的报告,眉头紧蹙,朝李植说道:“王爷,天子居然此时开始练兵,这摆明了是针对我们。”
  李植看了看钟峰,说道:“那又如何?”
  钟峰说道:“王爷,我们这次驻兵通州威逼天子,已经把天子逼到了角落里。这天子既然是针对我们,若是等他练出了二十万新军,恐怕会对我们不利啊。”
  钟峰看了看韩金信。
  韩金信被钟峰看了一眼,脸上不禁一顿。
  李植好奇地朝韩金信问道:“安平伯,你怎么看?”
  “臣愚昧,不敢议论大事!”
  “你说说看!”
  韩金信把头一低,拱手说道:“王爷既然让臣说,臣就斗胆献丑了。”
  “臣以为。如今不论王爷如何想,既然虎贲军已经一而再再而三以大兵逼迫天子,这权臣是坐定了。自古以来,做了权臣没有放手权势,让天子重新控制局势的!”
  李植笑了笑,说道:“你也要孤逼迫天子!”
  韩金信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声喊道:“臣不敢!”


第1036章 曹cāo
  李植挥手让惶恐的韩金信站起来,点头说道:“的确,这次我们是把天子逼得有点狠。大明朝的祖宗制度科举一下子就被我们强行废除了,天子的心里一定十分窝火。我们天津镇和朝廷之间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
  “朝中的文官并没有犯罪,却吓得全跑了,仿佛我李植要杀光天下文官似的。”
  “民间很多议论,都说我李植是要做权臣,要做曹cāo。”
  “当年曹cāo把天子放在许都,自己居住在邺城,以绝对的实力遥控朝廷,局势和今天的形势确实有些相似。”
  “然而天下人都忽视了的是,我以公德以法理治国,凡事要讲究道理讲究规矩。寡人在一镇九省建法庭讲公德,所求的就是一个规矩,一个秩序。”
  “天子虽然私底下有些不满和怒火,但在大义名分上始终保持锐意革新的步伐。大明朝今天不但均平了田赋,设立了法庭,更废除了儒教科举,开始以公德为标准取士。”
  “因为天子的审时度势,现在整个大明都显露出蓬勃朝气。”
  “天子有德无过,寡人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行兴废之事。如果我那样做,就是为了个人的权力破坏了游戏规则。寡人这十几年苦心经营,在一镇九省建立凡事讲规矩的文化,不能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自己打破这样的规矩,破坏寡人一手扶持起来的文化。”
  李植说完这些话,看向了自己的下属们。
  这些属官们听了李植的话,一个个都陷入了沉思。
  在天子没有犯错之前,李植不准备做对天子不利的事情。李植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