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0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个八万人的军队。他一路往西面逃,却一路看到的都是追杀印度士兵的明国霰弹qiāng兵。道路上的印度士兵狼狈奔逃。而明国士兵则疯狂地朝道路上的溃兵开qiāng。
  他看到十几个明国士兵站在道路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举着霰弹qiāng朝道路上的溃兵乱shè。而道路上的印度士兵早就丢弃了武器,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后面的士兵踩着前面士兵的尸体,只拼命地往西边逃。
  更有一些印度士兵觉得走道路是没法生还了,转而往道路两边的山林深处逃。此时一切都是为了活命,他们已经不考虑如何逃回大军中了。
  这八万人,已经完全带不回去了。
  这个王公不知道回去以后胡马雍会如何惩罚自己。莫卧尔帝国的皇帝虽然是帖木儿的后裔,但上层贵族全是波斯和中亚人,各种规矩都是按波斯的传统来。胡马雍会不会按照波斯的传统,把自己杀死后挂在城墙上?
  他只觉得手脚冰凉,骑在马上有种控制不住坐骑的感觉。
  一群武士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盯上了这个盔甲华丽的旁遮普王公。
  他们从树林里冲了出来,端着三十几把霰弹qiāng冲到了王公的亲卫旁边,对着亲卫一顿怒shè。
  “轰轰轰!”
  那些亲卫们早就胆战心惊,此时被这些霰弹一shè,顿时崩溃了。亲卫们弃了他们的王公,撒腿往山林中逃去,希望能在那密林中找到一条生路。
  在王公惊慌的目光中,三名武士冲到了他的面前,举着霰弹qiāng就朝他shè击。
  “轰!”
  王公身上穿的是带钢板的锁子甲。这种锁子甲胸前、肚子和大腿上都覆盖着大块的钢板,足以屏蔽霰弹qiāng的钢渣。但是再好的钢甲也有暴露出来的地方,比如盔甲正面的脸庞。
  旁遮普王宫只觉得脸上一凉,一只眼睛就被钢渣shè瞎了。
  眼睛中传来的剧痛让他失去了反抗能力,他捂着眼睛蜷缩在马上。
  一名武士将霰弹qiāng抵在了他的左腋下,轰一声摁响了扳机。
  那个位置没有钢板保护,锁子甲立即被霰弹qiāng打碎了。这个旁遮普王公的左腋不知道被多少碎钢渣刺入,心脏刹那间就被钢渣割成了碎ròu。他瞪大了唯一还能睁开的左眼,惨叫了一声,从高大的坐骑上摔了下来。
  在地上抽搐了一下,他就失去了生命。


第0984章 良将
  胡马雍看着不断从前面道路上逃下来的溃兵们,脸色铁青。
  这是莫卧尔帝国难以承受的失利。
  八万来自中亚的印度征服者,转眼就被李植的兵马全部打掉。活着逃回来的只有一万多人,这些溃兵一个个丢盔弃甲草木皆兵,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要知道这些兵马全是莫卧尔各邦的精锐,当年胡马雍的祖宗就是靠这些职业军人的先辈征服了整个印度。
  印度之所以被来自中亚的莫卧尔贵族统治,之所以地方上的印度土著丝毫掀不起风浪,就是因为这二十万精兵在镇压着。
  然而转眼间,二十万人就失去了七万。另外还有一万人无法再战。
  胡马雍和李老四的战争,从二十万对阵十一万,变成了十二万对阵十一万。从人数上看,胡马雍已经没有了优势。
  就连指挥这八万先头部队的旁遮普王公都没有回来,显然是阵亡了。这个王公是胡马雍麾下最重要的统帅之一,是一直忠诚响应胡马雍的地方贵族……
  损失实在是太惨重了。
  胡马雍中伏了,彻彻底底地中伏了。胡马雍原先估计八万人对阵九万人,即便中伏也没有关系。没想到李植的兵马拿着胡马雍闻所未闻的新式火qiāng出来,能够在十米内一扫一大片,改写了战争的形态。
  一个王公下属的高级贵族“塔库尔”趴在胡马雍的马下,嚎啕大哭。
  他头上的尖顶头盔没有了,身上的锁子甲下面一身的汗,显然是战马被打死了,全靠双脚从道路上逃出来的。他整个人散发着汗臭味,神色慌张,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陛下,李植的武器太可怕了。我们的人一进入山林,就一个一个被那种新式武器打倒。我们的人希望冲上去ròu搏,却根本无法近身。他们一个接一个冲上来开qiāng,一扫就一大片。”
  胡马雍沉吟不语,许久才说道:“一扫一大片?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火qiāng?”
  那个塔库尔泪流不止,大声说到:“陛下,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趁现在还有十二万大军,赶紧撤回印度吧!”
  听到地方贵族的话,胡马雍面色发青。
  现在撤退?这听起来有道理,实际上根本无法cāo作。
  印度士兵一个个都穿着沉重的锁子甲,这些装甲需要辎重队运输。还有那些沉重的粮草,都使用大车用牛拖拉。十几万人带着辎重在缅甸的崎岖山路上行进,速度非常缓慢。
  从印度长途跋涉走到缅甸,现在胡马雍的兵马已经十分疲劳了。从印度攻过来时候胡马雍是进攻方,没有考虑前进速度的问题。跋涉五千里从德里攻到缅甸,胡马雍也没法使用快速机动的辎重队。
  但现在如果胡马雍战败撤退,这些沉重的装备和辎重将让胡马雍举步维艰。
  以逸待劳的明国兵马距离此处不过八十里,如果有心追杀,胡马雍迟早是会被咬住的。而辎重队一旦被李植吃掉,失去了粮草的印度大军就会彻底溃败。
  逃是逃不掉的。
  然而不撤退,又怎么对付李植的新式步qiāng?
  胡马雍看了看周围的士兵们。那些士兵们看到前面溃下来的一万人,一个个都惊惶失措,仿佛大败就在眼前。二十万人一下子损失了七万人,这战损比已经超过了三成。虽然后方的十二万人并未参加战斗,但这么大的损失也让将士们胆战心惊。
  这样的十二万人上去迎战,凶多吉少。
  胡马雍一时竟失去了方寸。
  荷兰使者韦尔特曼看了看胡马雍的脸色,在一边说道:“陛下,陛下不用担心。再怎么样的火qiāng,也终究是一种火qiāng。他们有火qiāng,我们同样有!”
  胡马雍皱眉看向了韦尔特曼。
  韦尔特曼说道:“陛下,我们同样装备了最先进的火qiāng。既然李植的兵马使用火qiāng避免刀剑厮杀,我们就让我们的士兵端着火qiāng和他们对shè!”
  胡马雍听到这个建议,没有说话。
  韦尔特曼说道:“陛下,我们可以让士兵举qiāng冲锋。先在近距离朝李植的兵马shè一qiāng,然后再冲上去拼杀刀剑。如此一来,我们的士兵杀伤力可以倍增。”
  “李植的qiāng再厉害,也是一种qiāng而已。我们有这么多新式武器,如何需要怕他?”
  韦尔特曼话音未落,前面的突然冲过来三骑斥候。
  “陛下,明国的大军追杀过来了,前锋距离这里只有六十里不到了!”
  胡马雍听到这个消息仿佛听到一个噩耗,一时竟有些目瞪口呆。
  果然,明国人开始急行军追杀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