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获纹银一十三万两,驮马六千一百匹,我把其中一万两纹银和一千匹驮马给你,作为你的缴获!”
  高迎祥李自成带着九千塘马退出战场后,第一时间跑回贼营把银子和马匹全部带走了,官军到了贼营里除了fù孺什么也没找到。但是马守应被李植打死了,他的兵马全部溃散群龙无首,官军的斥候就乘势占领了马守应的大营,夺下了马守应的银子和马匹。
  这些缴获说起来虽是李植的功劳,但是按照大明的规矩李植不能私占战利品,也是要由卢象升分配的。卢象升分这么多银子和军马给李植,是向李植示好。
  一千匹驮马价值三十两左右,一千匹驮马就是三万多两银子,加上一万两纹银,合起来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李植不知道卢象升什么意思,赶紧拱手说道:“多谢总理大人!”
  卢象升看着李植的眼睛,缓缓说道:“但是你缴获的首级,就要分润一些给其他军镇了!”
  李植愣了愣,没想到卢象升要说的是这个,缓缓问道:“为何要分在下的首级?”
  卢象升用手拍了拍李植的肩膀,说道:“副千户,这也是军中的规矩了!你不知道!”顿了顿,卢象升说道:“朝堂上诸官都是这么想的:倘若你一支孤军斩获太多,其他军马毫无收获,其他军马岂不是十分无能?各将领关系盘根错节,都是我大明的人物,自然不能做此无能之辈,在分配首级一事上自然要有所照顾。将斩获的首级按照官位大小分配,也是军中的传统,不是专门针对你!”
  李植没想到大明的军旅也是如此腐朽,没缴获首级的武官还要分别人的战功。
  卢象升让一众将官向自己道歉,又让自己站在参将前面,给足自己面子,原来是先扬后抑,到这里是想分自己的首级。
  不过卢象升是总理,自己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听他的。
  李植吸了口气,悻悻问道:“需要在下让出多少首级?”
  卢象升淡淡说道:“我一力保下来,你给你留一千首级,再帮你把阵斩老回回的功劳保下来,其他的五千五百七十级,都要让出去。”
  李植脸上一红,正要说话,卢象升又说道:“虽然你只留下一千级,但是你只是一个从五品副千户充任防守官,正兵兵额只有一百多,如今有这一千首级也是浩dàng大功。功劳报上去,我保你连升三级,到时候一个正四品卫指挥佥事充任cāo守官逃不掉的!”
  大明朝的惯例:参将以下的地方武官,升迁调动由地方督抚及指挥使上报。参将以上必须有兵部报批,内阁批准同意后,以圣旨下发。李植现在的官位低,升迁基本上都由督抚报备。卢象升挂着兵部侍郎的官衔,是兵部武选司的上官。他向武选司报备李植正四品的官位,李植就能拿到这个官位。
  听到这话,李植脸色才好看一些,在那里思考着。
  卢象升又说道:“副千户,你还年少,升迁太快不是美事。你如今斩获一千首级阵斩老回回,一下子连升三级,足以让其它官员侧目了。若再苛求升迁必然引来其他官员的嫉妒,到时候是暗箭难防啊!”
  虽然卢象升说得有道理,但是李植还是有还价的空间的。
  虽然卢象升要按照官场循例让李植让出首级,但如果李植不服把事情闹大,这么多士卒众目睽睽之下朝廷还是能够把事情调查清楚的。当然如果李植那样做就得罪死了卢象升和一众将领,而且最后可能朝廷也不会如何处罚卢象升,但是这意味着李植还是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
  想了想,李植说道:“将首级分出去可以,但是在下有两个要求!”


第0101章 捷报抵京
  卢象升说道:“但讲无妨!”
  李植说道:“第一、我升为cāo守官要在原地升迁,便做天津左卫范家庄的cāo守官,不要调往别处。”
  李植在范家庄经营产业,如果被调到别处管理这些产业会很困难。虽然地契和工厂都是李植的私产,但是在别人领地上管理自己的产业总归不方便,权威不足容易泄露秘密,所以李植要求原地升迁。
  卢象升抚须说道:“此事无妨,我保你就地升为范家庄的cāo守官。”
  李植点了点头,又说道:“第二个要求,就是求总理大人允许我离去,不再援剿,而是返回天津。”
  卢象升听了这话有些惊讶,缓缓问道:“你为何如此心急回程!”
  李植拱手说道:“在下担心东奴犯境,在下要回天津防守!”
  其实李植担心的不是建州东奴,而是担心天津的产业。之所以借口东奴,是因为不想让卢象升知道自己范家庄有那么多高科技秘密需要管理。
  自己出征后,虽然留了李兴坐镇范家庄,但李兴毕竟年轻,整个范家庄处于群龙无首的境地。如果哪个工厂出了问题,或者有员工泄露秘方秘密,或者有jiān人觊觎李图的产业,根本没有人能组织应对。
  范家庄的产业是李植的根本,如果那些产业出了问题赚不到银子了,选锋团再强悍也没法维持,就要解散。目前李兴太年轻没有人能代替李植管理范家庄,李植不想长期在外征战,最多打个半年仗就要回去管理产业。
  只要维持住范家庄的产业,未来的事业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以打完汝州之战,李植便想回天津去了。
  而且卢象升也说了,自己功劳太大升迁太快。这么说的话,以后自己打仗斩首首级都要算别人的,都是为别人做嫁衣,那自己还在河南虚耗时间做什么?万一范家庄出了问题,自己悔之不及。
  卢象升想了想,说道:“如今你位列参将之上,已无人敢折辱你!”
  卢象升是在提醒李植,自己让他位列参将之上,这是要慢慢提拔他,未来前途大好。也许过上五年、十年,李植就要在卢象升手下做个参将甚至副将。
  但李植哪里能在外征战五年十年?那样的话范家庄肯定出问题,一出问题选锋团也发不出军饷。李植拱手说道:“在下知道,但是在下更关心自己在天津的产业,害怕东奴来了无人守卫。”
  卢象升听了李植的话,抚须不语。
  这李植,不愿为自己之下!
  防卫东奴虽然是个理由,但现在还没有东奴入关的消息,这么急着回去做什么?卢象升琢磨,李植是因为首级被分给其他人,心里别扭,不愿意再战。
  毕竟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啊,吃不得这么大的亏。
  若是吃得亏,在自己帐下征战几年,便可做上参将,这年轻人却因小事气愤放弃前程。
  不过卢象升也不是非要留下李植。如今老回回被斩杀,流贼中最强的高、李二家大溃败,官军威名已建,流贼已经丧胆。后面对战其他十家流贼时候自然不会这么艰苦。而各地援剿的队伍还在陆续到达,兵力上是充裕的。
  此时正是各镇兵马追杀流贼建功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