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1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胡马雍是个xìng格平和的人,严格的说,他并不是一个良将。在关键时刻,他拿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
  许久,他咬牙说道:“所有士兵给火qiāng装弹,两军接触后先用火qiāngshè击,然后冲上去刀剑厮杀!”
  ……
  李老四看着道路上连绵不绝的印度士兵尸体,摇了摇头。
  四眼望去,到处都是尸体,像是河谷中的鹅卵石一样铺满了山道两侧,散发出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这条山路是在山谷中间的,地势比周围的山岭要低一些。那些尸体上流出的血液全部积在山路上,竟形成了一个接一个的血潭。
  人马经过那些血潭时候,一踩下去就是一脚的腥臭血液,令人作呕。
  印度人在这条山路两侧战死了六万多人,死伤实在是太惊人。
  按照十两银子一个印度并的价钱,这次李老四要发六十万多两银子赏钱下去。
  不过能打败莫卧尔帝国,这些银子也是值得的。
  踩着尸体和积血,义字营和武士军的士兵们雄赳赳地往前前进,要追击只剩下十二万人的印度军队。
  如今士兵们都彻底理解了手上霰弹qiāng的威力,他们对打败十二万印度军队信心十足。
  现在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印度人弃了辎重粮草一哄而散。那样的话李老四就抓不住他们了。
  前面跑过来几个斥候,快马骑到了李老四跟前。
  “伯爷!印度人没有逃,迎着我们攻过来了!”


第0985章 抚恤金
  山谷中,十二万印度士兵和李植的十一万士兵攻到了一起。
  李老四看不到战场的全貌,这缅甸的茂密山林拦住了他的视线,让他能观察的范围只限于周围的二十米。再远一点的战斗,就被密密麻麻的树干遮住了。
  李老四能做的就是让号角手一次次吹响号角鼓舞全军。同时让中军的鼓手奋力敲鼓,让那嗵嗵的鼓声激励将士们奋勇冲杀。
  回应李老四的,是战场上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的qiāng声。
  印度人这次也使用了火qiāng。他们抓着火qiāng冲到了义字营和武士军的前面,试图用火qiāng和李植的南征大军对shè。
  不过他们显然没有搞清楚状况。
  使用长柄的火器在十米距离上shè击,命中率是极低的。因为敌人不是静止不动的,义字营和武士军看到这边在shè击,往往会快速朝两边横向挪动。这样的情况下,李植的士兵每移动半米、一米,印度士兵就要将几斤重的步qiāng转动十几度。
  这样快速的角度转动下,命中率极低。
  qiāng管越长,qiāng身越重,移动角度越艰难,命中率就越低。
  所以在后世的巷战中,歹徒和警察往往都使用手qiāng杀敌,没人会不知死活地在狭窄地形中使用长柄步qiāng,就是这个道理。
  然而印度士兵却没有选择。他们没有手铳,只能在近距离使用笨重的步qiāng,试图用这种武器拉近和明国士兵之间的武器差距。
  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过山猫看到对面一棵大榕树下面冲出来三个印度士兵,骂了一声娘,赶紧往旁边的地上一滚。
  “啪啪啪!”
  三发子弹打在过山猫滚过的地面上,打得攀枝错节的榕树树根一片木屑飞舞。
  过山猫从地上站直,伸手就往前一qiāng。
  “轰!”
  巨大的霰弹弹花shè了出去,覆盖了直径一米多的距离。对面的印度士兵虽然试图躲避,但却根本躲不开那巨大的着弹范围。最中间的那个印度士兵中弹了,身上飙出了一片血雾,惨叫着倒在榕树下。
  大麻子从一棵盐巴树后面冲了出来,对准对面的印度士兵同样就是一qiāng。
  他没能对准目标,霰弹打在了榕树上,打得那棵老榕树的表皮全部变成碎渣飞溅出来,露出里面的黄色树干。
  不过跟着大麻子冲出来的一根葱打准了。
  “轰!”
  试图冲上来的两个印度士兵立即倒下了一个。似乎是被打破了咽喉,那个士兵使劲用手抓着他的喉管,在满是落叶和树根的地上翻滚挣扎。
  最后一个印度士兵丢掉了手上的步qiāng,拔出波斯弯刀,冲上来就往大麻子脑袋上砍去。
  大麻子拔出自己的范家庄大钢刀,一刀挡住了印度兵的弯刀。
  满地爬突然大喊了一声:“大麻子,让开!”
  大麻子听到这句话猛地往旁边一扑,倒在了地上。
  距离五米,“满地爬”端着霰弹qiāng“轰”一声朝那个挥刀的印度兵shè去,顿时把他打得千疮百孔不chéng rén形。
  满地爬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打死的这个印度士兵,看着他一点点倒下去,兴奋得哈哈大笑。
  “大麻子!看你满地爬爷爷多威风!”
  大麻子往前一瞥,突然大吼起来:“躲开!”
  “啪”一声脆响在前面响起。
  一个印度士兵躲在榕树树干后面,朝满地爬打了冷qiāng。
  大麻子和过山猫睁大了眼睛,看着满地爬,希望满地爬没被打中。
  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满地爬中qiāng了。他痛苦地捂着肚子,被剧痛压倒,一点点倒了下去。
  “大海碗”猛地冲了上来,朝那十米外的榕树树干就是一qiāng。
  躲在那里的印度士兵立即被笼罩过来的霰弹弹花打伤了,脑袋上被刺入了好几片钢渣,捂着脑袋在地上翻滚起来。
  不过战斗才刚刚开始,更多的印度士兵从榕树后面冲了出来。而义字营这边,也由大量的士兵从树林深处杀出来。在这十几米的战场上,双方的士兵举着步qiāng和霰弹qiāng激烈对shè。
  大麻子冲到了满地爬的身边,看了看满地爬的伤口。
  “大……大麻子,我不行了。我是……我是河南府嵩县王家村的,我家里老母没人照料。我死了以后,你帮我把我的抚恤金……抚恤金带回村里去……让我娘能吃上一口饭……”
  大麻子大喝一声:“这是火绳qiāng打的,你还有救!”
  滑膛火绳qiāng的弹丸是圆形的,不会旋转,不会像线膛qiāng子弹那样搅碎人体内的器官。如果中弹者运气好的话,这铅弹入体后没有碎开,还是能用简单手术取出来的。
  “大海碗!你背满地爬到医疗组!”
  大海碗吆喝了一声,冲过来一把将满地爬背在了背上,大步并小步地就往后方走。
  大麻子飞快地给霰弹qiāng上弹,嘴巴上骂咧咧地说道:“贼妄八!”
  一个高大的印度士兵举着弯刀冲到了大麻子的五米内,举着弯刀就要砍大麻子。
  大麻子对准那个印度士兵,猛地开火了。只听到轰的一声,那个印度士兵脸上和胸口都变成了血红一片,发出了撕心裂肺地惨叫。
  往后退了几步,他往地上一倒,就没有了动静。
  但前面又有两个印度士兵冲了过来。
  关键时刻,大麻子身后的一个日本武士哇哇叫地冲了上来,他轰一qiāng打死了一个印度士兵,然后就拔出短刀肋差,和印度的士兵近战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