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事以来,到处被官军追杀,也不知道逃过多少次了。他们虽然想趁流贼杀死曹文诏士气大振之时再打败卢象升,从此得到和官军作战的主动权。但只要形势不对,他们还是会再逃的。他们坚信一个道理,只要精华主力还在,就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高迎祥和李自成不再指挥骑兵冲压官军的西翼,而是转过马头,抛弃了还在死战的两万多老贼步卒,率领九千骑兵往北面逃去。他们进攻时候像一阵风,逃跑时候更加快,转眼就跑出去了几百米。
  战场中间的老贼步卒们还不知道自己被抛弃了,还在抵挡官军。
  等兴奋的最西翼官兵大声呼号,把高、李逃跑的消息传到流贼耳中,等流贼们始终等不到回马qiāng杀回来的统帅和骑兵,从而相信官军的呼号时候,已经过了几分钟,此时高、李二人率领骑兵已经逃出了两、三里,追不上了。
  大首领弃我们逃了!
  流贼的大军就像一片紧绷的玻璃突然崩了,顿时化成了碎片。
  先是西翼目睹闯王闯将逃跑的几千流贼弃了对手,撒腿往北面逃去。接着不到半分钟,流贼东翼早已脆弱的防线也崩溃了,被李植打溃七千人后,东翼的流贼早已经无力抵挡官军。此时听到大头领逃跑的消息,老贼步卒们顿时一溃千里。
  很快,卢象升面前的一万中军流贼也不再敢战,崩盘了。
  两万流贼丢盔弃甲,把背部赤luǒluǒ地暴露给官军,向北方逃去。
  官军的将领们刚才还在苦苦支撑,此时却突然就得到了胜利,一个个如陷梦境。
  他们慌忙指挥步卒们追杀逃亡的流贼,但官军士兵们也已经筋疲力尽,追了几里路就再追不动,一个个伏在地上大口喘气。只有五千官军骑兵还有力气追杀敌人,这些骑兵四散着追了上去,举刀朝流贼的背后砍去。
  不过这四千多官军骑兵也不敢追得太猛,官军步兵已经停止追逐,官军骑兵一支孤军追在外面。如果流贼的骑兵突然杀个回马qiāng杀回来,官军骑兵人数只有敌军一半,要吃大亏。他们只敢来回驰骋追在跑得最慢的老贼身后,砍倒这些没有力气的步卒。
  卢象升和中军诸将停下了脚步,看着追杀出去的骑兵,哈哈大笑,庆祝着来之不易的胜利。
  汝州之战,卢象升率官军大获全胜,三家流贼溃不成军,马守应战死,高迎祥李自成溃逃,官军骑兵追杀逃兵十里。此役,官军以两千人的伤亡,合计斩敌一万三千。
  大战以后的第二天,卢象升召集众将到中军大帐中议事。
  中军大帐外面,一万多流贼的首级堆积如山。首级的前面,马守应的尸体挂在一根木杆上。一些专门的士兵正在用石灰等材料处理首级尸体。其他士兵们则围绕着这些首级议论纷纷,jiāo谈着这一战的种种情报。
  “这次大战多亏了天津的兵马,天津兵马只有一千多人,却阵斩了马守应!”
  “天津兵马击溃了老回回后,就到主战场支援我们了。”
  “要不是天津兵马强悍,把贼兵的东翼打崩,这一仗本来是要输的!”
  “要不是天津的兵马杀到,说不定你我的小命都没了。”
  军中最尊重强者,何况是救命的强者?经此一役,各镇士兵们都对天津的兵马十分敬重。各营士兵经过天津兵马营外时候都小心谨慎了些,就连他们好奇查看天津军营帐里情况时候也只敢偷偷看一眼。
  李植带着几个营长和士兵走在官军大营中的道路上,士兵的身后chā着“天津”旗帜和“李”字小旗。所到之处,其他军镇的士兵们纷纷尊敬地让出道路,让李植一行人先走。
  李植看了看这些官军们,笑道:“这些兵卒们倒是知道好歹!”
  郑开成说道:“要不是我们杀到战场,仗就打输了,救命之恩哩!”
  李植走到中军大帐,别了几个营长和士兵独自走了进去,看到一众高级将领都已经站在那里了。
  李植一进去,山海关副将李重镇就迎了上来,大声说道:“防守官来了!”
  李植愣了愣,正要答话,却看到李重镇已经一揖及地,笑着说道:“多谢天津兵马昨日来援,若不是天津的兵马,我部兵马防卫的战线东翼便要被贼兵击溃了。防守官兵马一到,战场形势立转。若不是防守大人,此战必败!”
  这个李重镇倒是知道好歹的,虽然李植只是个小小副千户防守官,他也懂得感谢李植。李植笑了笑,扶起了李重镇说道:“副将大人免礼,支援友军是我等大明武将的本分,用不着感谢的。”
  李重镇站直说道:“是本分,也是情义!”
  见李重镇这样感谢李植,其他人都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不该和李重镇一样给李植鞠一躬。
  昨日的形势,要不是李植杀来,确实是要败绩。
  不过前些天众将十分轻慢李植,这一下子给李植行礼拜谢,众将还是有些转不过弯来。
  众人沉默了半响,辽东总兵祖宽走了出来。
  祖宽前几日处处鄙视李植,昨日却被李植救了一命,此时看到李植已经是满脸羞红。这个魁梧的老将吸了一口气,粗着嗓子大声说道:“防守官劳苦功高!昨日若不是防守官杀到,老夫已经是贼兵刀下之鬼了!”


第0099章 道歉
  李植看了看这个总兵大人,笑着说道:“原来在下救了总兵大人!”
  祖宽大声说道:“正是!防守官不但救了老夫,而且也救了辽东镇三千边兵。否则老夫一死辽东军一溃,不知道多少人要被贼兵杀死!”
  祖宽脸上红得和关公似的。他是堂堂总兵,对李植一个防守官说起感激的话来十分尴尬,但心里做人的义气又让他不得不说,他瓮声瓮气地大声说道:“前天老夫反复轻辱防守官,是老夫孟浪,不知道防守官治军之强。昨日老夫才明白,防守官一千三百家丁之战力,可以与几千人的九边精兵相比。大明有防守官这样的强兵悍将,是大明之福!”
  “防守官受老夫三拜!”
  祖宽猛地朝李植作了一揖,手都拱到了地上,然后他站直起来,看了看李植,又一揖及地。这样拜了三次,他才停了下来。
  堂堂总兵给一个卫所防守官行此大礼,这才大明也是独一份的吧。看到这一幕,旁边的总兵副将们都十分震撼,一个个说不出话来。
  李植赶紧上去扶起祖宽,笑着说道:“总兵大人大礼,在下受不起!”
  祖宽被李植扶起来,却不愿意被李植抓着,面红耳赤地挣脱了李植。他红着脸不好意思再站在人群前面,说了一声“多谢防守官!”就兀自走到一边去了。
  众人看了一阵热闹,一个个沉吟不语,看向李植的目光多了几分敬意。
  过了一会,门口的卫兵大声喊道:“总理大人到~!”
  卢象升身穿正三品文官官服,头戴乌纱帽脚穿皂靴,手抚长须,在几个幕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