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0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0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擦了擦头上的细汗,胡马雍说道:“这缅甸的山林真密啊!”
  荷兰使者韦尔特曼跟在胡马雍的身边,讨好地说道:“皇帝陛下,这山岭和树林越密集对我们越有利。李植最擅长的就是火器,但是在山林中李植的火器无法展开,战争只能变成白刃战。”
  “李植只有十万人,而我们有二十万人。只要战争变成刀剑拼杀,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胡马雍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是个xìng格极为宁静的人。他这样的人本来不该作为君主,但身上的血统却让他不得不成为一个不断对外索求的皇帝。如今,他要和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李植作战。
  不过,胡马雍认为自己必然赢下这场大战。
  不但因为二十万莫卧尔大军人数是明国人的两倍,更因为莫卧尔不是单独作战。胡马雍的身后有荷兰人,而荷兰人已经将大明的江北军和沙皇俄国拉进了这场战争。在胡马雍看来,李植正面对三方的围攻。
  根据荷兰人提供的情报,江北军集结了二十万人,是李植根本无力阻拦的。
  胡马雍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沙俄哥萨克和江北军都已经被李植打溃。
  这个噩耗一般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荷兰人的巴达维亚。但荷兰人并没有把刚刚得到的消息传给胡马雍。
  荷兰人希望无论如何有一个势力能拖住李植的扩张脚步,否则李植眼看就要打到爪哇,眼看着就要占领荷兰人的巴达维亚。
  而且单看缅甸一地的兵力对比,胡马雍也确实稳占上风。
  胡马雍带出来的兵马并不是印度人,这些兵马是印度各邦贵族的私兵,大多是从中亚杀出来的波斯人和中亚人。这些士兵都是职业战士,战斗力十分可观,使用刀剑的能力并不逊于李植的日本武士。
  而对比流贼出身的义字营,这些中亚职业军人的战斗力恐怕要高得多。
  在茂密的东南亚密林中,火qiāng的作用是极为有限的。在树木遮蔽的密林中开qiāngshè击冲锋过来的敌人,往往因为目标的高速移动打不中。而且两军一旦接触,火器就会完全失去作用。最后两军缠在一起的结果只能是白刃混战。
  所以在缅甸这样的地形上,胡马雍有必胜的把握。
  韦尔特曼大声说道:“陛下,只要打败了李植的十万杂牌军,你就是印度和缅甸的主人。”
  “我们荷兰人会继续向你出售武器,让莫卧尔帝国完全统一印度南方。届时你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征服者。”
  听到韦尔特曼的话,胡马雍忍不住笑了起来。
  即便是他这样xìng格宁静的人也不禁为韦尔特曼描述的美好前景所吸引。流亡波斯多年,胡马雍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回不到印度,然而想不到峰回路转,自己竟两年之内就依靠先进的火器杀回了德里。如今,自己更朝着莫卧尔帝国从未征服过的缅甸进军。
  胡马雍大声说道:“尊敬的荷兰使者,你放心,我们莫卧尔帝国将成为印度洋上最坚强的堡垒,将李植的扩张拦在印度的东面,绝不会让李植往前再踏一步。”
  韦尔特曼笑了笑,说道:“上帝保佑你,伟大的莫卧尔皇帝。”
  部队不断往前前进,却看到前面跑过来几骑斥候。
  斥候穿过一道道关卡,直接骑到了胡马雍面前。跳下了马,这些斥候朝胡马雍说道:“陛下,前面百里之外,明国人的兵马主动朝我们攻过来了。”
  胡马雍问道:“明国人有多少人?”
  “明国人动用了缅甸的全部兵马,大概是十余万人。”
  胡马雍愣了愣。
  十余万明国人不躲在城池中死守,反而攻出来迎战莫卧尔帝国的二十万大军?明国人疯了吗?
  他看向了韦尔特曼。
  韦尔特曼想了一会儿,说道:“李植的大将李老四一定是在巨大的压力下压疯了。他在缅甸的群山中修养了五个月,终于明白自己无路可躲,干脆攻出来送死了。”
  胡马雍想了好久,也觉得明国人不可能有胜算。
  莫卧尔的中亚战士征服了印度,也终将征服缅甸。李植的十万杂牌军根本不是对手。
  明日胜利之后,胡马雍要将所有的明国和日本士兵变成莫卧尔帝国的奴隶。
  他高高举起右手,朝前方一指说道:“全军前进,争取明日杀到战场和明国人决战。”
  “大胜之后,缅甸的土地和人口将全部分封给参战的士兵。”
  听到胡马雍的这个命令,周围的莫卧尔大将们对视了一阵,暗道这绝对是一个慷慨的许诺。
  传令兵策马出去,将莫卧尔皇帝的慷慨封赏通知给了军队中的每个士兵。
  听到传令兵的嘶吼,来自中亚的士兵们一个个喜上眉梢。这些印度的征服者们最渴望的就是土地和奴隶。只要有这些东西,他们就可以衣食无忧地在南方殖民地上繁衍子孙。
  一个慷慨而且能团结所有中亚战士的莫卧尔皇帝,是一个伟大的英雄。
  他们举起了战刀,齐声高吼:“胡马雍!”
  “胡马雍!”
  “胡马雍!”
  那声音山呼海啸,在缅甸的群山之中来回回响,振聋发聩。


第0980章 计谋
  李老四身边的亲卫紧张地看了十里外的莫卧尔大军,说道:“伯爷,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赶紧回去吧!”
  “万一遇到印度人的斥候,当真要出事!”
  李老四朝亲卫挥了挥手,示意亲卫不要再说。
  他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莫卧尔大军,朝李定国说道:“李总兵,莫卧尔的兵马人人披甲,看上去战斗力不弱。这仗怎么打?”
  加入李植阵营一年,义字营四处征战,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不但义字营的士兵开始发军饷,而且义字营的统帅李定国也升为了总兵,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天津体系将官。
  李定国放下望远镜,拱手说道:“伯爷,印度的兵马看上去刀剑娴熟,我们和他们拼刀剑的话兵力不足,只能依靠霰弹qiāng取胜。”
  “不过要让霰弹qiāng真正起作用的话,需要专门的布置。这群山峻岭之间,如果我们贸然冲上去和印度人正面对战,恐怕并不能发挥霰弹qiāng的威力。”
  “霰弹qiāng只有在两军接战,距离十来米时候使用。但是如果我们简单冲上去和莫卧尔大军jiāo战,两军都使用深厚的队形,那前面jiāo战的战场宽度就会十分有限,给霰弹qiāng发挥威力的机会也十分有限。”
  “那样战斗的话,七成以上的霰弹qiāng在后排,无法开qiāng就陷入白刃战了。”
  李老四听到李定国的话,点了点头。
  “那么怎样才能布置好,让霰弹qiāng发挥威力呢?”
  李定国拱手说道:“如今之计,只有诱敌深入,才能把敌人的阵型拉成薄薄的长条,把战场宽度拉到最大,便于我们霰弹qiāng发挥威力。”
  李老四虚心地问道:“如何诱敌深入?”
  李定国拱手说道:“伯爷,这徉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