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2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2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政策,给予商人一点地位?
  众人说着说着,越来越气愤,最后齐齐看向了华可芳。
  “华老板,如今齐王不松口,众人都没有了主意,你给拿个办法吧?”
  华定芳扫视了一眼三堂中的大商人们。
  “如今以齐王的态度,好好谈是不可能谈出个结果了。齐王觉得我们商人要官身是犯上作乱,铁了心要和我们敌对。我们就是去齐王府磕头,把头磕出血来也丝毫改变不了齐王的观感。”
  众人吸了一口气,都有些悻悻。
  “没有官身,我们就永远是平头百姓。即便一个无赖都可以指着我们鼻子骂。齐王随便一条政策出来,就能左右我们的家族荣衰!市场上完全是靠本事竞争,虽然我们会做买卖,但我们的子孙们也许就不善于经营,这财富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如果有了官身,或者如果更进一步能影响政策和政治,用政治影响力为我们的生意保驾护航,我们的财富就能让我们成为长盛不衰的世家!”
  华定芳说道:“如今想要官身,不做些动静出来和齐王斗一斗是不可能的了?你们有没有胆子和齐王斗?”
  众人听到华定芳的话,都眼睛发红。
  获得政治地位,影响齐王的决策,建立长盛不衰的商业世家,这件事情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
  侯定平大声说道:“会长,你就直说吧,怎么个斗法。我们相信你的本事,你说的法子一定是有用的。”
  华定芳点了点头,说道:“齐王有兵,我们商人手无寸铁,当然不能武斗。我们要文斗,既遵循齐王的规矩,又让齐王知道我们的实力,让齐王难受。”
  看了看死死盯着自己众商人们,华定芳说道:“齐王最重法制,强调依法治国。而按照法律,我们这些企业主和商号又都是完全自主经营的。齐王不让我们买官身,我们关门停产抗议!”
  众人听了华定芳的话,一时都陷入了沉思。
  工厂和商号关门休业,那可是十分费钱的事情。这些商人们雇佣着大量的帮工,每个月都发下去大量的月钱,一天不干活就亏一天的钱。再加上机器和门店的成本,这一关门,每天都是实打实的亏损。
  侯定平忍不住问道:“会长,我们关门,能让齐王难受?”
  华可芳大声说道:“当然会让齐王难受!我们商会的企业分开看是一个个普通商号,但合起来看,那就是垄断了范家庄和天津的农业机械、水泥、染料等等行业的生产。我们一关门,市场上的存货很快就会卖完,到时候市价会节节高升。”
  “百姓很快就会买不到商品,到时候整个范家庄和天津的百姓都会怨声载道,王爷自然会如坐针毡。”
  听到华可芳的分析,众人都有些意动。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商人突然一拍茶几,大声说道:“华会长不用再说了!为了儿孙,老夫干了!”
  一个中年商人忍不住问道:“华会长,我们这么做,齐王会不会一怒之下押我们去见官?”
  华可芳哈哈大笑,说道:“诸位不用担心,我们这是依法自主安排生产,齐王这些年辛辛苦苦把法制环境建立起来,把百姓对法律的信任树立起来,难道又亲手违法行事把自己的招牌砸了?”
  “齐王如果因为我们关门停产抓捕我们,那齐王的法律就没人信了!”
  众人听到华定芳的分析,一个个眼睛发亮。
  华定芳最后说道:“诸位放心,齐王不会砸自己的招牌的。当初齐王在天津收商税,那些商铺全部罢市!老百姓米都买不到!齐王最后也不曾抓捕那些商人,只是从范家庄运来廉价的米来贩卖。”
  嘿嘿一笑,华定芳说道:“然而这次,我们的企业合起来完全垄断市场,齐王就没法变出商品出来平抑市场了。”


第1002章 售罄
  七月初三的早上,顾老二穿着一身精布短褐,推开了自家的房门。
  顾老二的媳fù跟在顾老二身后,絮絮叨叨地说道:“当家的,这次你可要选对了,要买华家生产的收割机。华家的收割机坚固耐用,修修补补用十年都可以。那什么陆家、骆家的,用几年就坏了,当真是糟蹋银子。”
  “我们前些年买的骆家播种机,全部不能用了。”
  顾老二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你有完没完,说了十几遍了。”
  顾老二的媳fù这才停了嘴,站在门口送顾老二出门去。
  顾老二走出房门,在屋檐下面将自己的自行车推了出来。
  隔壁的张老大看见顾老二骑车,大声说道:“顾大哥,骑车出去啊?干啥去啊?”
  顾老二随口答应一句:“去买收割机!”
  张老大听到这话,说道:“顾大哥,如今这收割机可不好买。”
  顾老二瞥了张老大一眼,暗道这张家汉子咋咋呼呼的,一个收割机有什么不好买的?自己怀里有钞票,店家见了钞票还能不卖货给自己?
  他不和张老大东拉西扯浪费时间,一踩自行车就骑了出去。
  卖农业机械的农机巷子在范家庄的东边,距离顾老二家有四里路。不过骑着自行车行得飞快,顾老二只用一刻钟就骑到了那农机巷子。
  农机巷子里,出奇的热闹。
  好多人衣着体面的人围在大大小小的农业机械商铺前面,显然都是商铺的顾客,一个个抱着胸焦急地等待着。偶尔有一个店小二在商铺面前进出,那些顾客就抓住店小二问个不停,拉着那店小二不让他走。
  顾老二暗自吃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把自行车锁在巷子口,往巷子里面走去。
  突然,一个高举着一张白纸的店小二从巷子外面跑了进来。那个小二十分的激动,一边挥舞手上的纸张一边大声喊道:“来了一台!从城南的仓库里调了一台收割机!严家生产的!作价七十三两。”
  那个小二跑得太快,一不小心撞到了顾老二身上,把顾老二撞得往前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顾老二差点把头磕在水泥路面上。
  那小二撞得一个踉跄,往前蹒跚了几步好不容易站住了。他看到自己把顾老二撞倒了,赶紧上来扶顾老二。
  “这位客商,小的倒是把你撞到了。”
  似乎是对自己的莽撞十分抱歉,那小二抱歉地说道:“这位客商,你是来买农机的吧?刚从仓库里调来一台严家的收割机,你买不买?”
  顾老二暗道这小二倒是会推销产品,把自己撞倒了来推荐!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摇头说道:“严家的我不买。我媳fù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买华家的。”
  那个店小二发现自己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翻了个白眼。他不再和顾老二啰嗦,举着手上的纸继续往巷子里跑去。一进那巷子,他还没喊话,就被四面八方围上来的顾客围住了。
  “收割机?我买!”
  “是不是收割机,什么型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