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4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不少文官心里十分高兴。这些文官们就想看到新法的失败,如今天子对变法失望,这是最好的事情。如果天子能够对新法绝望,中止新法,那就更好了。
  新任户部尚书陈元步拱手出列,大声说道:“圣上,新法与其说是变法,倒不如说是对士绅的劫掠!我大明素以士大夫和天子共治天下,然而新法一出,天下士人皆齿冷心寒。那些油滑差役一个个带着麻袋到士绅家中抢夺财税,恨不得将士绅的幼弱子女绑去卖钱。其中苦难,罄竹难书。”
  “如今天下苦新法久矣,既然天子也觉得新法没有什么成效,不如恢复祖宗法制,免除士绅的田赋。”
  新任东阁大学士胡永年拱手出列,说道:“圣上,新法荒谬,不能久,久必有变。此时废法,尚可救!”
  文官们一个个站了出来:“臣附议!”
  “臣等附议!”
  朱由检没想到自己问个问题,竟惹得文官们这么兴奋地攻击新法,皱紧了眉头。
  新任文渊阁大学士张光航看了看天子脸色,拱手出列,大声呵斥道:“荒谬!士绅逃税何时就变成了祖宗法制?新法在民间可以降低贫苦小民的负担,在朝堂上可以增加太仓库的岁入。就算北方的新法没有达到天津的效果,也绝不是恶法!”
  李植在京郊运河边杀死一千多文官后,天下文官的胆子都小了一些。虽然他们依旧为士绅的逃税权奔走,但却再不敢勾结外部势力,也不敢公开和天子的心腹为敌。听到张光航的话,文官们不敢反驳。
  不过虽然不能厉声质问张光航,他们还是可以死乞白赖。
  户部尚书陈元步突然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他也不知道是真伤心还是装出来的,竟流下了两行眼泪,沙哑着嗓子喊道:“圣天子,我朝以忠孝儒家为治国根本,儒生便是士绅,士绅便是儒生。这天底下,再没有比儒生比士绅更懂得忠孝的。若是圣天子坚持新法伤了天下儒生的忠孝之心,这天下哪里还有赤子?”
  “难道天津齐王培养出来那些虎狼之辈会对天子忠心耿耿?若没有了儒生,这朝廷社稷由哪个为我圣天子撑住?”
  听到这陈元步的中伤,崔昌武眉头一皱。
  他拱手出列,说道:“户部尚书不谈赋税,却无端攻击天津的齐王。试问如果说天津的新式官僚都是虎狼之辈的话,那北讨建奴,南平流贼,力挽狂澜的虎贲军都是乱臣贼子了?那巧取豪夺逼得穷苦百姓揭竿而起,差点造成不能言之局面的士绅,都是忠臣贤士?”
  “世上岂有这样荒谬的说辞?”
  朱由检见崔昌武不高兴了,也是眉头一皱。
  现在朱由检在大江南北全部实行新法,太仓库大大地充实了。这半年,太仓库就比去年半年多收了七百万两银子,这对于以前处处捉衿见肘的朱由检来说可谓是一笔巨款。
  有了银子,事事都好办。
  虽然大明朝廷执行新法的效果远没有天津来得好,但是无论如何,朱由检对新法还是基本满意的。
  而现在新法能够在大江南北执行的关键,就是在南京驻扎的虎贲军。
  两万虎贲军摆在南京,看似人不多,其实威慑作用十分大。因为既然李植派了两万人来,就随时会再增兵。一旦发生地方军镇联合文官抵抗新法的事情,虎贲军骑着骏马会立即杀过去,灭族抄家不在话下。
  所以李兴一入南京后,江南新法立即成了,太仓库立即足了。
  现在这样的局势下,朱由检在财政上完全依赖李植,当然十分看重崔昌武。
  见崔昌武十分不快,天子一挥手,喝道:“陈元步胡言乱语,惑乱朝廷,拖下去廷杖二十,罚俸一年。”
  陈元步听到这话,扑通一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大声说道:“圣上,臣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赤子之言!若没有儒生,若没有儒教,天下哪个还知道忠孝?哪个还懂得维护朝廷?太祖高皇帝定下制度让儒生和天子共治天下,其拳拳之心圣上可感知否?”
  东厂番子们走了上去,把陈元步拉下去打板子。
  听到陈元步的话,朱由检似乎有些触动,脸上微微变色。
  坐在那里,他许久没有说话。
  崔昌武看着朱由检的脸色,有些担心。
  把心一横,崔昌武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份奏章出来,大声说道:“圣上,齐王殿下有本奏,奏章已经到了内阁。”
  听到崔昌武的话,朝堂上所有人都转过了头,盯着崔昌武手上的奏章。
  李植上奏章了?
  李植好久都没有上过奏章了。现在李植是齐王,手握天下雄兵,一举一动都影响巨大,他已经很久没有直接向天子献策了。
  朱由检点了点头,说道:“齐王所奏何事,阁老请念!”
  崔昌武把那封奏章打开,大声说道:“齐王奏章说得简单,‘儒生为官和法制精神有悖。每日浸yín在私德理论中的儒生不懂得何为执法如山?请天子废科举!选天下有公德的寒士为官治理天下。’”
  听到崔昌武的话,朱由检瞳孔一缩,一下子僵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朝堂上的文官们听到这句话,扑通扑通全部跪在了地上。
  天要塌下来了!李植要废科举?!


第1025章 根基
  李植这一封奏章的威慑力太惊人,文官们仿佛被人挖了祖坟,一个个面色发白,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许久,竟没有人站出来反对。
  天下儒生的根本,就是科举。
  正是因为有了科举,儒生才获得了功名身份。往大处说,正是因为科举,才有了进士及第的文官出仕以大儒的身份执掌社稷,管理上至朝廷下至黎民。往小处说,正是科举,才让儒生变成了功名在身的士绅,在地方上超然物外成为人上人。
  科举制度,是天下士绅控制这个大明的出发点。没有科举制度,就不存在什么文官集团,就不存在什么士绅。
  李植这已经不是要文官和士绅的命了,李植这是要从根本上灭绝这样一个阶级。
  就连朱由检也是无比的惊讶,仿佛听到了一声晴天霹雳。
  废除科举制度与收缴士绅免税权不同。这士绅的免税特权从来不曾作为大明的官方制度,始终是士绅和文官串通的“盗窃”行为。朱由检为国为民限制士绅们逃税的行为,是毫无心理障碍的顺势而为。
  然而废除科举,就不一样了。
  从明朝开国朱元璋手上起,这科举取士的制度就是大明的官方制度。大明朝一切的官僚机制,都是建立在这科举取士的基础上。官场上的出身,晋级,官僚之间的“同年”,“座师”关系,一切的一切都是由科举这个出发点决定的。
  如果没有科举,大明朝将由另外一群人来治理。整个社会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大明朝的朝廷和民间都将重新洗牌。
  李植要废除这个根本制度,要用公德标准来选拔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