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4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部队作战,都要做好完败的准备。
  王承恩听着高立功的介绍,有种受人威胁的错觉,似乎高立功是在耀武扬威。
  他不再说话,在马车上沉默下来。
  马车往前行进了二十里,终于开进了新兵兵营。兵营门口有一整套严密的检查程序,高立功虽然贵为代理巡抚,也要亲自向门卫出示腰牌才能入营。
  一进军营,王承宗就被那大校场上热火朝天的训练景象震惊到了。
  近万名壮汉穿着短袖军装,脚踩牛皮靴,在巨大的校场上不停地跑圈。那些士兵一个个都入伍几个月了,都练出了一身肌ròu。最可怕的是,除了带队排长的吆喝声,诺大的校场上没有一个人发出杂音。
  虎贲军对纪律的服从已经被深深刻入了骨髓。
  “这些士兵吃的什么?怎么一个个这么强壮?”
  高立功笑道:“中贵人,我们虎贲军一日三餐,有管饱的白米饭和随便吃的鱼ròu。自从拖网捕鱼技术普及以后,我天津的鱼ròu就十分的贱。”
  王承恩在那里看了一会士兵跑圈,脸色有些发白,随高立功进入到打靶区。
  巨大的靶场上qiāng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几千士兵在这里练qiāng法。
  王承恩站在靶场后面看了一会,说道:“似乎是每个士兵打二十qiāng?”
  高立功点头说道:“没错,中贵人,我们每个士兵每次打二十qiāng,两天打一次靶。一个月打三百发训练弹,五个月在靶场上打一千五百qiāng。在每个士兵上战场之前,我们都保证让士兵的shè术练出来,达到十发九中的水平。”
  一千五百次shè击?
  王承恩站在那里,愈发觉得虎贲军的士兵杀气腾腾。
  要知道,这qiāng管是最容易损耗的军资,那一次次打靶打的不是子弹,打的是银子。京营的士兵上战场之前连一百次靶都打不够。
  王承恩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高立功看了看王承恩的脸色,抬头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中贵人,我们去见王爷吧。”
  ……
  李植坐在齐王府大殿的王位上,脸上挂着微笑。
  王承恩再次看到李植时,不得不感慨这个男人的青云平步。
  曾几何时,李植还是王承恩不曾正眼看待的一个参将,在皇极殿受赏武将的最末尾,差一点就要被挤出大殿去。在王承恩大多数的记忆里,他见到李植时候李植还是参将、总兵,或者是个伯爵,还要毕恭毕敬地巴结王承恩。
  然而一转眼,李植已经是齐王,在大明除了天子就数他最大。
  以李植现在的地位,即便是天子亲信王承恩,也不得不在李植面前行跪礼。王承恩走到李植的王座前面,恭恭敬敬地伏地磕了一个头。
  李植抬了抬手示意王承恩免礼,笑道:“王公公别来无恙,此番来天津所为何事?”
  王承恩看了看李植,说道:“倒也没有什么大事。”
  李植笑了笑,问道:“哦?”
  王承恩整理了一下语言。
  他本来想直接质问李植,为何李植身为藩王竟敢干预朝政。
  但是在虎贲军新兵营转了一圈后,王承恩发现自己虽然是天子亲信,却也没有底气质问实力强得无法形容的李植。看到了那十万精锐大兵,王承恩有些蔫了。
  他拱手说道:“王承恩只是来问一句,殿下那封奏章说要废除科举,以公德取士,不知具体何解?”


第1028章 难堪
  李植看了看王承恩,说道:“寡人的意思,奏章里说得很清楚了。”
  顿了顿,李植又说道:“儒教不分是非只论私情,误国颇深。我大明既然要励精图治,自然要废除儒教,以公德治国。”
  王承恩听到李植的话,僵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有心驳斥李植,却又有些不敢。
  最后千言万语在王承恩肚子里划过,只变成一句:“然则圣上若是不愿呢?”
  李植皱眉说道:“天子这些年励精图治,始终以强国富民为本。在这决定大明前途的关键关头,我相信天子不会犹豫徘徊!”
  王承恩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李植表面上说得冠冕堂皇,其实说得很凶。
  李植如今贵为亲王,做事当然有后手。如果天子不愿意废除科举,李植自然有办法让天子同意。只是名义上李植是大明的藩王,实在没有道理强迫天子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所以李植话说到这里,就打住不说了。
  王承恩看了看李植的脸色,有些发慌,也不敢再多问。
  他当真怕李植发怒,说出大逆不道的话出来。以如今李植的实力,就是他犯上作乱,天下又有谁能拦住他?
  两人之间各怀心思的对话,匆匆结束了。
  王承恩拱手朝李植一拜,说道:“齐王高义,咱家不敢在天津久留,这便回京去了!”
  李植也不留他,只是淡淡说道:“中贵人慢走。”
  王承恩叹了一口气,又朝李植拜了一礼,缓缓退出了齐王府正殿。
  ……
  崇祯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五,大明天子朱由检站在乾清宫的香炉前面,打开炉盖拨弄了一会炉子里的炭火,没有说话。
  王承恩拱手说道:“皇爷,那天津的兵威,实在太强。”
  “不夸张地说,那虎贲军的大兵一个打两个京营新军没有问题。那些装备,奴婢当真是头一次见到,头一次见到世间竟有装备那么精锐的兵马。”
  “一个虎贲军大兵,就有步qiāng、霰弹qiāng和两把手铳四支qiāng。不管是远距离shè击还是近距离厮杀,完全没有弱点。”
  “而如今在天津,齐王有十万大军。”
  朱由检皱眉看了看香炉里面的香料,问道:“你可问出齐王的后手?”
  现在朱由检最关心的,就是如果自己拖着不废科举李植会怎么cāo作。
  王承恩脸上一白,摇了摇头。
  “皇爷,在天津的兵营待了一阵后,奴婢就被吓到了。奴婢在齐王面前……在齐王面前实在是不敢问。”
  朱由检愣了愣,琢磨着王承恩的这句话。
  许久,朱由检明白了王承恩的难为之处,忍不住叹了口气。
  王承恩没有完成使命,有些气馁,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东厂太监王德化上前一步,问道:“圣上,如今齐王十万大军驻扎在天津,我们要不要按照齐王的奏章所言,先停了科举。”
  朱由检脸上一沉,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李植一直以来和儒生士绅为敌,处处以公德捍卫者自居,他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试图在大明废除科举也是十分自然的事情。但是这个自然而然的举动却和以前所有的事情不一样,让朱由检十分难堪。
  儒教作为大明朝的政治基础,是对皇权有巩固作用的。这是祖宗定下的法制,正是这法制保证了大明二百多年绵延不绝。这和禁止士绅逃税完全是两码事。
  朱由检作为一个大明天子,又怎么会愿意自己削弱自己的政治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