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1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江南的殷殷太平。若是圣上如此急促突然变法,恐怕江南要生大乱兴大变,不知道多少人要人头落地,不知道多少忠臣要变成逆贼。”
  “圣上,你不能听齐王的一面之言啊!齐王之法可施展于天津一地,断不可施展于江南全境!”
  “天下万万读书人的忠诚,全在天子的一念之间啊!”
  喊着喊着,董有为已经是涕泪横流,泣不成声。
  董有为这一跪,朝堂上的文官们扑通扑通全跪了下去。
  老进士们一个个眼泪鼻涕,在地上长跪不起。有的人不停地磕头,有的人大声朝天子哭诉,场面顿时一片乱哄哄的,许久都没法安静下来。
  像张步凉那样来硬的不行,文官们就来软的。
  动江南士绅的免税权就是要士绅的命。没有了免税权,士绅们怎么接受土地投献?没有土地投献带来的地租收入,士绅们一大家子人怎么养活?
  作为士绅的代表,作为士绅的一员,进士出身的官员们就是拼了xìng命也要阻拦。
  朱由检看着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文官们,吸了一口气。
  他转头看向了崔昌武。
  “辅臣,如何?”
  崔昌武皱了皱眉头,觉得天子这一句话把所有的压力都jiāo到了自己身上。
  难道天子不准备在江南变法了?
  但是即便天子不准备变法,齐王也是要在江南变法,将被士绅盘剥的江南百姓解救出来的。
  崔昌武大声答道:“齐王之法可推行全国,绝无江南江北之区别!”
  地上所有的文官刹那间都停止了哭泣,死死盯着崔昌武,满眼的愤怒仇恨。
  朱由检吸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崔阁老如此说了,想必齐王也是一样的意思。在江南变法一事就定下来了。人员调配,具体施行由辅臣全权负责。”
  崔昌武拱手一礼,说道:“臣遵旨!”


第0995章 情报
  吴应熊狼狈地跳上了巴达维亚的码头,看了看这座红夷的港口城市。
  巴达维亚并不大,码头上面只停着几艘荷兰战舰、十几艘荷兰商船和十几艘大明帆船。此时还是六月,南风尚不稳定,从大明来的商人们依旧滞留在巴达维亚的码头上,等待着八月份返航的日子。
  吴应熊扫视了一眼码头,看到好多汉人在往红夷和大明的商船上装货物,一个个面黄肌瘦,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倒。而这些瘦弱的汉人奴工背上却扛着沉重的货物,一脚深一脚浅地往船上搬运。
  手上拿着皮鞭的爪哇土著则明显地位高一些,时不时用鞭子在地上抽打,吓唬那些搬运东西的汉人。
  吴应熊诧异地朝身边的海商问道:“刘叔,怎么这些土著拿着皮鞭抽打汉人?”
  吴应熊身边的海商看了看那些搬运工,皱眉说道:“少将军,那些搬运工都是红夷从福建和广东沿海抓来的奴隶。前些年李植还没有兴起的时候,红夷每年都派舰队袭击大明的东南沿海,抓到的汉人就送到巴达维亚来做苦工,做奴隶。”
  “这些汉人做事没有酬劳,唯有一日两顿半饱的饭,在码头上累死为止。每年都有两、三成的汉人累死病死在巴达维亚。这些年红夷被李植打怕了不敢去东南沿海抢奴隶,巴达维亚的人力是越来越紧张,这些还活着的奴隶也越来越辛苦了。”
  吴应熊听到这话,愣了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好半天,他才悻悻地问道:“刘叔,红夷会如何对我们?”
  吴应熊是吴三桂的儿子。吴三桂死后,李植诛吴三桂九族,派韩金信的人南下抓捕吴家人。但是吴应熊逃得快,从南昌一路策马逃到了广州。在广州他找到了吴三桂派驻在那里联络荷兰人的使者刘信,也就是他称为刘叔的这个海商,坐海船逃到了巴达维亚。
  然而没想到到了巴达维亚,第一眼看到的竟是汉人奴工的悲惨境遇。吴应熊被吓到了,开始怀疑投奔红夷的下场。
  刘信叹了口气,说道:“少将军,这红夷对我们汉人是最残暴的。原先我们得了红夷的好处自然就不去管这些事情。如今少将军你来投奔红夷了,当真要小心一些。说话做事都要谦卑一些,千万别触怒了那些红夷军官。”
  “李植追杀吴家九族,如今李植的势力又遍布南洋,如今这些地方少将军你都不能容身了,只有投奔红夷这一条道。我们如今也只能希望红夷仗义,能给我们一条活路了。”
  吴应熊站在码头上,一时间觉得满腹的悲怆,低头难受了好久。
  刘信陪吴应熊站了一会,看到一个爪哇土著拿着鞭子走了过来。刘信赶紧催促吴应熊:“少将军,这码头上不能久立,我们还是快去荷兰人的官厅里报告吧。”
  吴应熊慌张地看了看走过来的爪哇监工,不敢再呆在码头上,赶紧跟着刘信往红夷的棱堡那边走去。
  两人快步走到了那座棱堡前面,刘信用荷兰人给的文件通过了三层卫兵盘查,进入了荷兰人的棱堡。一个红夷书记官把两人带到了一件干净的会客室里,然后就兀自离开了。
  两人站在那会客室里也不敢坐,就巴巴地等着红夷人的召见。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一个微微发胖的高大荷兰人带着两个侍从走进了这间会客室。
  刘信赶紧跟吴应熊说:“这就是巴达维亚总督库恩。”
  库恩走进房间里,打量了吴应熊一眼,说道:“你是吴三桂的儿子?”
  吴应熊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说道:“总督大老爷!我是吴三桂的长子吴应熊,我爹和你们一起攻打李植,战死在大明京城了!”
  听到身边翻译的转译,库恩皱了皱眉头,显然吴应熊又提醒了他一次荷兰人的战败,这让他心情很不好。
  他傲慢地抬起了下巴,说道:“那么你来巴达维亚做什么呢?”
  吴应熊眼巴巴地看着库恩,说道:“我无路可走了,是来投奔……”
  然而他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刘信打断了。刘信陪着笑,大声说道:“总督阁下,少将军是从万里之外跋涉过来,将北京城下那场大战的情报提供给总督的。”
  刘信知道,如果吴应熊对荷兰人没有价值,会立即被库恩轰出巴达维亚。如今吴应熊唯一能做的事情是将京城那一战的经过描述给荷兰人听。
  听到这话,库恩来了兴趣。
  “我们确实对那一战的细节十分感兴趣。”
  他决定在吴应熊身上花一些时间,坐在了椅子上,问道:“为什么江北军拥有那么先进的武器,却还是敌不过李植的虎贲军呢?”
  吴应熊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北京那一战,但在南昌和好几个逃下来的校尉聊过,知道那一战的经过。
  “总督大人!李植的武器越来越可怕了,他造出了会自己行走的钢铁战车!”
  库恩愣了愣,问道:“钢铁战车?”
  “正是钢铁战车!这些战车尾巴上喷着浓烟,身上披着重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