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4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团队,好多理工学院毕业的后生哩,一个个都是能吃苦的好后生。”
  李植笑了笑。
  高立功拱手朝李植说道:“王爷,如今有了铁路,从天津到开封的距离被大大缩短了。”
  “从天津到开封一千七百里的路程,以前两地之间货运靠牛车,路上要走半个月。要是碰到雨雪风暴,时间就需要更多。我们天津的工业产品运到河南,运费比生产的成本还要高,直接让范家庄的工业品价格虚高失去竞争力。”
  “但如今铁路一通车,运费直接降到极低的程度。按照目前我们的运费水平,一吨货物从天津发到开封运费是四钱五分银子。如果运一石粮食,运费还不到五分银子。如果运范家庄的棉布,一匹布重十斤左右,运费只有几文钱。”
  “铁路一修好,各地的原材料和工业品就可以畅通无阻地来回运输。铁路沿线地区可以大力扩张自己的优势产品,接下来地方经济会得到极大地促进。”
  李植点了点头。
  铁路继续往前飞驰,渐渐开到了黄河边。
  高立功突然往前一指,大声说道:“王爷,前面就是开封黄河大桥!我们要过桥了!”
  李植把头伸出窗外,从窗外看向前面的钢铁大桥。
  那钢筋混凝土和钢铁制造的大桥大概有五、六公里长,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长龙架在波涛翻滚的黄河上。桥墩全部是水泥墩,桥身几乎全是钢铁,看上去十分的壮观。
  高立功说道:“王爷,这桥全厂七点三公里,主桥长一千一百六十三米。桥墩是王爷传授给匠人的沉箱技术,使用底面和基底相同的矩形沉箱为桥梁桥墩打地基。”
  沉箱技术并不复杂,在原先的历史上,1892年一穷二白的大清甚至都使用沉箱技术修建铁路桥。李植将这个技术的关键传授给桥梁匠人后,匠人在范家庄工厂的帮助下很快掌握了这种技术。
  有了沉箱技术,在黄河河道中建桥墩就不是问题了。
  钢筋混凝土的桥墩建好了,铁路桥的难度基本上就没有了。
  实际上在原先的历史里,早在清末黄河上就建起了铁路桥。
  高立功继续介绍:“王爷,大桥的桥身是钢铁桁架组成的,桁架由型钢和钢板组成,用铆接技术结合。”
  高立功话还没说完,火车已经开上了大桥。
  李植看着大桥两侧的滔滔黄河水,爽朗地笑了起来。
  “好!好得很!这新式机车和黄河大桥是我们范家庄技术宝座上的明珠,高立功你回去通知财政部,让新版的钞票上面全印上我们新式火车经过黄河大桥的景象,壮我国威!”


第1018章 本分
  村上名信抱着自己的武士刀,坐在船舱的最下层,身子随着这艘大轮船的前后摇摆不停晃动。
  距离越南海岸越来越近,海浪越来越大,这让极少上船训练的武士们很不适应。村上名信十米之外的一名武士控制不住自己,哇一声吐了出来。
  好在这个武士这几天根本没吃什么东西,只是干呕了一些胃液出来,没有造成船舱的大面积污染。
  本来几百名武士挤在轮船底舱中就十分狼狈,再加上这名武士的呕吐物,让底舱中的气氛更显得压抑。
  听到底舱的动静,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日本女人提着半桶水小跑着冲了下来。她跪在了地上,飞快地用抹布在地上擦拭,很快就把甲板上的呕吐物擦干净了。
  女人用日语说了一声:“实在是不好意思。”就提着水桶退了下去。
  村上名信看了看那个日本女人的背影,长吸了一口气。
  村上名信旁边一个高大的武士用手拍了村上脑袋一下,大声骂道:“笨蛋,你在想什么?”
  村上名信讪讪说道:“小早川君,我在想,那么好的日本女人居然嫁给了汉人的水手,在船上清理卫生。”
  被称为小早川的武士眉头一皱,又用手拍了村上名信脑袋一下。
  “笨蛋,你现在也是明国人,也是明国的武士,你还不明白吗?”
  小早川大声说道:“天皇已经死了,我们都是明国人了!我们以后将以明国武士的身份生活下去,在全世界战斗,你还不明白吗?”
  听到小早川的呵斥,半个底舱的武士都看了过来。
  所有人都睁着大眼睛,看着在底舱里颇有威望的小早川。
  小早川看了周围的武士一眼,大声说道:“天皇已经死了,我们的主君全部灭亡了。我们已经投降,以后只能以明国武士,以一镇九省武士的身份战斗下去。村上!你必须明白这一点。”
  “日本女人嫁给明国的水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轮船上的水手一个月有九两月钱,生活富裕,远比我们这些武士更加殷实……”
  小早川的话音未落,角落里就传来男人抽泣的声音。拥挤底舱的角落里不知道是谁在偷偷地哭泣,听上去十分地压抑。
  村上名信有些失神,他茫然地坐在船板上,突然也流下了一滴泪水。
  小早川看着周围的武士们,皱了皱眉头。
  突然,从远处传来一片此起彼伏的汽笛声,然后小早川所在的这艘轮船上部也发出了汽笛声。轮船开始转弯。
  一个穿着丝绸圆领的汉人文吏从上面一层甲板上走了下来。
  看到这个文吏,船舱里机灵一点的武士们全部站了起来,伸出右手朝这名文吏敬礼。小早川也站了起来,他一把将村上名信拉了起来,带着村上名信向这名文吏敬礼。
  最后所有的武士都站了起来。
  那名文吏扫视了一圈底舱的武士。
  “到越南了,准备准备上岸吧。上了岸列队到四号泊位前面集合,听我的命令。”
  武士们齐齐低头,大声喊道:“お!”
  “お!”
  小早川对这名汉人文吏十分恭谨,用敬语大声喊道:“分かった!”
  汉人文吏见武士们都答应自己了,点了点头,又走回了上面一层甲板。
  小早川舒了口气,重新坐到了甲板上。
  村上名信却失神地继续站着,好久都没有什么反应。
  小早川将村上往甲板上一拉,呵斥道:“村上,你这副样子,迟早会吧我们陆奥武士的名声毁掉的。”
  村上名信看了小早川一眼,说道:“汉人对我们好差,让我们挤在这底舱里。他们根本不把我们当武士。”
  小早川大声呵斥道:“村上名信,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德川将军已经死了,我们效忠的伊达家也已经灭亡了。我们现在的主家是一镇九省的齐王殿下。我们的上级武士……我们的上级是越南军管区二级文吏宁蓝合。”
  “别说宁大人让我们挤一挤底舱,就算他让我们立即破腹自杀,我们也不能有丝毫怠慢。这是我们作为下级的本分,也是我们作为武士的本分。”
  村上名信问道:“我们到越南来做什么?”
  小早川冷冷说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