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4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朱由检没有说话,而是下意识地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官员们。
  地上的官员们匍匐在地,却一个个噤若寒蝉,仿佛吓破了胆,仿佛已经被齐王的士兵用qiāng逼着。
  整个皇极殿陷入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默。
  崔昌武看了看天子,看了看齐齐跪在地上的群臣,眉头紧蹙。
  好久,东阁大学士胡永年才勇敢地抬起了头,看向了朱由检。
  他发现朱由检也在看着他。
  胡永年从朱由检的眼神中读到什么,把头一低,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间不害怕了。他一甩袖子爬了起来,大声说道:“圣上,万不可绝了天下读书人的进身之道,万不可废了至圣大道,圣人微言!”
  胡永年看了看崔昌武,说道:“不错,按照齐王的说法,儒生每日学的,都是私德。”
  “然而圣上,正因为儒生学的都是私德,正因为儒生都是日日浸yín在私德中的学子,所以才有恩必还有仇必报。才懂得忠孝,懂得报答皇恩浩dàng,才懂得感激大明皇朝给他们的身份地位,才会发自内心地维护朝廷和皇家啊!”
  “所谓自古忠臣出孝子之门,这只有讲究忠孝的人,才会真正义无反顾地忠于君主。”
  “齐王在天津宣传的公德,不谈忠义,只讲是非和公利。那臣不禁要问一句,若是为人主者违反了是非,损害了公利,那做臣子的是不是就该打起反旗讨伐君主?”
  “如果为人主者能力不出众,不能横扫六合为国家为百姓牟取利益,是不是百姓就要换掉这个君主?推一个更贤能的上来?”
  “试问,如果按照齐王的规矩,这天下还有没有规矩了?”
  听到胡永年的话,朱由检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崔昌武看着天子,暗道不妙。
  和废除士绅免税权不同,废除科举不仅是向儒生动刀,也是对天子的统治根基动刀。
  大明朝绵延几百年,之所以能经历这么多风雨而岿然不倒,说到底就是依靠天下人的忠孝。正是因为万万子民都浸yín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理论中,所以无论大明的皇帝由朱家的哪个子孙做,无论皇帝启用的文吏多么腐败无耻,天下依旧是对皇家和朝廷忠心耿耿。
  这儒家思想虽然不讲公德不讲是非,但对于维护统治秩序的稳定是十分有效的。
  君不见秦以严刑峻法治世,北逐匈奴南平蛮越,却二世而亡。而大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国祚绵延四百年。
  理论上,对于不讲公德是非只讲私德的人来说,天子给了你荣禄官爵,你从此就该抛却一切公德甚至良心,一门心思只维护天子的利益,皇家的利益。
  这就是为什么历朝历代皇家都大为推举儒教,纷纷以儒家治国,乃至以学儒学学得好不好来决定能否当官,也就是以科举取士。
  大明朝的科举制度最后一级考试是殿试,殿试是由皇帝亲自主持的。通过殿试成为进士的读书人都自称天子门生,从此天子成为所有文官的座师。
  也就是说,科举制度不仅要选出学忠孝仁义学得好的儒生,还要保证所有官员的功名身份都由天子亲自决定。这是保证天子得到读书人拥戴的制度设计。
  崔昌武读了十几年圣贤书,当然明白儒教对整个朱明社稷的重要xìng。
  崔昌武知道的,朱由检也知道。
  崔昌武对齐王的奏章一点把握都没有,他实在不确定天子能不能下决心废除儒学,真正以公德以是非来强国。
  崔昌武上前一步,说道:“圣上,新法之所以在地方上没有建树,正是因为儒学的私德体系仍然统治着地方。虽然有法庭主持公道,但是官员信仰的还是私德,百姓还是受到私德压制,哪里敢论什么是非曲直?敢论什么公德?”
  “没有是非曲直,就不能保证出力者得到回报,百姓就没有勇气开拓进取。”
  “只有采纳齐王的谏议废除科举,以公德取士,才能真正建立一个富强的国家。”
  跪在地上的文官们听到崔昌武的话,不敢反驳,都抬头看着天子朱由检。
  朱由检睁开眼睛看了看文官们,也没有回答崔昌武的话,而是深吸了一口气。
  沉默了几秒,他缓缓说道:“朕累了,今日便这样了,退朝吧!”


第1026章 试探
  崇祯二十五年十月十七的乾清宫中,朱由检坐在堆满了奏章的桌子后面,面无表情地将桌子上的一张纸揉成一团,朝一丈外的瓷瓶中扔去。
  废纸团没有命中瓷瓶的口子,砸在瓷器外壁上,弹到了地上。
  王承恩小跑着冲了过去,将那个废纸团捡了起来,又跑回来jiāo到了朱由检的手上。
  朱由检看着那一团“废纸”,突然将“废纸”打开了,开始看那废纸上的字。
  那哪里是废纸?那分明是湖广巡抚给朱由检上的奏章。和桌子上密密麻麻的其他奏章一样,这一封奏章也是痛心疾首劝天子绝不能废除科举的。
  “科举制度攸关社稷安危,动一发而牵全身,天子圣明,绝不能轻易更张。”
  朱由检看着看着,有些无奈起来,啪一声将这张被折得皱巴巴的奏章拍到了桌子上。
  然后朱由检就无声地坐在椅子上,一直都没有说话。
  王承恩站在旁边,也不敢说话。
  乾清宫中就这样沉默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实际上,朱由检已经二十天没有上朝了。自从崔昌武念了李植的奏章后,朱由检就一直躲在乾清宫中,似乎是在忙于处理奏章,又像是在回避崔昌武,像是在等待天下各方面的反应,更像是在逃避现实。
  总之,朱由检这二十天沉默寡言,心事重重。
  而这二十天里,整个大明都zhà锅了。各地的文武官员,士绅人物得知了李植要求废除科举后,纷纷向天子上奏,各种引经据典说明科举对国家的重要,阐述科举的重要xìng,说明科举绝不能废除。
  李植的十几个字,在整个大明引起了剧烈的连锁反应。
  奏章太多了,朱由检就连所有奏章看一遍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那些奏章说来说去也就是那几句话,朱由检即便是不看也知道上面写什么。所以到后面,他也懒得一封一封去翻看奏章了。
  他只是简单看看上奏者的姓名,就把奏章放到了一边去。
  朱由检闭上了眼睛。
  许久,乾清宫的沉默终于被殿外传来的脚步声打破,王德化踩着皂靴跑进了乾清宫。
  “皇爷,京城的两千多文官们全部聚集到了西直门,叩首请愿了。”
  朱由检睁开了眼睛,看着王德化。
  王德化跪在朱由检面前磕了个头,爬了起来。王承恩见天子也不问王德化细节,忍不住问道:“京官们请什么愿?”
  王德化拱手说道:“京官们一致反对齐王的奏章,在西直门前叩首声援科举,极言儒教不可弃,科举不可废。”
  朱由检面无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