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0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0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我们zhà死一个、两个印度兵,回河南请媒婆说媒的钱就有了。”
  过山猫听到这话眼睛一亮。他将背上的霰弹qiāng取了下来,开始装弹上yào。
  大麻子点了点头,说道:“好,所有人装弹!”
  ……
  在树林里趴了十分钟,前面道路上的印度追兵依旧是连绵不绝。
  过山猫端着自己的霰弹qiāng,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
  到后面,他已经没法用鼻子呼吸,开始张开嘴巴喘气。
  大麻子看了一眼大麻子,说道:“过山猫,你不要紧张,等下上去反正是一qiāng,你睁开眼也是打死一个印度兵,闭着眼睛也是打死一个印度兵,横竖都是十两银子。你哪怕找个再漂亮的婆娘,这媒钱也够了。”
  过山猫喘着气,正要说话,突然听到一声苍凉的号角声。
  这号角一响,山林里所有的义字营号角就全部响了起来,空气中顿时充满了杀气。
  大麻子猛地从地上窜了起来,大吼了一声:“冲啊!”
  过山猫一下子呼吸顺畅了,他一个箭步窜了出去,一边冲一边喊着:“杀!杀啊!杀一个十两!”
  满地爬颤颤抖抖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端着霰弹qiāng瑟瑟发抖。大麻子恼怒地从后面踢了满地爬一脚,骂道:“天杀的,上去,你是第二个!”
  满地爬这才踉踉跄跄地往前面跑,但跑了一会,就被一根葱和大海碗超了过去。
  前面的莫卧尔战士听到山林的号角声,愣了一会儿。
  明国人果然设有埋伏。
  不过他们自恃人多,根本不怕中伏。等他们看到从山林中冲出来的义字营士兵,就一个个拔出了波斯弯刀,举刀迎了上去。
  此时印度的士兵摆的是追击敌人的一字长蛇阵,从过山猫的角度看过去,自己这个伍占据的三米多的战场宽度上有七个印度士兵。
  那七个士兵看到了最前面的过山猫,眼睛一瞪,就全部提着弯刀朝过山猫杀过来。最前面的是一个头发卷曲的高大中亚战士。那战士穿着一身锁子甲,看上去竟比过山猫高一个头。
  若是拼刀剑,过山猫显然不是这个高大战士的对手。
  然而过山猫有霰弹qiāng。
  距离三十米,二十米,十米,过山猫将霰弹qiāng对准了最前面的那个莫卧尔士兵,开qiāng了。
  “轰!”
  霰弹qiāng的qiāng口喷出一片巨大的火花,那后坐力冲得过山猫身子一顿。一团黑色的钢砂从qiāng口中的火花中猛地喷了出去,直直朝前面的莫卧尔战士shè去。
  过山猫瞪大眼睛,想看清楚这霰弹qiāng的威力,看清楚这qiāng能不能打死对面的敌人。
  过山猫的身后,‘一根葱’和‘大海碗’同样瞪大了眼睛。
  这是第一qiāng,这霰弹qiāng到底有没有用,就看这第一qiāng了。
  过山猫无比地紧张,突然在战场上用力地吼叫起来,仿佛他的吼声可以杀人。
  “啊!”
  与过山猫同时叫起来的,是前面中弹的那个高大莫卧尔士兵。
  那个高大莫卧尔士兵和过山猫之间隔着一棵龙血树。那龙血树大概有大腿粗细,帮助莫卧尔士兵挡住了三分之一的霰弹钢渣。
  但剩余的钢渣,还是把这个士兵打得鲜血横飞。
  他的胸口被霰弹qiāng打中了,那冲击力极大的霰弹钢渣打穿了他身上的铁质锁子甲,打得他胸口一片血ròu模糊。从过山猫的角度看过去,他胸口已经彻底被打烂了,只看到飙shè出来的鲜血和模糊的烂ròu。
  这个士兵往后一倒倒在了地上,大声惨叫,在地上拼命的翻滚挣扎。
  过山猫呆呆地看着地上的莫卧尔士兵。
  这霰弹qiāng真有用。
  “十两……十两到手了!”


第0982章 差距
  莫卧尔的士兵都被过山猫的霰弹qiāng吓到了。
  这是什么武器?怎么杀伤力这么惊人?寻常的步qiāng只能打一个点,在这浓密的山林中没什么作用。然而这种步qiāng却能打一个面,根本不需要瞄准,稍微对准十几米外的敌人就打,一打就是一大片。
  这根本无法躲避。
  前面那个卷发的战士死得太惨了,被这种qiāng打中了那根本就没得救。几个莫卧尔士兵被霰弹qiāng吓得脸上发白,一下子都放慢了脚步。
  战线的其他地方,义字营和武士军纷纷对莫卧尔帝国的士兵开火了。李老四站在后面一点,他的视野被茂密的山林遮蔽,看不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但是树林里不断传出来的qiāng声和惨叫声,证明王爷的士兵正在朝敌人猛烈开火。
  李老四看了看李定国,面露喜色。
  过山猫前面,还活着的莫卧尔士兵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才从霰弹qiāng带来的震惊中醒过来。一个莫卧尔士兵眼睛一瞪,举着波斯长qiāng朝过山猫冲了过来。
  过山猫眼睛一瞪,将霰弹qiāng一扔,拔出自己的长刀准备应敌。
  关键时刻,过山猫身后的一根葱举着霰弹qiāng冲了上来,冲到了过山猫的前面,对准冲上来的莫卧尔士兵就是一qiāng。
  那一qiāng打得有些高,差一点就打飞了。但是霰弹qiāng的杀伤范围实在是比较大,即便打偏了,圆形杀伤半径的边缘也依旧zhà在了莫卧尔士兵的脸上。
  那个举着长qiāng的士兵脸上顿时变得血ròu模糊,被无数钢渣刺进了头颅。他惨叫着扔掉了长qiāng,抱着脑袋在地上咆哮翻滚。
  一根葱哈哈大笑,把霰弹qiāng高高地举了起来。
  后面的‘大海碗’冲了上来,轰一qiāngshè向了第三个莫卧尔士兵,打在了那个士兵的胸口。
  那个士兵的胸口整个被霰弹打成了ròu糊,往前冲锋的身体明显地顿了一下。鲜亮的锁子甲顿时变得千疮百孔,无数道血箭从皮甲上面的创口中喷了出来,溅得一、两米远。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然后就被剧痛吞没,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他抓不住弯刀了,似乎是想用手去捂住流血的伤口。然而手一碰到伤口,刺入身体里的钢渣便继续切割皮肤下面内脏器官,更加刺心地痛。
  最后这个惨遭重创的战士踉跄着倒退了两步,倒在了地上。
  屠杀一般的霰弹qiāng轰击此起彼伏,在整条山间道路附近不断上演。
  一个武士穿着草鞋从山林中冲了出来,对准十米外的一个莫卧尔基层军官“哈克布”开火。
  莫卧尔帝国的士兵大多是从波斯和阿富汗征召的中亚人。这些人都习惯于使用波斯样式的装备。那个哈克布头上戴着尖顶的土尔班盔,身上穿着精钢打造的锁子甲,银光闪闪。
  但在无孔不入的霰弹钢渣面前,这些盔甲都是摆设。
  钢渣刺入了锁子甲的缝隙里,直接破开皮肤突进了“哈克布”的血ròu下面。更有一些钢渣切断了锁子甲的锁链。这个军官胸口和脸面都被打成了一片血糊,刹那间就失去了战斗力。
  指挥这八万人的旁遮普王公被明国人的霰弹qiāng惊呆了。
  他身边的亲卫们一个个往道路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