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0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0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上楼。若是天子真的要在午门上拿下齐王,两人便是拼了命,也要护送齐王下楼。


第0977章 尚方宝剑
  在钟峰和郑开成的护卫下,李植登上了午门城楼。一路行到城楼中央,李植朝天子行礼。
  “臣见过天子!”
  朱由检一直在看午门下面那密密麻麻的文官尸体,脸上有些发白。显然,满朝文武一次xìng被李植杀了大半,这样的事情实在太令人感到震撼。
  那些往日在朝堂上左右局势的大臣,一朝之间全变成平板车上面的死尸,再无一丝动静。朱由检有些反应不过来。
  无论如何,这都是朱由检的大臣。
  扶住了要行跪礼的李植,朱由检冷冷地说道:“齐王威震天下,何须如此大礼?”
  李植闻言沉吟片刻,知道天子这是在说自己杀文官的事情。
  这句挪揄,已经是讽刺自己目无天子了。
  李植站直了身子,拱手说道:“圣上,这一千一百五十九人皆是该死罪人,不杀不足以正国法。臣幸不辱使命,已将这些jiān佞全部枭首!”
  朱由检看了看李植,慢慢问道:“不辱使命?朕何尝让齐王杀这许多大臣了?”
  听到天子对李植的质问,钟峰和郑开成对视了一眼。
  看天子的意思,似乎确实因为李植的杀戮十分恼怒。李植有心将这场大屠杀的总指挥名义套在天子头上,一句“不辱使命”给天子戴了高帽,但天子毫不犹豫地把帽子给李植退了回来。
  天子这是要和这场大屠杀划清界线。
  是觉得自己被文官挟持了几个月,灰头土脸,这个总指挥做不来?还是不愿意得罪江南的文官和士绅?
  无论如何,天子都没有赞成这场大屠杀的意思。
  李植想了想,转口说道:“叛国jiān佞,天理难容。臣身为大明亲王,不能不为大明除此寄生虫,以正视听。”
  朱由检叹了口气,问道:“齐王可曾想过,这样屠杀犯法文官,百姓固然是为齐王叫好,然朕的颜面何存?”
  钟峰和郑开成又对视了一阵,皱紧了眉头。
  天子这话已经说得赤luǒluǒ了,说李植这是在邀买人心。
  满朝文武背叛天子,公然通敌,天子毫无反应。而李植的虎贲军入京不过几天,就刚正执法血洗运河。天子的软弱和李植的铁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李植做这屠杀,打的是天子的脸。
  此事过后,恐怕北方的贫苦百姓都要说齐王贤明。而投鼠忌器的天子,则没有那么形象高大了。
  朱由检在质问李植越疽代疱。
  李植看了看朱由检。
  “这些jiān佞中,有天子的老师,有天子的旧臣,臣担心天子下不了手,故不得不代天子动手。”
  “当日在乾清宫中和圣上谈论这些jiān佞后,天子无意动手。然国法巍巍,臣岂能容这些通敌jiān佞逍遥法外?若是这些jiān佞不杀,日后再有危局,则人人皆争先做叛贼了。所以臣无论如何,要杀这些人!”
  “若天子怒臣先斩后奏,可以夺去臣的王爵,削为庶人!”
  朱由检眉头一皱,看向了李植。
  李植的意思是,大屠杀确实打了天子的脸,但是这个脸他李植当仁不让,是一定要打下去的。
  听到李植的话,郑开成脸上一凛,跪地说道:“圣上,臣以为,齐王的王爵夺不得!”
  “齐王杀jiān佞,为的是家国,为的是大明,为的是天下百姓。jiān佞不除,他日必有卷土重来者。jiān佞杀尽,虽然看上去触目惊心,却足以教育后来人。”
  “圣上岂不见,齐王入城之时百姓的虔诚跪拜?诛杀jiān佞维护新法顺天应人。若天子因此夺去齐王的王爵,恐怕圣上要尽失民心!”
  “一镇九省,何去何从?”
  “臣为圣上计,劝圣上嘉奖齐王,以安民心!”
  听到郑开成的话,朱由检脸上更白,许久都没有说话。
  郑开成确实是有资格在这里说话的,郑开成是平东伯,也是朝廷的勋贵。大明朝并没有给予亲王建立小朝廷的权力。所以名义上郑开成是朝廷的大员而非李植的私臣,有权向天子谏言。
  朱由检沉默了许久,才冷笑了一声。
  看李植的臣属对李植的拥护样子,朱由检哪里能夺去李植的王爵?如果他真的对李植惩罚,恐怕天津体系的一镇九省依然是李植的一言堂,而这个半独立于大明的体系就要真正独立出去了。
  没有了李植的支持,天子的新法如何推行?如何面对江南士绅的反扑?
  扶着城楼上的垛墙,朱由检又看了看午门下面的一千多具尸体。
  朱由检看到了这几年自己一手提拔的刑部尚书古定山。朱由检本想把他培养成第二个张光航,依为羽翼,想不到他在这关键时刻也通了敌,死在李植的屠刀下。
  这一场大屠杀之后,朝廷上已经不剩几个人了。
  吸了口气,朱由检生硬地说道:
  “确实可杀!”
  见天子终于拐了弯过来,郑开成脸上一喜,大声唱道:“天子圣明!”
  朱由检看了看郑开成,又看了看李植,缓缓说道:“齐王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护住了巍巍国法,护住了这世间的公理人心,朕心甚喜!”
  李植和郑开成对视了一眼。
  天子的这个转折实在太生硬,说“甚喜”实在是有些牵强。恐怕天子心里此时还是恼怒的,只是因为一镇九省的势力太大,天子无论如何不敢惩罚秉公执法的李植。
  朱由检突然说道:“这次惩罚jiān佞后,京城的文武官员们还活着的只剩下两、三成,朝廷无法运转。”
  顿了顿,朱由检朝李植说道:“不如请齐王调派天津的官员来执掌朝廷,保证中枢的运转?”
  李植看了看朱由检的脸色,知道这是一句试探。
  天子岂会让朝堂上站满天津的新式官员?上次李植这样提议已经让天子满肚子狐疑了。现在天子恼怒的时候,又怎么会真的把朝廷jiāo到李植手上?
  李植拱手说道:“圣上贤明,自然有办法维持中枢的转运。天津的官员不懂朝廷礼仪,不来也罢!”
  朱由检看了看李植,笑道:“终究是忠臣!”
  一挥手,朱由检说道:“赐齐王尚方宝剑!以后再有jiān佞犯法,齐王可先斩后奏!”
  朱由检看了看李植,问道:“如何?”
  李植拱手喊道:“天子圣明!大明幸甚!”
  朱由检笑了笑,不再说话,带着王承恩往乾清宫回去了。


第0978章 缅甸
  崇祯二十五年四月初三,本来是春天,但在缅甸的群山中却已经十分炎热。
  这天气太热了,穿遮挡皮肤的长袖会热中暑,穿短袖的军装,却又经不住蚊虫的叮咬。
  到处是可恶的蚊虫。只要义字营的士兵稍微停止驱赶,那些蚊虫立即攀附在士兵的皮肤上,将吸血的吸管刺入皮下。义字营的士兵们在山岭中被咬得一身的大包小包,却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