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5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5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是天下第一大事,周温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科举都能停下来。
  这内丘县的各行各业,哪个生活领域,不是被科举左右?
  比如那正街上的米店、布庄、盐醋酱油铺子,哪一家不是有功名的士人开出来的?你若不是个秀才,不是一个举人,哪里敢开店铺和别人抢生意?
  同行是冤家!或者让小厮来骂街泼脏水,或者让相熟的衙役差办来找你的茬,你敢和士人抢生意,那些有背景的士人自然有办法让你度日如年。
  和京城或者天津那样的商业聚集区域不一样,大型商业城市的生意是竞争xìng的,做生意的还有一些普通商人。而内丘县的种种生意都是垄断xìng的,只要能开门就能赚钱。越是这种小郡县,就越看重官场势力。小小的内丘县一条主街六条小街各行各业都被士人把控。主街上各家店铺的大小和规模,可以说就是内丘县士林人物的势力地图。
  这是县城上的情况。
  在乡下,那就更是由士林中的人物一手遮天。
  在以前,因为有功名的秀才、举人可以不jiāo税,那些刁民争先恐后地带着土地往士绅家里投献。
  这几年,天子在北直隶均平田赋,士绅不再可以免税,势力小了一些。但是因为士绅地位超然物外,县太爷处处偏袒,在乡间俨然就是土霸王,在乡下依旧是前呼后拥。说句不好听的,在乡下得罪了当地有权势的士绅,乡下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会来找你的麻烦,能把你逼得背井离乡。
  在官场上,那就更是衣冠人士的势力。不说别的,县太爷本身就是进士。
  任何一任县令来到内丘,不做别的先要召集士林人物见面。在官场上的惯例里,地方上的小民仿佛都不是人,仿佛只要熟悉了地方上的士绅就算是熟悉了地方事务似的。县太爷每年都要从内丘县的田赋中拿出银子来修缮县学,嘉奖上进的生员。
  每个月,县里的那些秀才们都要举办诗会。有时候县太爷高兴了,也会亲自参与。
  可以这么说,每个秀才在县城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都是能在县太爷面前说话的人物。县城里的吏员、衙役、捕快和差办哪里有机会和县太爷说话?所以在内丘县,横行霸道的是衙役捕快,但真正有权有势的却是那些秀才相公,举人老爷。
  在内丘县生活的各个角落里,都写满着对士人的尊崇和畏惧。每次童试放榜,那些报信的差办所到之处往往是人潮涌动,几百人跟着差办跑,就想去看看哪家子弟又高中秀才了。这一中,从此就是跃过了龙门,变chéng rén上人了。
  至于乡试中了举人,那就更是为万人空巷。不夸张的说,哪里出了一个举人,那都是会影响内丘县几十年政治和经济的大事。
  然而今天,黄桂吉说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科举没有了,秀才没有了,举人没有了,就连进士老爷以后也不会有了。
  以后谁来做官?以后这县城中的商铺岂不是一夜之间都失去了靠山?那些巴结士人的平头百姓以后会怎么对待士人?乡下那些横行一方的秀才老爷以后算什么?要被人报复打砸?
  这算什么,那内丘县的秩序岂不是要彻底混乱了?
  周温登越想越觉得可怕,脸上越来越yīn沉。
  当然,周温登最不忿的还是自己对黄桂吉的巴结和投资。
  这些年来,周温登光是请黄桂吉吃酒逛妓院就花了上百两银子。这都不全是在内丘县花的,黄桂吉眼里内丘县的本地酒楼妓院都太低档,周温登经常和黄桂吉骑马到府城里去花天酒地,不醉不休。
  逢年过节,比黄桂吉大三岁的周温登总是持弟礼,恭恭敬敬到黄桂吉家里拜会,送礼。
  然而今天,这些付出全部打水漂了。
  科举要停了,大明要变天了。
  以后再也没有什么秀才举人,进士老爷了。
  这黄桂吉并不是一个玲珑的人物,除了读书并不善于做人,做事十分倨傲。以后他没有了功名,恐怕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黄桂吉还没注意到周温登的脸色,还在叹息。
  “这齐王当真是天下的……天下的大害,我大明二百多年的祖宗法制,到了齐王这里竟说改就改了。我士林人士衣冠功名,从此都是粪土了!”
  周温登黑着脸,问道:“这消息当真?”
  黄桂吉苦笑道:“这还有假?府城里已经传开了,百姓们都zhà了,一个个聚在市井茶馆里议论纷纷。只是还没有传到内丘县而已,我估计明天后天,内丘县也要zhà了。”
  “你听说过天津的公德考试吧?恐怕以后当官甚至做吏员都要考那公德考试!”
  周温登有些恼怒地看着黄桂吉。
  现在的黄桂吉在周温登眼里就是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一个白白花了他几年心血和银子的书生。
  周温登正在那里恼火,窗子下面的道路上突然有人举着一份《天津日报》冲了过来。
  “变天了!”
  “变天了!”
  “都来听我说!前天的天津日报登了!科举在全国取消了!”
  街道上所有人都惊骇地看着那个抓着报纸的人。
  那个矮个子的小商贩不知道是不是平日里被士子欺负狠了,这时脸上一脸的扬眉吐气,站在醉客楼门口大声喊道:“去他娘的妄八腌货,以后再没有什么秀才老爷了!”
  “就连差役捕快,以后也要考公德,考不上就统统滚蛋!”
  周温登听到最后那句话,愤怒地一拍桌子。
  他这桌子一拍,顿时把黄桂吉吓了一跳。
  周温登脸上已经有些狰狞,冷哼道:“黄桂吉,你也有今天?”
  黄桂吉听到这句话,惊恐地看着周温登。
  周温登这么快就对自己翻脸了?这也太快了。这句话怎么这么难听?这些年周温登一直对自己有不满?
  旁边一桌的酒楼老板看到这边突然拍桌子了,也惊讶地看了过来。内丘县也只有几十个秀才,周温登和黄桂吉的关系在内丘县是人人皆知的,想不到科举一停,这周温登就翻脸了。
  周温登看了看酒楼老板,又觉得自己这翻脸太快,传出去是个笑话。
  而且以后要考公德了,自己以后能不能继续做这捕快,还真说不定呢。
  他冷哼了一声,压住心里的无名怒火,笑着对酒楼老板说道:“店家,变天了,当真变天了,以后要讲公德了。恐怕我们这些捕快以后都要参加公德考试才行啊!”
  那个酒楼老板眼镜不停地打转,似乎是在重新估计现在的形势。
  周温登笑着说道:“老板,我一个人霸着酒楼的整整一层说不过去,让一楼的客人上来吃酒吧!”
  “大家一起热闹,才开心嘛!”


第1034章 练兵
  李植坐在齐王府三殿中,看着天子发到天津来的圣旨,沉吟不语。
  理论上,天津也是大明的领地。天子既然要在全国停止科举,自然会发一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