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2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能一蹴而就。”
  华可芳点头说道:“当然不可一蹴而就,我们一点点转移,花几年时间把工厂慢慢搬到京畿去。我们转移得慢,王爷也有充分的时间认识到我们对范家庄的贡献。等范家庄百业萧条到处都是找不到活计的闲汉,王爷他说不定就想通了,给我们官身地位了!”
  众人听到这话,哈哈大笑。
  严一山大声说道:“好,我严一山第一个吃螃蟹,今年就先去京畿办一个农械厂,把握范家庄三成的设备运过去。”
  “我倒要看看,京畿的工钱能帮我省多少银子。”
  ……
  李植听完韩金信的汇报,铁青着脸。
  韩金信那是什么人?华可芳在商会中说的话,一字不差地被韩金信收集了,汇报到了李植这里。
  李植十分地不高兴。
  如果华可芳等人的计划成功,那范家庄和天津一半的工业产能将被转移到天子的京畿。届时李植引以为傲的工业能力,将由李植和天子共有。
  韩金信看了看李植的脸色,说道:“王爷,这个华可芳野心太大,是个祸水,不如让臣除掉他!”
  李植看了看韩金信,说道:“华可芳没有犯法,用暴力手段除掉他太无趣。”
  冷笑了一声,李植说道:“他既然处处小心总想按照寡人的规矩让寡人难受,寡人就让他明白,寡人的规矩不是他一个小工厂主可以摸透的。寡人在商言商,用商场上的手段整垮他,让他明白自己的幼稚!”


第1006章 出名
  韩金信很快就将华可芳的财务情况摸清楚了,送到了李植的面前。
  李植看了看桌上的文件,说道:“想不到寡人对付一个小小商会还需要劳动安平伯,这华可芳也算是一个人物了。”
  韩金信拱手说道:“这都是伯爷苦心孤诣要维护一镇九省的法制环境,决意用合法的手段对付他。否则像华可芳这样的做派,伯爷一不高兴,将他当作阮大铖、骆振定那样的人物,他就是十条命都活不成。”
  顿了顿,韩金信又感慨地说:“然而也只有伯爷这样以身作则,处处维护法律的权威,我一镇九省的秩序才坚如磐石。百姓不惧官府,商贾不惧豪强,人人都安居乐业,大家都大胆投资消费。”
  李植哈哈一笑,说道:“韩金信,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想了想,李植说道:“上次说的让你的侄子继承你香火的事情,怎么样了?我记得你侄子叫做韩云城吧?”
  韩金信拱手说道:“王爷百忙之中居然记得末将侄子的名字,末将受宠若惊。”
  顿了顿,韩金信说道:“如今韩云城在虎贲军当参谋,托王爷的福,他一进入虎贲军就当了副营级参谋,现在在选锋师参谋部锻炼。”
  “好,以后也是我们虎贲军的栋梁。”
  李植点了点头,不再继续说这个话题,转而看向了桌面上的账本。
  韩金信介绍道:“这华可芳原是天津卫城城北的一个贩油郎,因为娶了赵家的女儿得了二百两的嫁妆,就是靠这二百两嫁妆起家的。他来范家庄来得早,先是在范家庄贩油,后来发现范家庄缺牛马,就做起了贩卖牛马的生意……”
  韩金信介绍了华可芳的发家史,最后说道:“华可芳六年前创办了华氏农械厂,靠的是自己牛马生意赚的八千两本钱和津齐银行的六千两贷款。后来做大了,他又不断向银行追加贷款。根据我们得统计,他现在各种不动产、固定资产、货物、原材料和现银大概有八十多万两,而他身上的银行贷款债务有三十七万两。”
  “不过他的债务不止这一点,华可芳的农械厂扩张得很快,他不但向银行借钱,还长期占用供货商的货款,每每是把供货商的原材料全部变成商品卖完了,才向供货商结清原材料银子。”
  “恐怕身上背着的材料欠款也有二十来万。”
  李植听到这里,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个人好大的心,身上背着这么多债务,还不断扩张。”
  韩金信说道:“王爷,他若是没有这么大的心,又怎么会以卵击石挑战王爷呢?”
  李植想了想,问道:“我听说他在京畿投资了一个水泥厂。”
  韩金信点头说道:“正是如此。王爷,两年前天子一在京畿开设法院,华可芳就立即把生意做到了京郊去。在通州的水泥厂花了他十七万两银子。”
  “当真是个机灵人。”李植拿着那些资料看了看,问道:“这么说起来,他华可芳如今可以动用的流动资金不超过十万两?”
  韩金信答道:“哪里有十万两?按我们的估计,怕是全部合起来不超过五万两。”
  “严一山,侯定平的情况呢?”
  “此二人的债务比例比华可芳低一些,但也只是略低一些。都从银行贷了大笔的钱,也从民间借了不少钱。”
  李植笑了笑,说道:“事情比我想象得要简单。”
  想了想,李植说道:“现在津齐银行范家庄分行的行长是谁?”
  韩金信愣了愣,说道:“王爷连这都不知道?行长是王爷的岳丈崔文定啊。”
  李植倒也愣了愣,说道:“崔文定当分行行长了?”
  韩金信答道:“正是,王爷。崔文定的支行业绩抢眼,在jiǎ bì风波中又及时稳定了民心,种种表现实在突出。津齐银行行长岳善德去年已经把他提拔为分行行长了。”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将崔文定叫来,再把管报社的桓义华业叫来。”
  “这民营企业总商会既然想搞大事,我就让他们好好出一出名。”
  ……
  七月初十的早上,华可芳和往日一样起了个早。他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自己的发妻,看到妻子那中年肥胖的大脸,华可芳自嘲地冷笑了一声。
  要不是当年这个发妻给自己带来了第一笔银子起家,以今天华可芳的身份地位,他根本就不会再和这中年妻子同房。
  不过华可芳这些年不但没有冷落结发妻子,更连小妾都没有娶一个。华可芳对妻子这样做派,让商界的朋友们都引为美谈,都说他华可芳知恩图报,是个涌泉报于滴水的人。
  这样的名头,让华可芳生意都好做了许多。借钱给他的人一个个都丝毫不担心信用问题——身家几十万两的人对糟糠之妻尚如此义气,又怎么会对债主不义?
  一个模样俊俏的小丫鬟看到华可芳起床了,立即给他端来了洗脸水、牙膏和牙刷。但那个丫鬟似乎有些紧张,走了几步脚一扭,差点把那一盆水泼在华可芳身上。
  华可芳不是好色的人,他是个天生的商人,本来只对利益有兴趣。这个漂亮的小丫鬟是生意上的朋友送给他的,能歌善唱知书达理,本来是想给他做小妾的,华可芳却一直只让这个丫鬟给自己打杂。
  不过时间久了,华可芳终究还是没忍住偷了腥。如今这个丫鬟身上已经有华可芳的血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