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2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么办?”
  老头子抚了抚胡须,说道:“铸pào厂现在开始铸水车了,开始销售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你要是心急,今天就去铸pào厂问一问,碰一碰运气。”
  那汉子脸上一喜,大声答应下来,便往铸pào厂跑去了。
  ……
  七月初三,华可芳和十几个生产农业机械的商人站在“第三国营工厂”门口,看着一架接一架往外运的收割机,脸上一片yīn沉。
  侯定平说道:“啧啧,这王爷的国营厂当真不生产武器了。”
  “根据我的观察,王爷生产步qiāng,大pào和坦克的机床工厂全部停止了生产,转而生产播种机、收割机和水车。而玻璃厂停止了一部分产能,把人手转到了原先荒废的国营水泥厂生产水泥。”
  “只有染料是王爷的国营工厂没法临时转产的,但是国营纺织厂里早就囤积了足用半年的染料,支撑几个月没问题。看到民营的纺织厂里缺染料,国营纺织厂还主动将染料出售,看下来支撑两个半月是没有问题的。”
  须发皆白的严氏农机厂老板严一山摇头说道:“华会长,我们这次停产损失颇大,然而对王爷来说,只是让国营工厂转产的问题而已啊。恐怕我们用停产逼迫王爷的办法,行不通。”
  叹了口气,严一山说道:“反垄断法已经颁布了半个月了,再过两个半月就要正式生效。我们再不恢复生产的话,恐怕到时候王爷会严查我们的企业,把我们罚得倾家dàng产。”
  商人们对视了一阵,都有些惶恐起来。
  华可芳朝身边的商人挥了挥手,说道:“大家不要怕。王爷手段通天,但我们的实力同样不弱。王爷既然不允许我们停产冲击市场,我们就不停产了!”
  “但王爷不给我们官身!我们不会轻易退让。”
  扫视了一圈范家庄商会的会员们,华可芳掷地有声地说道:
  “范家庄月钱水平太高,我们转移产业!”


第1005章 在商言商
  商会的会员们看着华可芳,眼睛一亮。
  华可芳说道:“诸位,从前我们只能在范家庄经营生意,那是因为只有范家庄有公平买卖的环境。我们在这里雇佣工人,销售商品都不会受到官绅刁难。而在别处做买卖,要处处给官差勒索,被衙役刁难。”
  “范家庄的法院,可以说是我们合法商人的保护伞。”
  “但今天不一样了,今天的大明和往日已经不同。如今的天子锐意进取,在各地都开设法院。尤其是在天子掌控最紧密的北直隶,风气已经和往日大不一样。不客气的说,在京畿,天子的法院已经不比王爷的法院差了。”
  “实话和诸位说,我在通州就开有一家水泥厂,每个月产水泥六万包。经营了两年了,颇有些利润。这水泥厂一切都运转正常,不曾被官绅敲诈勒索。”
  “唯一有一次和几个刁钻的泥瓦匠人闹到了法院去,打官司,还打赢了!”
  “我来和诸位说一说,京畿的工人工钱低到什么程度!”
  “我的水泥厂在通州雇佣六百多工人,一个工人只需要一两三钱月钱。一个月下来,我只需要给工人开八百多两工钱。这还不需要包饭。而且京畿的闲汉还觉得这是稳定的好差事!挤破头要进我的厂,我都挑最壮的工人进厂。”
  “要是在范家庄,这六百多工人要发三千多两工钱,还要包一顿午饭。而在京畿,一个月光是工钱饭钱就省了接近三千两,一年下来就是三万两银子!”
  听到华可芳的介绍,商会的会员们眼睛发亮,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了。华可芳说的情境太诱人,如果一年可以省下那么大一笔工钱,工厂的利润率会翻番都不止。
  华可芳一挥手,说道:“马路上人多眼杂,大家到我们的会馆里去谈!”
  众人跟着华可芳走回了范家庄商会的会馆。成立到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月,范家庄商会已经租下一个颇大的靠街大别墅做会馆。众人在会馆中的会议室里坐下了,便有会馆的工作人员给会员们端上了茶水。
  侯定平喝了一口茶,说道:“会长说得不错,现在既然天子在北直隶大力发展法治建设,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局限于范家庄一地发展。整个大明都在锐意革新,我们完全可以离开一镇九省大展拳脚。只是有几件事情要弄清楚。”
  “第一、我们若是离开范家庄,把工厂转到大明天子脚下,王爷的专利使用还让不让我们用?如果王爷收回专利权,我们的工厂就全部没气了。”
  华可芳哈哈大笑,说道:“大家不需要担心这一点,因为王爷讲究的是依法治国。这专利许可制度我研究得清楚,当初王爷和我们签专利许可合同的时候,并没有限制我们的办厂地址。”
  “王爷是大明的王爷,只要我们是在大明办厂,王爷都没有道理违法中止我们的专利生产许可。”
  “按王爷做事的风格,他不可能亲手破坏他的法治环境的。我的水泥厂在京畿运行了两年,王爷也没有找我麻烦。”
  众人听到华可芳的解释,又议论起来。
  侯定平点了点头,又说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蒸汽机属于精密仪器,王爷的《保密法》里面规定过精密仪器不能离开一镇九省,这怎么办?”
  华可芳点了点头,说道:“侯厂长心思缜密,想得很清楚。蒸汽机我们确实不能带走。”
  “然而我算过账,在京畿开厂,即便是使用牛马畜力成本高一些,最后的总成本也低于范家庄。因为京畿的人工实在太便宜。我们在范家庄雇佣一个人的成本,在京畿可以雇佣四个人。我们生产农机、水车、染料和水泥,又不是生产坦克,用到蒸汽机的地方并不多。全部使用畜力也能够承受。”
  “考虑到总体的成本,去京畿还是划算的!”
  众人听到这话,又议论起来。
  侯定平最后说道:“我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资金的。我们在范家庄办企业是靠银行贷款周转。去了京畿没有银行,我们的周转资金怎么办?”
  “我们这些工厂做买卖,一年的利润只有一分左右。我们之所以有可观的利润,全靠从银行那里得了四厘利息的低息贷款,把买卖做大所致。去了京畿我们得不到贷款,难道就真的靠一年一分的利润过日子?”
  华可芳说道:“这一块,也不需要担心。京畿有的是失去地租收入的大士绅,这些士绅没有收入,手上抓着大把的银子。我就认识不少这样的士绅,我们去京畿可以以工厂和设备作抵押向这些士绅借银子。利率稍微比银行高一些,但也不高。”
  “比起工钱上节约的巨大的开支,蒸汽机和银行利率都不是大问题。”
  侯定平问完三个问题后,不再说话。想了许久,他笑道:“华会长果然高瞻远瞩,这是给我们指了一条明路。”
  严一山说道:“然而这产业转移涉及巨大,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