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簇拥下走进了中军大帐。
  两边的诸将纷纷拱手行礼,目送总理大人入帐。
  站在大帐中间看了看诸将,卢象升大声说道:“此番大胜,功在全员!昨日全赖诸位亲身血战,才有今日之功,诸位辛苦了!”
  一众将领拱手说道:
  “全赖总理大人指挥若定!”
  “总理大人亲自上阵搏杀,军心大振,才有此战之功!”
  卢象升点了点头,看向了站在最后面的李植,招收说道:“李植,你来!”
  李植拱手出列,大声说道:“末将在!”
  卢象升说道:“李植,某前日小看你了。如今看来,十五家援剿兵马中,以你天津兵马最强!看来你那两百塘马首级,也是真的!”
  顿了顿,卢象升说道:“虽然大胜之功在全员,但也在你!昨天若不是你来支援,和伪王伪将的厮杀是要输的!你立下了大功一件,本官也是佩服。”
  李植有些欢喜,大声说道:“总理大人过奖了!”
  李植正在那里得意,却听到卢象升环顾左右说道:“前些天李植初来,不少将领都轻言折辱他!包括本官也小瞧了他。如今李植立了大功,本官甚为自己前些天对李植的轻视不安!”
  说完这话,卢象升看了看李植,似乎是在为自己的轻视对李植道歉。接着,卢象升又说道:“那几日出言折辱李植的几位,诚当出列向李植行礼谢罪!”
  众将听了这话,一个个大眼瞪小眼。那些天歧视李植的几个将领脖子一缩,躲在行列里不愿意出去。
  见一众将领不愿自己站出来。卢象升点名说道:“密云副将雷时声,南阳参将陈治邦,登州参将王奋宇,兖州参将罗解,汝州游击马良文,你等出言折辱李植最多,如今该如何?”
  几个被总理点名的将领正是那些天嘲笑李植的主力,此时他们听到总理的话,在队伍里愣了愣,一个个无奈走了出来。
  众将要对一个防守官行礼道歉,一个个脸上发烫。那密云副将雷时声也是一员老将,须发皆白,此刻奉了总理大人的命令要道歉,脸上又红又白十分精彩。其他几个将领也差不多,十分不情愿向一个十九岁的副千户行礼道歉。
  但他们又不敢卢象升的命令,只能硬着头皮作揖说道:“我等那几日孟浪了!”
  “还请防守官见量!”
  “那些话副千户莫要往心里去。”
  李植听到这五人悻悻的道歉,站在那里低头不语。
  卢象升问道:“李植,如何?”
  李植拱手说道:“我看几位大人都十分勉强,恐怕心里要记恨下官!”
  卢象升皱了皱眉头,淡淡朝那几个将官说道:“你们哪个记恨李植?”
  听到卢象升的话,道歉的五个将官头上冒出细汗。总理大人位高权重,一句话可以决定五人的升迁调动,他们哪个敢违抗总理的意思?记恨李植?这道歉是总理的命令,现在五人只想赶紧过关!
  雷时声当场就一拱手拱到地上去了,咬牙说道:“防守官勇冠三军,若不是防守来援,昨天东翼就要溃了。我等前些日子的轻言折辱都是笑话,哪有记恨防守的缘由?”
  南阳参将陈治邦是个中年人,留着长长的胡子。此时他也是作揖作到了地上,长长的胡子有些颤抖,艰难地大声说道:“防守的兵马强悍非常,昨日阵斩老回回,岂是凡俗?我等那些日孟浪了!此时满怀歉意!如何还敢记恨防守官?”
  其他三人也一个个都朝李植一揖及地,大声说道:
  “防守官海量!我等岂敢违抗总理大人的话?前些日子说了那些尖刻的话,此时只有一肚子的后悔。”
  “副千户海涵,副千户少年英雄,我等都是十二分诚心向副千户行礼致歉的!”
  “我等是十二分佩服防守的战功!若让我去和老回回打,怕是顶不住两个时辰。心里只有佩服,哪里会记恨防守?”
  看到这五个将领的窘境,其他的将领十分庆幸自己那时没有嘲讽李植太多。他们看着五个尴尬的将领在那里道歉求饶,想笑又不好笑,一个个脸上十分精彩。
  听到这些话,李植才笑了笑,让五人弯腰弯了一会,这才慢慢说道:“诸位上官请起!”
  听到这话,五个将领才长吁了一口气,直起腰,满脸羞红地走回了队列。


第0100章 分首级
  教训完五个将领,卢象升又大声说道:“来,李植,以后你不要站在最后面了,你站在众将前排,站到总兵副将的后面,参将游击的前面!”
  听到这话,众将都是一愣,一个个满脸羡慕地看着李植。总理大人赏罚分明,这是对立了大功的李植特殊照顾啊,让官位低微的李植站在前排,和副将参将同列,这是何等的殊荣?让李植位列参将之上,这意思是要逐渐提拔李植做参将甚至副将啊!
  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少年,小小防守官,就要被逐渐提拔到副将参将,前途不可限量!
  也只有兵马彪悍的李植,才能得到这样的照顾。
  见一众将领红着眼睛看着自己,李植拱手朝卢象升说道:“末将不敢!”
  卢象升环视众将,大声问道:“我提拔李植,诸位可有不服的?”
  众将纷纷收起嫉妒的眼神,大声说道:“李植功勋卓著,我等都是服的!”
  “昨日要不是李植来援,胜负未知!我等心悦诚服!”
  “副千户官虽然不大,实力在我等参将游击之上!”
  就连那位列参将第一的南阳参将陈治邦,也红着脸挪了挪位置,往后面站了一步,把自己前面的位置让给了李植。
  李植站在那里想了半响,最终还是决定听从卢象升的话。他朝满脸艳羡的诸将一拱手,站到了几个参将的前面。
  站在前面感觉就是不一样,李植感觉诸将看待自己时候眼神里都多了几分尊敬。
  卢象升挥手朝李植说道:“李植,以后你就位列众将前排了。现在你随我到侧帐中来,我有话和你说。”
  卢象升说完这话就掀起了大帐的侧门,走到旁边的侧帐里去了。李植愣了愣,赶紧追了上去,也走进了那旁边的侧帐。
  侧帐不大,只有二十个平方米。里面摆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放着一张汝州山水地图,看来是卢象升平时思考战法,和将领面授机宜的地方。等李植走进去时候,卢象升已经站在那里,背对着李植抚须不语。
  李植走了过去,拱手说道:“总理大人!”
  卢象升没有回头,背对着李植淡淡问道:“李植,此番你缴获首级多少?”
  李植想了想说道:“末将军马此番斩首六千五百七十级,其中塘马八百一十级,老贼五千三百七十级,饥兵一百八十级。”
  卢象升见李植把缴获的首级记得这么清楚,知道李植正满心想靠这军功升官。卢象升沉吟了片刻,然后才转身过来说道:“我军在老回回的贼营中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