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1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不掉,在地方上实力已经超越朝廷。如今朝廷的首辅也让齐王的人来做,天下人会怎么想?”
  王承恩躬身朝朱由检拱手,说道:“让齐王的人做了首辅,天子不怕,天下人却怕。奴婢就怕天下的人才人物像百川汇海一样投入齐王门下,届时世人只知道齐王,不知道朝廷啊!”
  朱由检看了看王承恩,吸了口气。显然,天子也确实在担心这个问题。
  毕竟这是内阁首辅,是执掌天下的内阁之长,不是吏部尚书。
  王德化想了想,说道:“圣上既然担心李植权势过重,不如就和齐王商量商量,这派来的人就不做首辅了,便当个内阁次辅。”
  “首辅的职位,以后就空悬着,不设了。”
  按明代的规矩,首辅若在,内阁以首辅为长。首辅若不在,以次辅领事。所以王德化说不再任命首辅,将次辅职位jiāo给崔昌武是给了崔昌武首辅的权力,却不给他首辅的职称。
  无论如何,内阁次辅的威权还是远低于首辅的。这样一来,可以让李植的权势看上去不那么扎眼。
  朱由检想了想,转头朝王德化问道:“这个崔昌武是个怎样的人物?”
  王德化拱手说道:“崔昌武是李植的妻弟,目前在天津做纪检组总长。听说是个明事理的人物。”
  “纪检组总长?”
  “齐王的纪检组专掌风纪台谏,便是都察院左都御史一样的职位。”
  朱由检沉思了一会,说道:“原来是个御史。”
  想了想,他说道:“此事事关重大,马虎不得。”
  “让崔昌武来一趟京城,朕要亲自见见他!才能做决定。”
  ……
  齐王府的怡宁宫中,崔昌武坐在崔合面前的椅子上,笑道:“姐姐莫要担心,这是好事。”
  崔合抱着小儿子李荣,摸了摸李荣的鬓角,说道:“好事确是好事,只是我听说京城中的规矩和天津大不一样。那边讲究出身讲究资历,你终究只是一个秀才,京城里的官员一个个都是老进士,我怕你去那里被人排挤。”
  崔昌武笑了笑,说道:“姐姐莫忧,愚弟虽然只是一个秀才,但愚弟的背后是王爷。就凭这一点,那些文官们也要一个个上来巴结愚弟。愚弟只担心到了京城风头太劲抢了天子威风,倒是不担心会受人排挤的。”
  崔合说道:“怕你是怕你的,但是心里排斥你也是有的。就怕到了关键时刻,那些文官给你下绊子。”
  崔昌武想了想,说道:“姐姐放心,愚弟会小心的。”
  崔合想了想,又说道:“弟弟,你这次到了朝堂上不是去抖威风的。你凡事要多顺应天子的心意,不能为了天津的利益处处和天子针对。”
  “这些年你姐夫平步青云,把天津的事业发展成这么大的一镇九省,如今连南洋都打下来了。姐姐这些年唯一担心的就是天津和朝廷的关系。”
  “这异姓王终究是不合体统的。今天你姐夫能坐得住,却不知道我儿李欢能不能坐住。”
  “你姐夫是星宿下凡,处处人心向背。他在的时候天下百姓都向着他,自然是无忧无虑的。然而他若是不在了,朝廷会不会卷土重来废了天津?会不会记恨李家人的飞扬跋扈?会不会追杀我们母子?我日日担心的,就是你姐夫百年之后,李欢能不能维持住天津的人心。”
  “所以你这次到朝廷去,你要多给些好处给朝廷上的大臣,多尊重天子,让朝廷看上去体面。你如果在朝廷中能建立起一些根基,拉拢一些大臣真心跟着你,以后你外甥继承了王位后也算是朝中有人,也算是有一个大的助益!”
  “到时候天津内部有叔叔李兴帮衬,外部有你这个舅舅扶持,李欢这个不合大明体统的异姓王位才能坐得住。”
  “否则到时候人心一散,都去巴结天子去了,天津就垮了。”
  崔昌武看了看崔合,觉得自己的姐姐平日里虽然什么都不管,看上去甚至有些稀里糊涂,实则是个明白大事的人。
  平日里什么都不管是因为不用管,是因为李植已经把事情办好了。但对于关键的事情,姐姐却是心细如发。
  崔昌武拱手说道:“姐姐放心,崔昌武这次带着天津的资源去京城闯dàng,一定为姐夫,为李欢闯出一片天地出来。”


第0991章 答对
  崇祯二十五年五月十一,朱由检在乾清宫见到了崔昌武。
  崔昌武恭敬地朝天子行了一个跪礼,听到免礼的声音,才站了起来。
  “赐座!”
  崔昌武拱手说道:“臣不敢!”
  朱由检见崔昌武十分拘谨,一点没有依仗李植的权势而跋扈,十分满意。他抚须说道:“崔相公何方人士?”
  崔昌武答道:“天津卫城人士,和齐王是一个街坊长大的。”
  朱由检点了点头,上下打量着崔昌武。
  “崔相公的样貌不凡,如此英武,做我大明的辅臣倒是撑得住场面。只是看上去年轻了些,少了些上位者的威严。”
  崔昌武笑了笑,说道:“圣上明鉴。为人臣者以才取,不敢言威。齐王常教导我们,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让百姓得利了,让国家富强了,这官便是好官。只要是一个好官,便是没有一丝官威,也能取人心。”
  朱由检倒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琢磨了一会儿,哈哈笑了起来。
  “这么说,天津的官员们不图私利?都是为百姓劳碌的?”
  崔昌武拱手说道:“在天津,以前还有一些自私自利的官员。不过自从臣做了纪检组总长后,抓了几十个人,硬是把牟私利的屑小都震慑住了。如今天津的官员不说个个大公无私,但敢中饱私囊的没有了。”
  朱由检抚须看了看崔昌武,似乎是在琢磨崔昌武的话。
  许久,他才说道:“我大明的辅臣虽无前朝宰相的权,却有宰相的职责!若我以崔相公为辅臣,这大明该如何治理。”
  崔昌武听到天子说辅臣,而不说首辅,琢磨了一会。然后他拱手说道:“如果天子以臣为辅臣,臣首先要做的是在江南均田赋。”
  “所谓民富国强,士绅不纳田赋盘剥百姓,是我大明的蛀虫。只有断了士绅盘剥百姓血汗的渠道,百姓才能富裕。百姓富裕了就不会跟随流贼造反,朝廷也能收得到税收,才能养兵。”
  “所以臣若为辅臣,第一件事情就是敦促齐王发兵南京,落实在南京驻兵两万的事情。而且这南京的兵马必须是骑兵,要保证能日行百里,能最快速度杀到江南的任何地方,抓捕违抗圣旨的jiān佞。”
  朱由检和王承恩对视了一眼,欣慰地点了点头。
  显然,崔昌武已经代替李植答应了驻兵南京的事情。崔昌武显然已经接受了不做首辅而做次辅的安排,准备督促李植出兵。
  有了崔昌武这句话,事情就成了一半。
  朱由检笑道:“崔相公如何站着说话,坐!来人,上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