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4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道:“经过我们的统计,中南半岛有土著一千余万。这些土著将全部迁到山区和林区里。平原地带将空出来迎接江淮省的汉人移民。为了管理山区中的土著,我们从日本征召了十五万失去了生计的武士。”
  “你们这些武士大概每个人要管理一百个土著。”
  “你们的俸禄从管理区域的农民田赋中抽成。我们在中南半岛实行三成地租制度,也就是土著的收成要上jiāo三成给政府。而这些由武士们收上来的田赋,一成归负责当地秩序的武士私有。”
  听到宁蓝合的话,村上名信猛地瞪大了眼睛。
  一百人每人收取三成田赋,那这些田赋足以养活四十人。这足以养活四十人的田赋有一成归武士所有,那武士得到的田赋足以养活四个人。
  四个人的生活开支归一个武士所有,这听上去是很好的政策。虽然这是以越南土著标准而言的生活开支,可能土著们的生活开支仅够糊口,但无论如何武士也可以娶妻生子,过温饱的生活了。
  汉人又给武士们过体面生活的机会?
  宁蓝合积蓄说道:“你们可以把你们的梯田和水利技术传授给土著。如果武士能够发展山区经济,这一成的田赋自然也会水涨船高。每个武士都有自己的片区,如果武士管理得好,让片区中人口孽殖,产出提高,武士的收成自然也会越来越高。”
  “反之,如果武士不善经营,导致土著逃亡土地荒芜,不但武士本身会承受贫困,我们中南半岛军管政府也会处罚这样的武士。”
  “我们承认武士在地方上的治理权。武士是当地的税务官,也是治安官和法官。武士有权处理当地土著的官司和纠纷,除了死刑需要报备,其他对土著的刑罚可以酌情自己决定。”


第1020章 镇压
  八月二十三,村上名信站在一群越南土著的身后,握着自己的武士刀刀柄。
  理论上,这群山区中的越南土著以后就是村上名信的“领民”,或者说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村上名信的领民。而村上名信,以后就将成为这些农民的首领。
  这让村上名信有些紧张。他虽然出生于武士家庭,但毕竟只有二十三岁,还从不曾管理过这么多人。
  而且这些越南山民明显不好管理,他们对日本武士十分仇视。
  这些越南山民实际上并不全是山里的人,实际上一半人是在虎贲军的强迫下从越南红河平原迁入山中的。肥沃的红河平原以后将由江淮省的汉人移民耕作,作为亡国奴的越南人不得不离开世代耕作的土地。
  村上名信感到齐王对中南半岛土著的政策十分粗暴。和这些越南人比起来,日本的农民就十分幸运了,日本的农民至少仍然在祖先的土地上耕耘。
  村上名信认为齐王之所以这么区别对待,可能是因为日本人长得和汉人一样,而中南半岛的居民和汉人长得不一样。而且日本人的文字也和汉人一样。想到这里,村上名信突然对灭亡日本的汉人有了些亲近感。
  凡事总要经过对比,才知道好歹。
  对于日本的武士,汉人们也给了一条活路,让武士进山管理越南土著。
  虽然这是个危险而报酬不高的活,但比起在日本完全失去生计靠打杂赚取食物,这工作看上去就显得还可以了。至少在这山区里,武士能昂着头别着刀,做他们引以为豪的“上等人”生活。
  不过要过上这样的生活,首先要压服这些桀骜的越南农民。
  村上名信被文吏宁蓝合大人分到了顺山谷这个村庄,和小早川以及另一个武士“留守为清”分为一个组。三个陆奥来的武士将瓜分这个三百多人的顺山谷村。
  文吏宁蓝合并没有给三个武士任何文书和证明,在这个有些混乱的中南半岛军管区,尤其是在更混乱的越南山区中,实际上没有任何机构控制着越南百姓。三名武士不需要和任何人做jiāo接,他们只是一人带着一大袋行囊,别着自己的两把武士刀就进山了。
  只要山区越南人不bào发大规模的骚乱,虎贲军就不会进山接应武士们。他们三个人唯一可以依赖的,就是三把打刀和三把肋差。
  而现在,村上名信相信他很快就要拔刀了。
  小早川站在山民的最前面,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试图让越南的山民们理解他要表达的意思。但是小早川说的是日本话,越南人只听得懂越南语,沟通很艰难。足足用了半个小时,小早川才让越南人明白了他们以后的三成收成要作为税收上jiāo。
  越南的山民们明白这一点后,就发出了各种怪叫声和咆哮声,显然是极为不满。
  他们很快就拒绝再听小早川训话,而是齐齐转身往村庄中走去,朝押后的村上名信这个方向走来。
  小早川看到越南人的举动,明白自己的征税政策被越南人拒绝了。他大喊了一声“混蛋”,大步冲到了村上名信的旁边,指着想离开的越南人大声呵斥。
  “笨蛋!不jiāo税是死罪!”
  留守为清也踩着木屐冲了过来。
  这群越南人有一百多男人。仗着人多,他们并不把只有三个人的武士放在眼里,他们企图越过村上名信和小早川防守的一线,回到村庄中去干活。
  村上名信皱了皱眉头,一把拔出了打刀,将刀锋对准了这些蔑视自己的越南山民。
  “回去!”
  留守为清和小早川也拔出了武士刀。
  “抗令者死!”
  村上名信和小早川对视了一眼,暂时不再纠结于两人之间的矛盾,准备联手对付这些越南山民。
  显然不杀几个人,三名武士是无论如何控制不了这个三百多人的村庄的。
  越南的男人们对视了一阵后,也从腰上拔出了镰刀和砍刀,对准了三名武士。
  越南男人去掉老人和孩子也还有七十多个。七十多人对付三个人,越南的山民们无论如何不愿意认输。
  三成地租意味着一百多人的口粮,意味着越南山村要少养活一百多个孩子。在越南人的理解中,这就是一百多条人命。
  武士们举着锋利的武士刀,一点点压向了人多势重的越南山民。
  被三名武士的杀气震慑,越南的山民们有些害怕,竟齐齐往后退了几步。
  但很快他们就回过了神。
  “杀了日本人!”
  七十多山民男人举着镰刀和砍刀扑向了武士。
  村上名信往前迈了一步,猛地一刀砍向了冲过来的一名瘦弱越南山民。他使用了最简单的劈砍方法,砍完这一刀后迅速撤回脚步,将砍出去的打刀收回来,准备砍向下一个目标。
  血花猛地溅开,穿着棉布短衣的越南山民胸口被武士刀狠狠割开,皮ròu下面的肠子都bào了出来。
  三名武士开始杀戮这些不懂得如何使用武器的越南人。
  一转眼,三名武士已经杀了八人。
  再杀下去,越南人就要被杀光了。村上名信大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