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2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2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不需要牛马拖拉能自己往前走。即便是总督卖给我爹的红衣大pào,也拿这些战车没有办法!”
  库恩皱了皱眉头,仿佛听到一个天方夜谭。
  然而李植确实总是造出一些让人不敢相信的东西出来,比如不需要风帆的铁甲舰。
  “那么这些钢铁战车是怎么作战的呢?”
  吴应熊见库恩十分关心,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价值了。他赶紧站起来,挥舞着手臂说道:“总督大人,那李植派士兵在战车后面朝我们的壕沟里扔zhà弹!”
  “zhà弹?”
  “对呀,李植的士兵有好多zhà弹。他们的步兵守在战车后面让我们没法冲击战车,zhà弹兵则从战车后面投掷zhà弹zhà我们的壕沟。”
  “我们的壕沟一段接一段地被这些zhà弹zhà垮了,士兵们很快就崩溃了。”
  吴应熊绘声绘色,开始描述那一战的种种经过。
  库恩皱着眉头听吴应熊叙述那段战争,最后朝身边的书记官说道:“把明国人的话记下来,这是很重要的情报。我们要组织军官,分析怎么应对李植的这种新式战争方法!”


第0996章 石油
  几十个大坛子摆在了范家庄东郊一座新建小工厂的门口。那些大坛子一个个都有一米多高,沉甸甸的。从旁边看过去,倒像是装酒的大酒缸。
  蔡怀水打开了一个坛子的盖子,说道:“王爷,这就是你要的猛火油。”
  李植走到那坛子的旁边,朝坛子里面看了看。
  果然,李植看到了黑色的粘稠原油。
  明代中国已经有人开发利用石油:明曹学铨《蜀中广记》中记载:“国朝正德末年(1521年),嘉州开盐井,偶得油水,可以照夜。”“近复开出数井,官司主之。”四川地区凿井取油已较为普遍。何宇度所著《益部谈资》中记载,“油井在嘉州、眉州、青神、井研、洪雅、犍为诸县。”
  明代还使用石油做燃料制作喷火战车,将这种战车称为猛火油车。
  因此李植想寻找石油时候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蔡怀水去了一趟四川,就买了几十坛原油回来。
  蔡怀水凑到李植身边,跟着李植看了看坛子中的石油,说道:“王爷,这油是挺厉害的,烧起来的光亮很大。所以四川的百姓都叫这种油为猛火油。就是有味道,闻久了让人不舒服。”
  “王爷,你寻这猛火油来做什么?”
  李植笑了笑,说道:“蔡怀水,这油不叫猛火油,这叫石油!”
  蔡怀水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李植要给这种燃料改名。
  “王爷说是石油,那便是石油。”
  李植哈哈一笑,说道:“这石油全世界到处都有,是一种储量很大的地下矿藏。尤其是中东地方,也就是在我们的西边,亚洲、非洲和欧洲jiāo界的地方。”
  蔡怀水虽然是范家庄的技术干部,但也抽空自学了李植的各种中学教材。对地理有一定的概念,知道李植说的中东是什么地方。
  “当然,我们大明也有好多地方产石油,就是开采不容易。以后我们开发装油的轮船,去中东开采浅层原油。”
  李植继续说道:“这石油可一身都是宝。”
  蔡怀水愣了愣,问道:“王爷,这石油也只能拿来烧啊,怎么叫做一身都是宝了?”
  李植哈哈大笑,说道:“你让人搬两坛石油进炼油工厂里面去,我变戏法给你看。”
  蔡怀水赶紧让人去张罗,抬了两坛沉重石油进炼油厂。一进炼油厂那高大的厂房,蔡怀水就看到一台高耸的分馏塔。
  那分馏塔的主体是用水泥建成的,少数地方使用钢材。整个分馏塔有五层楼高,建有楼梯上下。分馏塔不同层级的地方都开有口子,那些口子上面伸出各种导管,连接到各式罐子中。
  分馏塔下面有一个地方可以装原油,是一个大铁罐子。铁罐子下面是一个炉灶,炉灶下面堆满了煤。
  现在范家庄周围因为持续的开发,树林几乎全部被砍光了,木柴已经很难获得。一方面是因为持续的新田开垦占用越来越多的地方,树林变成了农田。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城市的扩张,范家庄的工业区和居民区也开始在树林中开拓土地。
  如今的范家庄已经不局限于城墙包围的区域了。因为对齐王武力的信心,没有人相信敌人能打到范家庄来,所以很多脑子灵活的民营工厂主把厂房建在了地价便宜的范家庄郊外。而工厂一旦落地,工厂旁边的小型居民区也就应运而生。
  有了工厂和居民,商业区也渐渐聚集,所以范家庄的郊外现在发展极快。
  根据范家庄官方的统计,去年年底范家庄和天津卫城附近的总人口已经达到七十三万。各种民营工厂、作坊无数。
  所以现在范家庄大量减少了木柴的使用。平日里蒸汽锅炉都烧煤,而百姓取暖则烧木炭。也就是做饭时候烧一些木柴,需要从北直隶进口。
  李植指了指炉灶上方的铁罐子,朝蔡怀水说道:“将石油倒进那铁罐子里。”
  蔡怀水赶紧招呼搬运工倒石油。
  很快,铁罐子下面的炉灶就燃烧起来。炉灶上的温度计开始升温。等炉灶上面的石油开始沸腾时候,李植一声令下,让工作人员打开了锅炉和分馏器之间的闸门。
  灼热的石油原油变成了气体,进入了分馏器。
  蔡怀水睁大眼睛,看着那分馏器上上下下的管子和罐子。
  大概过了一刻钟,最下面的管子中开始流出粘稠的液体。
  那液体是黑色的,看上去比能流动的石油更浓稠。因为此时温度还很高,还能在管子里流动。但蔡怀水怀疑温度一降低,那粘稠的东西就会凝固起来。
  李植指着那粘稠的黑东西,高兴地说道:“蔡怀水,你看,这第一个产物是沥青。”
  “王爷,何谓沥青?”
  “沥青是一种防水材料,也可以用于防腐。当然,最大的用途就是铺路。用沥青铺设的道路有一定的弹xìng,行走车马时候比水泥路更平稳舒服。而且沥青铺设的道路便于维护,坏了再铺一层沥青就可以了。”
  “当然,更关键的是,这沥青可以从石油中直接分馏获得,成本低价格便宜。不像水泥那样需要高温烧制,造价较高。”
  蔡怀水啧啧称奇,拿眼睛去看那沥青。
  李植抬头看了看分馏塔的第二层管子。果然,没多久,第二根管子就开始流出产物。
  李植带着蔡怀水走到炼油厂第二层,去看那第二根管子流出来的产物。
  “王爷,为何这石油进入分馏器后,能变成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李植说道:“这石油本来就是混合物,并不是一种东西,而是多种东西混在一起。高温变成气体后,在不同的温度下冷凝,不同的成分就分离出来了。”
  蔡怀水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
  李植指着第二层管子中冷凝出来的粘稠油状物,说道:“这第二个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