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5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旨到天津来。
  当然,这封圣旨实际上并不会在天津宣示,只是直接送到了齐王府来,作为文件放到了李植的办公桌上。
  李植甚至连宣旨太监都没见。
  一镇九省如今已经高度自立,说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也不为过。从整体上来看,一镇九省比较像是大明旗下的一个诸侯国,完全有自己的一套东西。
  让李植忧心忡忡的,是那封奏章上只提出停止科举一年,却没有提出替代的选官办法。
  科举制度是一种选官制度,天下所有的文官大多是进士出身,少数是举人出身。如今停了科举,那么官场上就没有了新的官员补充进来。按道理来说,此时应该推出另外一套选官制度出来,比如以公德为标准的公务员考试。
  然而天子朱由检并没有拿出任何替代科举的选官制度,圣旨上说的,只是停了科举。
  在李植看来,天子的停止科举只是权宜之计,诚意实在有些不足。
  钟峰拱手问道:“王爷,我们的大军已经在通州驻扎了十几天了,如今要不要撤回来。”
  李植把天子的圣旨放在桌子上,说道:“天子这封圣旨,似乎有些勉强和拖延。”
  钟峰皱眉说道:“天子说停科举一年,却没有说一年以后怎么办,这明显是搪塞我们。王爷,我看虎贲军应该再往京城前进三十里,给天子更多压力。”
  蔡怀水想了想,说道:“王爷,或许我们可以在京城附近搞一场有火箭车和坦克的联合演习,请司礼监太监王承恩来看看。”
  郑开成眼睛一瞪,说道:“那样做太跋扈了吧?若是让天子心生记恨,恐怕就得不偿失了。”
  洪承畴想了想,拱手说道:“王爷,此时天子已经同意停止科举一年,这就是做出了巨大的让步。接下来的事情可以谈,不宜逼迫天子太甚。”
  “大明垂垂老矣,而天津一日比一日强,时间在我们的这一边。以老臣的估计,天子拖个两年、三年,一定会被天津的实力压倒,最终同意在全国彻底停止科举,实行以公德为核心的新式考试选拔官员。”
  李植听到洪承畴的话,皱紧了眉头。
  扫视了一圈下属,李植说道:“以前我在天津经营肥皂生意,便有官痞陆化荣上门挑衅。好不容易摆平他,又有巢丕昌、骆养xìng等等jiān佞觊觎。寡人的起家,可以说是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当初那些劫数,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寡人靠成仙道士传授技艺,有如此多的发明创造,尚不能平平安安造福百姓。那些有心做一些光明事业的能人志士,又岂能在大明这充满了恶意的环境中崛起?”
  “多让私德统治大明一年,公德就要在大明多被压制一年。”
  “天子拖一年,大明的小人就还要得志一年,就要多欺压良善一年。天子拖三年,说不定最后那些怀有志向人才都要向黑暗低头。天子拖得,本王等得,但是大明却耗不起!”
  殿堂中的官员们对视了一阵,都发现齐王这嫉恶如仇的一面当真是世间少有。
  如果说常人是要压制身边的丑恶,不让丑恶欺辱自己的话,齐王就是一心要翻转这世间所有的不公平。所谓以天下为己任,无外如此。
  放下那封圣旨,李植说道:“让崔昌武上奏天子,要求立即在全国进行公德考试的准备。同时虎贲军前进十里,给天子制造压力。”
  ……
  乾清宫中,朱由检坐在御座之上,脸上已经满是怒火。
  “李植眼里,可曾还有把朕看作是天子?”
  猛地站起来,将手一甩,朱由检把崔昌武的奏章摔到了地上。
  “这崔昌武竟如此紧逼朕!朕已经违背祖制停了科举,他竟要朕立即开始公德考试选官!”
  “荒谬!荒谬!这大明到底朕是天子还是李植是天子?”
  王承恩听到这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讪讪说道:“圣上,说不得啊!这些话说不得啊!若是让齐王知道你如此发怒,齐王会怎么想?如今齐王兵强马壮,齐王一念之间就会做出不可言的事情,万万不能让齐王知道你对他不满啊!”
  朱由检眼睛一瞪,怒喝道:“李植可以陈兵京郊威胁朕,朕连火光都不能发了?”
  王承恩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说道:“圣上,此时形势极为微妙,圣上三思!”
  朱由检听到王承恩的话,当真有些忌惮起来。他冷笑了一声,坐回到了御座上。
  “王德化,虎贲军现在退兵没有?”
  王德化趴在地上,听到这句话就不禁浑身紧张。这农历十一月的寒冷天气中,他的额头上竟流下一道冷汗。
  “王德化?”
  王德化给天子磕了一个头,说道:“圣上,虎贲军没有撤军,虎贲军又朝京城逼近了十里。如今距离京城朝阳门不过六十里。”
  听到王德化的话,乾清宫中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一些小太监脸上明显都慌张起来,甚至有了恐惧的表情。
  现在朝中的文官都已经逃光,人心惶惶。一些和文官集团亲近的宦官也害怕,害怕李植杀进紫禁城中大开杀戒。
  李植的血腥那不是说着玩的。
  朱由检听到这话,眼睛一闭,好久都没有说话。
  起码过了二十秒,他才挥了挥手,朝王承恩说道:“崔昌武的奏章,准了,让他在全国准备公德考试。”
  王承恩松了口气,赶紧答应下来,从地上捡起了崔昌武的奏章。
  但他一颗心还没有放下,就听到天子压抑的声音再次响起。
  “召京营提督杨国柱进宫?”
  王承恩慌张地抬起头,问道:“圣上?此时召杨国柱如何?”
  朱由检一字一顿地说道:“李植欺朕无兵甚矣,朕要练兵!练京营新兵!”
  王承恩张大了嘴巴,讪讪问道:“练多少?”
  朱由检咬牙说道:“能练多少,就练多少!”


第1035章 权臣
  杨国柱身穿正一品武官官袍站在天子面前,额头上却隐隐有些细汗。
  倒不是乾清宫中的暖炉火力太旺,而是天子火中取栗的计划让杨国柱有些紧张。
  现在齐王李植的十万大军就驻扎在六十里外的通州,这些士兵都是最精锐的虎贲军,随时可能攻入京城。然而在这节骨眼的时候,天子居然说京营要再次开始训练新军。
  朱由检在御座前来回踱了几步,朝站在一边的张光航问道:“如今太仓库一年有多少盈余?”
  张光航拱手答道:“回圣上,因为整个江南和北方全部均平了田赋,小民的税负大大降低。我们因此将总税收增加了二成,太仓库如今每年有一千六百三十万两的盈余。”
  朱由检点了点头,又问道:“将这些银子全部用于练兵,可以练多少兵?”
  张光航拱手说道:“京营新兵,前番月钱是三两五钱每月。按这个月钱,每兵每年需要饷银四十二两。如此算来,太仓库的税银可以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