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2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不管什么型号的,我买了!”
  顾老二看着那巷子里的场面,倒是愣了愣。这不像是农机巷子一贯以来样子啊。以前顾老二一走进这农机巷子就会被各家店小二包围,一个个围着顾老二吹嘘自家的机械。然而今天这里却反了过来,顾客把店小二包围了。
  今天有促销活动?
  顾老二暗自惊奇,眨巴着眼睛往巷子里走。
  等他走到华家店铺门口,却发现那诺大的店铺门口却是人丁冷清。店里面八个店小二和一个掌柜在玩王爷发明的纸牌,围成三圈在“斗地主”。
  顾老二走了进去,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我来买收割机!”
  打牌的店员抬头看了看顾老二,用手指了指桌子上一个牌子。
  顾老二往桌子上一看,才注意到那里摆着一个大牌子,上面用朱笔写着四个大字:“全部售罄!”
  卖完了?
  华氏农械厂那么大的企业,几千员工,每天流水线生产农机,怎么会卖完呢?顾老二愣了愣,正要追问几句,那店小二却突然猛地一甩纸牌,大喝一声:“王zhà!”
  顾老二见店小二不搭理自己,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又大声追问一句:“什么时候进新货?”
  那个店小二不耐烦地抬起头,说道:“客商!你没看到这巷子里的人群吗?整个范家庄的农械厂全部停产了。你要买农械,只能去隔壁的小厂里去碰碰运气。他们的仓库里或许还有一台两台以前卖不出去的次品。你到我们华家店铺里来,是绝对买不到农械的。”
  顾老二被这店小二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退出了华家的店铺。
  走回到巷子里,顾老二又看到其他店铺门口密密麻麻的人群。顾老二这下子明白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了,都是在撞运气,希望等到一台两台仓库里的残次品运到商店里来销售。
  刚才那店小二说要把严家收割机卖给自己,是好大的一个人情。自己不知轻重,居然拒绝了。
  顾老二一下子十分后悔起来,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个头发漆黑的老人背着手走了过来,走到顾老二身边问道:“华家有货?”
  顾老二摇了摇头,说道:“没货!”
  那老头笑了笑,说道:“后生,我看你今天才知道这农机巷子的事情吧。天津镇所有的农机工厂全部停工了,全都说自己经营不善亏损严重,没法再生产。这下子各地的地主全zhà了,好多人农械旧了坏了得不到补充,眼看着庄稼熟了却没有人力收割。”
  顾老二摇头说道:“竟有这样的事情?”
  那老头摇了摇头,说道:“不仅是农械,连水泥厂、染料厂、水车厂等各种民营工厂全部停产了。各种理由,倒是说得冠冕堂皇。”
  老人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和顾老二多说,自顾自走开了,离开时候丢下一句话。
  “范家庄商会一成立就出了这事,这怕是要闹几个月啊!”
  顾老二听到这话,站在那里呆了好久。
  要闹几个月?那自己在辽东的田庄怎么办?


第1003章 法治
  李植坐在齐王府勤政宫中,他的长子李欢站在桌子前面,好奇地看着李植桌上的文件。
  李植穿越到这个时代已经有十八年,而长子李欢也已经十五岁了,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
  李欢现在已经和李植一样高,只是少年人身子还没长阔,看上去有些瘦弱。
  李欢看了看李植桌子上的法案,问道:“父王,何谓《市场经济法》?”
  李植看了看李欢,缓缓说道:“所谓市场经济法,就是给予市场竞争中的每个企业自主决定经营计划的权力。让单个企业完全按照市场规律来行事。”
  顿了顿,李植说道:“具体来说,就是在我们的经济体系中,企业和商号是拥有完全自主权力的。是否开工,完全是企业的自主权力,是企业根据当前的盈利、原材料和工人情况做出的决定,不应由外部力量和政府干预。”
  “这种自主权力,是市场化经济高效率运转的前提。每个企业都只有在效益最大化时候才选择开工,才能避免本该用于其他地方的资源被浪费于此处。如果企业生产不能盈利,或者盈利水平不能超过社会利率水平,企业就该停产甚至倒闭。正因为每个经济个体都能自主决定自己的生产计划,整个社会的效率才能最大化。”
  “如果政府外部干预企业的生产计划,让本该关门的企业继续生产,让本该生产的企业停工,整个社会就会陷入计划经济的不效率中。”
  作为一个穿越者,李植当然了解计划经济下企业的种种弊病。可以说,政府管制下的企业根本就不是企业,而是臃肿政府的一部分。
  一旦遇到外部竞争,政府管制下的企业往往因为不效率而不堪一击。
  李植主政一镇九省,是着力避免天津体系重蹈苏联式计划经济的覆辙的。李植从来不干预民间企业的生死,任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沉浮,最终让最高效的企业生存下来。基本上,李植的这一套管理方法还是卓有成效的。
  一镇九省的各个民营企业,都是十分富有生命力的高效企业。这些民营企业虽然不具备李植这样的发明创造能力,但管理和生产上的效率甚至比李植的国营企业更高。
  可以说,这些民企激活了市场的活力,让每个可以创造财富的地方全部如愿地高效运转。社会上各种产品的价格降到了最低,质量则在竞争中达到了最高。
  这些廉价耐用的工业品,支撑起了一镇九省各个行业的骨架。
  李欢听了李植的话,点了点头,说道:“父王的管理思路与一般的官僚大不一样,其中精妙之处,令儿臣叹为观止。如今一镇九省经济的繁荣,正是因为父王这样的精妙管理,让每个企业和商号都发挥了最大的活力。”
  顿了顿,李欢疑惑地问道:“但父王的种种布置如今早已经成为了规矩,所有一镇九省的官僚都遵照父王的规矩行事,父王又何故此时发布此法强调?”
  李植点头说道:“然而凡事都有个界限。”
  “如今一镇九省的市场秩序,正受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扭曲。今天我发布《市场经济法》明确市场经济的范畴,是为了发布《反垄断法》的时候,一镇九省的官员和商人不至于迷茫,以为以后政府就该干预市场。”
  李植走到书架边上,把前几天就编撰好了的《反垄断法》小册子jiāo给李欢。
  李欢打开那小册子,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所谓垄断,是个别组织或者个人,凭借其控制的资本,足够的生产经营规模和市场份额,通过协定、同盟、联合、参股等方法,cāo纵与控制一个或几个部门的商品生产或流通。”
  “垄断一成,则市场上再无竞争。垄断组织可以通过垄断地位获得超过正常利润范畴的暴利,或者利用垄断地位谋取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