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5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5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齐王所言废除科举一事,言之有物。朕反复思索,亦觉时事变迁,祖宗之法未尝不可变。朕有意停天下科举一年,以观后效。”
  崔昌武脸上一喜,暗道天子终于想通了,按照齐王的奏章废除科举了。
  看着皇极殿的大门,朱由检又说道:“内阁次辅崔昌武老成谋国,任事忠谨,可堪大任。即日起,崔昌武进内阁首辅,主持内阁事务!”
  崔昌武和韩金信对视了一眼。
  两人跪了下去,大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1032章 天翻
  顺德府内丘县的正街上,马快周温登带着两个弓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酒家“醉客楼”的大门。
  所谓马快,就是配了马的捕快。捕快本来就是县衙中人数不多的正牌职员,而配了马的捕快就更是红人,那都是能在县太爷面前站得住的人物。平日里周温登并不亲自巡街办案,他雇佣了十二个“弓手”为他驱策。用后世的话来说,这些弓手就是县衙中的临时工。
  这些弓手几乎没什么薪俸,全靠从县城中各个街道的店铺里征收巡捕钱维持生活。因为这个惯例传了上百年,所以弓手们伸手朝商户要钱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县城商户的眼里,这些弓手当真是比县太爷还厉害的人物。
  而统御这些弓手的周温登,自然是横行霸道的人物。
  那醉客楼的小二看到周温登进来了,脸上一白。
  周温登看了看酒楼二楼,说道:“二楼空着呢吧?”
  那小二刚要说话,周温登已经自顾自上了楼去。走到二楼,周温登看到两个小商贩坐在临窗的位置吃酒。周温登打量了这两个小商贩一眼,确认这两人是无权无势的小人物。
  周温登腆着肚子挥了挥手,说道:“既然没有人,就把二楼清一清,我和黄相公要商量事情。”
  那店小二听到周温登的话眼睛一瞪,暗道这两个小商贩不是人么?
  店小二讪讪说道:“捕爷,客人已经坐到桌子上吃酒,我怎么能把他们赶下去?”
  周温登听到这话眼睛一瞪,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小二。
  周温登旁边的一个弓手喝道:“哪里来的泼赖户?头翁的话你也敢不听?头翁有紧要事情和黄相公说,这是关系到内丘县士林的要事,若是让人听去还了得?头翁要你把二楼清出来,你赶紧去做就是了,不要聒噪闲淡!”
  那小二被旁边的弓手骂了一顿,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前几天刚到这酒家里做事,实在没有做过赶客人下桌的事情。
  这个店小二正在发愣,酒楼的老板冲了上来。看到木讷的店小二,那老板眼睛一翻,赶紧朝周马快说道:“头翁!你好多天没来小店吃酒了?你要坐这二楼?我立即给你清出来。”
  那老板上去捏着店小二的耳朵,大声喝道:“你说你能做个什么?看到头翁不知道做事?头翁让你做的事你也敢不做?”
  那店小二被老板捏了一顿耳朵,惨叫一声,连滚带爬地跑到了那两个小商贩的桌前。
  他还没开口请客人下楼,那两个小商贩就自动站了起来,端着酒具往楼下走。这小县城里谁不认识周温登哩?又有哪个敢和周温登对峙抢夺酒席?两个小商贩都是小人物,不需要小二解释,自动避了周温登的风头。
  周温登冷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坐到了临窗一张大桌子上。他的两个弓手则坐在靠近楼梯的另外一张小桌子上,仿佛是帮周温登把风一样。
  酒楼老板陪着笑,走到周温登旁边请周温登点菜。
  周温登大手一挥,说道:“莫急!等黄相公来了,请黄相公来定。”
  酒楼老板小鸡啄米一样说道:“头翁说得有道理,该如此,自然是如此。”
  说完这话,酒楼老板就坐到了两个弓手那一桌上,让店小二端上了猪耳朵,醋溜鱼等几个小菜上来。他生意也不做了,尽在那里和两个弓手套近乎。
  过了一会,这场“酒席”的正主,黄桂吉黄秀才,终于从主街上走了上来。
  看到黄相公走了上来,周温登哈哈大笑,主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讨好地走到了楼梯边上,一边作揖一边说道:“黄相公果然给周某人脸面,从和庄那么远的地方过来吃周某人的酒!”
  黄桂吉苦笑了一声,脸上却满是灰败神色。
  他也不和周温登还礼,只是摇头叹息了一声,自顾自坐到了桌子上。
  周温登看了看黄桂吉的脸色,脸上有些奇怪。他看了看酒楼的老板,发现那老板也是一脸不解神色。
  周温登挥了挥手,说道:“上菜来吧!捡些下酒的菜端上来。”
  说完这句,周温登就陪着笑走到了黄桂吉身边,慢慢坐了下去。
  “我听说黄相公刚从府城回来?”
  黄桂吉说道:“然也,我去看了看几个同年。”
  周温登哈哈大笑,讨好地说道:“果然是读书人的雅事,不是我们这些粗人可以明白的。”
  黄桂吉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周温登见黄桂吉的样子,眉头一皱,问道:“怎么了?”
  黄桂吉叹了一口气,说道:“天塌下来了!”
  周温登脸色一沉,暗道不妙。
  看黄桂吉的样子,显然是出大事了。黄家招惹到大人物了?还是不小心得罪府城里的官爷了?总之显然不是好事情。
  周温登当然不希望黄桂吉出事,周温登这些年好不容易结jiāo到黄桂吉这样一个“士人”,当真是不容易。也就是那年黄桂吉家里在县城开了一家布庄,周温登主动上门帮黄桂吉赶走了那些来泼脏水搞事的同行,黄桂吉才捏着鼻子jiāo了周温登这样一个“捕快”朋友。
  jiāo了黄桂吉这样一个秀才朋友,周温登感觉自己在县里的地位都高了一些。平日里其他的捕快都高看了自己一眼,就连酒家勾栏里的老板招呼自己时候都更客气了一些。
  周温登这些年投资了不少感情在黄桂吉身上,就希望这个年轻的秀才能更进一步,能中个举人。如果黄桂吉中举,他周温登就当真要鸡犬升天,成为县城中的风云人物了。到时候黄桂吉如果能在县老爷面前为自己美言几句,周温登成为捕头都有可能。
  然而周温登此时看黄桂吉的样子,似乎是遇到大麻烦了。
  很大的麻烦。
  自己这些年的投资全白费了?
  周温登看着黄桂吉,突然觉得黄桂吉的样貌有些可恶起来。
  黄桂吉却没有注意周温登的表情,只是在那里叹气。
  连叹了几声气,他才说道:“齐王上奏天子,将科举停了!”
  周温登听到这话愣了愣,好久都没反应过来。
  科举停了?
  那官老爷从何而来?那以后秀才们算什么?
  这天,要翻过来了?


第1033章 翻脸
  周温登坐在那里,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是他大惊小怪,实在因为这科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