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3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和明灯似的,我这工厂的选址,我这工厂的厂房,都是上佳之选。诸位中哪一位若是参加拍卖会,把这工厂和厂房便宜买去,绝对吃不了亏。”
  华可芳此时心里和明镜似的,明白李植肯定会把他的财产拍个低价。他害怕到时候农械厂拍卖掉以后尚不足以偿还他从民间借来的款项,最后会把他在通州的水泥厂也折进去。
  所以他以商会会长的名义召集会员企业,号召会员们参加银行的拍卖,抬高价格,争取多拍一些银子,多为他还一些债务。
  此时华可芳的号召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他向所有会员企业发召集贴,最后来的只有区区三十多个企业主。
  而且这区区三十多个些企业主,一个个都对华可芳颇为不满。
  众人听到华可芳的建议,对视了一阵,最后由一个老商人说道:“华会长,范家庄的商会,几乎是被你一手毁了。”
  听到这话,华可芳心里一个咯噔。
  “你让我们和你一起对抗王爷,让所有会员企业停产一个多月,白白损失了大笔银子不说,还得罪了王爷。侯定平和严一山是跟你跟得最紧的两个,现在全部破产了。华会长,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你这是作孽啊!”
  那老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企业主,一柱拐杖说道:“华会长,当初你在聚仙楼举事时候,老夫就和人说你这样做不行。王爷那是什么人物,星宿下凡!动一根手指头都能把我们捏死,岂是我们这些商号可以对抗的?”
  华可芳看着这个老人,无言以对。
  那老人叹了口气,说道:“华会长,你现在让我们帮你一把,你却不知道你已经把王爷彻底惹怒了。老夫都听说了,临到破产的时候,你还想着要坑王爷一把。你想把工厂的设备和材料全部jiāo给小债主,让银行承受三十多万两银子的亏空。”
  听到这个老人的话,周围的商会会员面露惊讶神色,纷纷议论起来。
  原来华可芳还使了这样一手。
  这是和王爷结仇啊。
  等众人消化掉这个消息,再看向华可芳的时候,眼睛里就多了一层防范。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华可芳这样处处和王爷死斗,被王爷整垮也是不可避免的。
  华可芳看了那老人一眼,苦笑了一声,说道:“老汤头,你知道这么多,是已经联络过王爷的人了吧?”
  那个老人瞪了华可芳一眼,说道:“怎么?华可芳,我们跟着你停产,承受了这么大的损失,现在还不能幡然醒悟,弥补这一个多月来的错误。”
  那“老汤头”冷笑了一声,说道:“华可芳,现在这种事情,你不惦记你这些天给我们这些本分商人带来的危害,反而要我们得罪王爷来救你,为你多拍卖一些银子。你想的是什么,无非是想让你的通州水泥厂能保住,你的私人宅院房子能保住。”
  用拐杖一柱地面,那老汤头突然发出一声大喝:“华可芳!你咎由自取!我们帮不了你!”
  不再和华可芳废话,那老人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华可芳地农械厂。
  华可芳被那老头暴喝了一句,脸上顿时一丝人色都没有了。他慌张地看向了其他几十个商会会员,却看到那些会员纷纷摇头。
  会员们一个个都转了身,离开了华可芳的农械厂。
  华可芳终于意识到局势已经无可挽回,自己即将变得一贫如洗。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工厂,身子抖了起来。
  李植会夺走他的水泥厂,会夺走他所有的房产和土地。
  他未来的日子怎么过?他的巧云,巧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一脚深,一脚浅,他走回了自己的别院。
  丫鬟巧云红着眼睛,在房间里缝着一个香囊。
  华可芳看见巧云那样子,身子猛地一震。
  “有人来和你说了?”
  华可芳现在明白了,李植是要他家破人亡。要用最合法的手段,让他身边的所有人一个接一个地抛弃他。对付敌对自己的人,李植的报复总是来得最直接。
  李植肯定让人把自己的惨境告诉巧云了,想让巧云也离自己而去。
  巧云点了点头。
  华可芳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也要走了?”
  巧云忍不住哭了起来,擦着眼泪说道:“老爷,我不走!你不要再出去求人了。以后我们就两个人过日子,你去市场上贩油,我在家里织线做香囊。我们租两间房子过日子,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好好养大。”
  “老爷,我们有手有脚,工厂和房子没了,没有关系。在范家庄,只要肯干活就饿不死。”
  华可芳听到这话,愣了好久。
  所有人都离他而去的时候,巧云没有抛弃他。
  没有了一切,他还有巧云肚子里的孩子。
  他突然觉得鼻子一酸。
  抱着自己的丫鬟,华可芳突然控制不住眼泪,嚎啕大哭起来。


第1014章 咨政协商会
  老汤头看着围拢在自己身边的商人们,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王爷找我们来是何意。”
  众人听到老汤头这句话,心里都打起了小鼓。
  老汤头是在停产风波以后第一个主动投靠政府的商人。据说老汤头的“义举”赢得了政府的大力表扬,天津镇代理巡抚高立功亲自接见了老汤头,给予了老汤头极高的礼遇。
  而老汤头都不知道今天这是做什么,形势似乎是有些不妙。
  今天政府派出人员,把天津镇的私营大商人全部叫到了范家庄市政厅来,也没说要做什么。进了市政厅,工作人员在可以容纳两百人的大会议室摆下了椅子,让商人们坐在椅子上等着,说要开会。
  然而工作人员既没有给商人们端茶水上来,会议桌上也没有摆零食茶点。
  看这架势,来开会的商人们都犯嘀咕。倒不是李植故意吓这些商人,实在是因为李植最近对付华可芳、侯定平和严一山的手段太骇人。三个天津镇最大的民营商人,因为试图挑战李植,一个回合都没走就被李植搞垮了。
  侯定平和严一山的工厂破产,但还留了一些积蓄,还可以做其他生意。而始作俑者华可芳最惨,两家工厂,十几处房产全部被没收拍卖,已经是身无分文。据说华可芳最后变卖丫鬟的首饰,带着怀孕的丫鬟在菜市场旁边租了半套房子,开始在菜市场贩油。
  李植的雷霆手段彻底吓到了天津镇的商人们,如今这些商人们就是被人拿刀子架脖子上,恐怕都不敢再对齐王发难,再不敢奢谈什么地位、什么官身。
  现在众人担心的,就是李植还计较当初众人响应华可芳的号召停产,担心李植要打击报复自己。
  众人见老汤头也没有准信,一个个十分失望害怕。
  一个留着八字胡子的中年染料厂厂长说道:“齐王……齐王把我们聚起来,莫不是要宣布对我们停产一个半月的惩罚?”
  一个戴着东坡巾的水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