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1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红官袍,手持牙牌,一脸严肃地走到了朝堂上。
  显然,在上朝之前崔昌武和天子还私下商量了一些事情。
  看到李植的妻弟崔昌武这副做派,朝堂上的文官们恨得牙痒痒。然而李植的兵威在那里,却没有一个人敢对李植的妻弟出言不逊。
  实际上,因为崔昌武代表李植站在天子身边,众官眼中的天子都份量重了些。
  朱由检看了看各怀心思的文官们,冷笑了一声。他一甩龙袍前襟,身子一转坐到了御座上。
  鸿胪寺的官员等天子坐定了,一甩净鞭唱道:“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崔昌武上前一步,大声唱道:“新任礼部主事吴知敢、户部郎中冯留山等十二人在家中妄议朝政,jiāo游朝廷官员污蔑朝廷新法,其心可诛。臣请天子拿下此十二人,jiāo由东厂审问盘查!若无差错,诚宜处斩!”
  说完这话,崔昌武就朝御座前的太监手上递过去一份名单。
  听到崔昌武的话,朝堂上的官员们眼睛一瞪。
  吴知敢这些天确实嘴巴不干净。他到了京城后被分配到最没有油水的礼部,做的又是最没有权力的主事,每天怨声载道。他确实找了十几个同年的老友发了发牢骚,说了新法的几句不是。
  这十几个人确实说话比较激进,说要阻止天子在江南变法。
  但那也不至于处斩吧?一下子杀十几个人?
  这崔昌武也太狠了吧?和李植学的?
  他是拿吴知敢这十二个人立威?
  众官们面面相觑,有心想出来救这些人,却被崔昌武和朱由检的气势吓到,一时都有些犹豫。
  朱由检看了看崔昌武的名单,脸色一沉,说道:“无知老叟胆敢议论新政,王德化何在?”
  “奴婢在!”
  朱由检将手上的名单朝王德化一扔:“去千步廊,将吴知敢等十二人擒下。若无差池,便按次辅的话,将这些人斩了!”
  “奴婢遵旨!”
  听到朱由检的话,朝堂上的文官们一时噤若寒蝉。
  天子废了大明朝几百年的传统,开始因言罪人,这是要做什么?
  要在江南均田赋?
  果然,崔昌武抛出了那一分名单后,接着说道:“变法大事,关系天下亿兆百姓的温饱足食。如今时机已经成熟,臣请在江南推行新法,均田赋,开法庭。”


第0994章 压力
  崔昌武的话像是一勺冷水浇进了一锅热油中。
  顿时,整个朝堂上zhà开了。
  文官们怒目相视,看崔昌武宛如看到无耻仇寇,恨不得上去手刃这个内阁次辅。
  新任兵部尚书张步凉原来是四川巡抚,在四川待了十几年,和当地的士绅们相得甚欢。他此时听到崔昌武的话,眼睛一瞪,站了出来。
  “臣以为,江南变法一事不可行。北方和江南地理不同,风俗不同,人情不同。在北方获得成功的变法在南方可能变成恶法。”
  “南方的士绅大多数书香传家的世族,以仁义为本。这些世家待佃农颇善,绝不会盘剥百姓。所以这些年南方虽然灾年不断,却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流贼作乱。”
  “天子的新法,断不能轻易铺展到江南去,否则一定会激起大规模的民变。”
  崔昌武皱了皱眉头,朝张步凉说道:“以尚书的意思,这士绅逃避田赋,接受投献帮助他人逃避田赋,向小民收取本不该有的地租,将天下膏腴尽聚于自家门庭,让朝廷的税收一年比一年低,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了。”
  张步凉被崔昌武噎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崔昌武骂道:“治大国如烹小鲜!这朝堂之上皆是饱读诗书的大儒,个个都是进士出身,你一个秀才知道什么?”
  听到这句话,张步凉身后的文官们一个个兴奋得眼睛发亮。他们恨代表李植的崔昌武入骨,此时听见张步凉骂崔昌武出身,都觉得痛快无比。
  东阁大学士张光航听到这句骂,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张尚书,崔阁老是天子任命的内阁大学士,是齐王推举的贤才,你岂能因为出身……”
  然而张光航的话还没说完,礼部尚书杨尚贤就站了出来,说道:“治国不同于治家,治家所需唯有一杆秤,一把尺,再有一根戒木便可。但治国需要的学识见地,非饱读经史的苦读之士才能知道分寸。”
  “崔昌武童生出身,年不过三十,治家尚可。治国,实在有些勉强。”
  听到两个尚书跳出来赤luǒluǒ攻击崔昌武的出身,朱由检脸上一沉。
  坐在御座上,朱由检一言不发。
  崔昌武却是被两个尚书骂得面红耳赤。
  他缓缓说道:“齐王在天津尽用寒士治理地方,一镇九省打理得繁华富庶,丝毫不见什么乱子!我看天津的中学生比你们这些大儒治理的水平高得多!”
  听到崔昌武的话,张步凉和杨尚贤对视了一阵,都有些语塞。
  崔昌武一挥官袍袖子,大声说道:“圣上,兵部尚书张步凉和礼部尚书杨尚贤都曾在地方上组织捐募活动资助江北叛军,罪大恶极。此番前罪未洗,二人又在京城串联活动,试图阻止圣上在江南均平田赋,罪不可赦!”
  “臣请圣上拿下二人,押入东厂大牢中细细审问。”
  听到崔昌武的话,张步凉瞪大眼睛一吹胡子,大声喝到:“崔昌武,你一个黄齿小儿敢拿老夫?老夫在四川十几年,你拿了老夫,不怕整个蜀地尽举反旗?”
  崔昌武冷笑一声,说道:“本官不才,有齐王十几万虎贲军为援。我便要看看,四川的地方军镇有没有挑战虎贲军的勇气。”
  张步凉眼睛一瞪,猛地朝崔昌武一指,说道:“你……你!”
  崔昌武拱手朝天子一礼,说道:“圣上,此二人名为官,实为反贼。不拿下二人,恐怕天下没人服天子的变法。”
  朱由检看着崔昌武,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王德化看到这个点头,把心一横,带着东厂番子就冲了上去,把目瞪口呆的张步凉和杨尚贤拖了下去。
  朝堂上的文官们顿时傻了眼。
  崔昌武比他们想像得更凶残。
  仗着李植的支持,这崔昌武比天子更急着在江南变法啊。
  现在的局势看下来,李植比天子更想在江南均田赋。天子均田赋是为了增加税收减少叛乱,而李植和崔昌武均田赋纯粹是为了将士绅吞下去的膏腴还给贫苦农民。
  天子的变法还可以商量,天子尚需要文官们治国,需要忠孝的书生们维护整个统治秩序。而李植和崔昌武的新政完全是没有一点余地。
  李植什么都不需要。在李植的眼里,只有铁血大兵和公平正义,完全不把文官士绅的既得利益放在眼里。
  文官们对视了一阵,顿时一个个愁云惨淡。
  新任阁老,文渊阁大学士董有为一甩官袍前襟,扑通一声在朝堂上跪了下去。
  “圣上!圣上!我大明三百年以士大夫和皇家共治天下,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