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1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营是在城外的。不过李兴有心炫耀一下武力,所以准备带两万骑兵进城游街。
  两万骑兵在官道上扬起无数灰尘烟土,碎石乱飞,呛了路边的士绅和文官一脸。
  那些文官们本来是要迎接李兴的,没想到李兴转眼间就冲了过去,见都不见文官们一面。这些文官们除了吃了一嘴巴的土灰,什么都没有等到。
  南京吏部尚书叶尚翰看见千军万马从道路上冲过来,吓得往后面连退几步,在官道旁边的石头上绊了一跤,摔了个仰面朝天。
  他已经五十多岁了,这一跤当真摔的是骨头散架。
  其他的官员们也都是慌张后退,赶紧给疾驰而来的骑兵们让出空间,生怕被虎贲军的铁蹄踩死。
  官道两侧的文官士绅们顿时乱成一片,好不狼狈。
  不过南京的官员们虽然被李兴轻视,却丝毫不敢轻视李兴。应天府知府呆呆地看着那骑兵洪流一眼,就撩着官袍前襟跑到了乐队面前,大声喊道:“大军入城!吹起来!吹起来!”
  热闹的锣鼓声顿时在城门处响起,和滚滚入城的铁蹄声汇合在一起,别有一番风味。
  ……
  长沙府茶陵州知州衙门三堂内,附近几个州县的地方主官再次聚到了一起。
  不过和上一次的同仇敌慨比起来,这次的众官就有些灰心丧气了。三堂中的气氛,可以说是灰蔫蔫的。
  益阳县知县唐通临摇头说道:“想不到李贼竟真的出手帮助皇帝控制江南。李贼这两万骑兵往南京城中一放,江南万马齐喑。”
  众官听到唐通临的话,纷纷摇头叹息。
  这李植当真是天下文官的死敌。文官和天子较劲,他也要chā一脚帮助天子。
  醴陵县的知县吴知敢撇了撇嘴,说道:“我听南京的友人说,这李植的亲弟弟李兴现在驻扎在南京,好大的架子。南京的官员上门求见,上至南京留都的尚书九卿,下至应天府的地方主官,他李兴没一个见的。”
  “李植的兵马入江南,南京的文官们战战兢兢,生怕李植哪天一个不高兴就掀起江北军的账清算南京的官员,都想讨好李兴。有送银子的,有送美人的,有送玉帛的。但这李兴忙着打猎练兵,愣是让南京的官员们全部吃了闭门羹。”
  “这李兴的两万骑兵往南京一摆,形势大不一样啊。恐怕要不了多久,李兴就要抓抗命的官员了。”
  众官对视了一阵,眼睛里都有些惊惶。
  茶陵州知州丁又贵叹了口气,说道:“已经开始抓了,最新的消息,应天府句容县知县孙庆元因为拒绝入京为官,被李兴抓进了虎贲军军营。据说李兴让人用鞭子抽这孙庆元,活活抽死了。”
  用鞭子活活抽死?
  那死的得有多惨。
  听到这丁又贵的这个消息,三堂中的文官们顿时骇然变色,一个个都神态慌张起来。


第0993章 立威
  善化县知县突然恶狠狠地说道:“这李植是想置江南的士绅于死地!如果我们江南的文官们畏惧后退,恐怕天子下一步就是在江南均平田赋,设立法庭了。”
  醴陵知县吴知敢恼怒地说道:“这江南又不是李植的领地,李植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些。”
  益阳知县唐通临无奈地说道:“如今天子聘李植的妻弟崔昌武为内阁次辅,总揽朝政。可以说是将一半的朝局jiāo到了李植手上。”
  吴知敢说道:“即便如此,他李植也不该处处和我们士绅死斗。他在自己的领地上均平田赋是为了税收,尚有个理由。他在天子管辖的土地上和我们士绅死斗是为什么?和天下的士绅有仇么?”
  众官沉默了一会,心里都对李植的行为恨之入骨。
  吴知敢大声说道:“虎贲军只有两万人,而江南的几十万地方营兵和卫所军都听我们的,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联络各地的要员,调兵攻打虎贲军。”
  在明朝后期,地方上的军镇、卫所不但将领是文官们提拔的,而且平日里兵饷粮草全部依赖文官们拨划。这么多年下来,地方上的兵马可以说完全听文官调遣。
  所以江北军北上的时候,可以把山西和北直隶的地方军全部聚拢。
  江南的文官们因为这一层缘故,敢和天子对峙。如果天子派东厂番子到江南来拿人,江南的文官有把握调集地方将领的兵马杀了东厂番子。
  不过虎贲军来了,就完全不一样了。
  三堂中文官们此时对视了一眼,没有一个人支持吴知敢的话。
  地方上的将领都是兵痞一样的人物,虽然依附于文官,但都是没什么信义的。江北军能挟持地方军北上攻打京城,那是在士绅们力量处于上风的时候。如今虎贲军出兵了,地方上的将领们却不傻,哪一个会去死磕天下第一强军虎贲军?
  虽然南京只有两万虎贲军,但是在一镇九省还有十几万呢。就是江南的全部营兵和卫所军一起上,也不是虎贲军的对手。
  此时文官们如果想调集地方军对抗虎贲军,恐怕调集出来的兵马走着走着就一哄而散了。
  唐通临看着咬牙切齿的吴知敢,叹了口气。
  李植一chā手这件事情,江南的文官们就必败无疑了。
  唐通临拱手说道:“盖了崔昌武大印的吏部文书前几天又到了老夫的官衙,老夫不敢怠慢,明日便赴京做京官。诸位,老夫告辞了。”
  丢下这句话,唐通临就自顾自离开了三堂,出衙门去了。
  唐通临一走,其他的地方官们纷纷站了起来,他们一个个都朝茶陵州知州丁又贵拱手告辞。
  最后丁又贵也借口家里有事,离开了三堂。
  吴知敢张大嘴巴,看着同僚们一个个走了,最后只剩下善化县知县和自己两个人。
  善化县知县咬了咬牙,说道:“此时李贼势大,我们且避他一避,暂且应征入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李植总有翻船的一天。”
  说完这话,他也一挥袖走了。
  吴知敢在三堂中呆立了一分钟,叹了口气,瞪着眼睛走出了知州衙门。
  ……
  崇祯二十五年六月初三,皇极殿上的早朝,从各地征调来的文官们站满了朝堂。
  李兴两万人入驻南京后,江南的文官们一个个都识了时务,北上入京了。
  到了京城,在两万京营新军和几千东厂番子的控制下,这些地方官一个个都要听天子的。
  而江南的地方主官,则被朱由检全部换成了在北直隶和山西cāo作过变法的文官。虽然不能保证这些官员绝对的忠诚,但至少曾经服从过,比江南的文官们就好调遣多了。
  此时的朝堂上,东厂的番子们摁着绣春刀站在两侧,对着手持牙牌的京官们虎视眈眈。即便江南来的文官们一肚子坏水,也没有一个敢在朝堂上泼出来。
  许久,天子朱由检才从皇极殿的后面走了出来。
  朱由检的身边,华盖殿大学士,内阁次辅崔昌武穿着正一品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