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步qiāng兵身后,挥舞马刀喊道:“shè击!”
  传令兵把命令大声传达下去。
  距离贼兵一百五十米,火舌从qiāng管中喷出,一片一片烟雾冒出来,三百八十发子弹向对面两千老贼步卒shè去。老贼们就像被割倒的麦子,一片片地倒了下去,刹那就失去了三百多个战士。
  老贼们哪里见过这样的火力,目瞪口呆地在原地愣了几秒,便转身要逃!
  李植哪里会放过他们,大声喊道:
  “shè击!”
  子弹从逃兵们的背后刺入身体,把这些专事破坏的贼兵结果在战场上。
  “shè击!”
  三轮步qiāng打完,已经有近千老贼步卒被撂倒在地。迎上李植的两千老贼只剩一千兵马,早已经不成军了,像被撒开的沙子一样,丢盔弃甲地往北面逃去。
  只用了几分钟,李植就把贼兵调出来的两千迎击兵力打溃了。祖宽在战斗中看不到李植那边的具体情况,但也知道贼兵的旗帜刚迎上李植的旗帜就溃了,那旗帜倒了下来。
  从自己这边抽调过去的贼兵被击溃了?这么快?这些精锐老贼杀得自己差点丢掉xìng命,竟这么一下子就被李植收拾了。
  这李植是神兵天将?
  选锋营继续向流贼的东侧压去。流贼无奈,又抽调出五千人退出正面的战斗,喊叫着朝李植冲了过来。
  这五千人是更里面的贼兵,本来是面对山海关副将李重镇的队伍,本来已经压得李重镇喘不过气来。李重镇率领麾下三千人且战且退,已经后退了两、三百米。李重镇如果再退,就要让整个东侧战线被流贼击穿。
  李重镇暗自焦心,大声嘶吼着让士兵们往前冲,往前顶住。
  如果流贼从自己这里突破战线,导致整个战局崩溃,总理大人绝不会轻饶自己。但流贼的战力实在不俗,李重镇隐隐觉得自己顶不住多久了。
  然后李植的援军来了。没一会,自己前面的五千人就被抽走了。这突然一抽出去,李重镇立即化险为夷,前面竟没有了敌人。李重镇感激地看了李植的旗帜一眼,大声喊杀着冲了上去,他率部往前压了几百米,截断了流贼的东翼,把流贼东翼剩余兵马虚虚围了起来。
  卢象升在战场中央厮杀,看不清东侧的战况。但他明显感觉到李植到达后敌人东翼的力量薄弱了。他大喜过望,改变战术,率领标军往东侧压去,力争要把东侧的贼兵压垮。
  虽然高迎祥、李自成从李重镇对面抽调出五千人迎战李植,但这五千精疲力尽的流贼,又哪里是选锋团火qiāng手的对手?这些贼兵已经很疲劳了,跑起来都跑不快,如何冲得破选锋营前面两百米的死亡禁地?更何况这五千老贼的士气和官军一样已经崩到极限,稍受重击就要崩溃。
  “shè击!”
  距离两百米,三百八十发子弹噼哩啪啦地从火舌中喷出,向那些作恶多端的老贼们shè去,毫不留情地钻进了他们的身体,把他们脆弱的生命生生结束。
  三百老贼在那一片qiāng响声后,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战场上,再也爬不起来。
  “shè击!”
  随着一声qiāng响,一个老贼被打中了左眼,眼睛里猛地喷出一个血柱,这个老贼就失去了生命。
  一个老贼跑动中被打中了右腹,米尼弹旋转着撕开了他的皮肤。因为钻入身体时候受力不均匀,子弹在他的右腹不规则地旋转起来,搅碎了他的右肾和肠子,把这些脆弱的器官转成了一团ròu泥。中弹不过五秒,他就口吐鲜血地倒了下去。
  距离一百七十米,又是三百八十发米尼步qiāng开火。就像是一场屠杀,将三百二十名老贼倒在了地上。老贼们已经不敢全速奔跑,他们战栗地放缓了脚步,希望别的贼兵冲到自己前面,帮自己挡下子弹。
  但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最后所有人都放慢了脚步。
  “shè击!”
  距离一百五十米,选锋团再次开火。
  已经算是老兵的蒋充瞄准了一个老贼头领,冷静地按下了扳机。只听到一声清脆的qiāng响,米尼步qiāngqiāng口和qiāng机处同时冒出火花和烟雾,前面那个老贼头领痛苦地捂着右胸,口吐鲜血倒了下去。
  蒋充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渣,有些得意。
  选锋团三轮打完,地上倒了近一千贼兵。剩下的四千贼兵便被打崩,他们再无力继续战斗,嚎叫着离开了战场,往北面逃去。
  老贼们逃亡的过程中还要承受选锋团的火力打击,又被撂倒六百多人。
  选锋团又解决了一拨敌人,又往流贼的东侧压去。
  祖宽刚才已经跳脱了贼兵的包围,回到了自己的大部队里。他骑上了自己的大马,左右看了看战场的形势。
  祖宽的兵马在阵线最东翼,他看到了东面杀过来的选锋团。
  选锋团西北面,五千迎击李植的老贼,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只剩下三千多人,扔下一地的尸体,正张皇失措地往更北面逃去,丢盔弃甲。李植的兵马沐浴在一片浓厚的黑色烟雾中,正大步往贼兵东翼的剩余兵马压过去。
  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天津的兵马就杀了一千多流贼,把五千流贼打溃了?这是什么概念?
  祖宽征战南北几十年,还从未遇到如此凶悍的兵马。
  他心下骇然,暗道此战若胜,李植实为首功!
  李重镇正在压迫流贼东翼的剩余兵马,却突然看到那些转去对阵李植的五千兵马败了。那五千人的旗帜本来还高高举着,一路往东面迎去,却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旗帜就全部倒了。李重镇看那些倒下的旗帜就知道,这些兵马已经溃不成军。
  李重镇心里十分震惊。要知道自己是一个副将,刚才尚被这五千兵马压得喘不过气来。李植一个防守的兵力,却能在短短时间击溃这五千人。
  这要悍勇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到?便是戚爷爷的戚家军怕也没有这样的战斗力,这天津的兵马是神兵下凡吗?
  李重镇站在战场上看着选锋营的旗帜,有些发愣。


第0098章 闯王闯将溃逃
  李植杀进胶着的战场后,形势急转直下,胜利的天平已经彻底倒向了官军。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流贼即将被李植压垮。流贼的东翼再没有能够威胁李植的兵马。被击溃了七千人后,流贼东翼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流贼西侧的九千塘马绕回来向李植发起集团冲锋,也许能够冲垮李植的兵马。但是这一战战场绵延四、五里,西侧的高迎祥李自成绕过来起码要十分钟,在这段时间内李植的兵马肯定能把流贼的东翼shè崩。流贼的东路一崩,整个流贼阵线要不了多久也会崩溃。
  时间在官军一边,流贼的失败,已经注定。
  所有流贼都看向了西边,看向了他们的大首领,希望闯王闯将拿出良策改变战场形势。
  关键时刻,高迎祥和李自成展示出了他们最拿手的本事——逃跑。
  高迎祥和李自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