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0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收服边镇三万人,你出力甚大。要不是你那五封书信,山西的总兵、参将还未必敢和史可法、吴三桂一起造反。你谋逆之名已经坐死,就是千刀万剐你也算是轻的。”
  谭云松想不到自己的机密书信已经落到了李植手上,瞪大眼睛看着蒋充,又看了看李植,说不出话来。
  谭云松前面的士兵用力地往后一扬刺刀,积蓄力道,然后就猛地将刺刀往谭云松的胸口刺去。谭云松慌张往右边躲避,却没有虎贲军大兵的刀势快,被刺刀狠狠地刺进了右胸。
  “啊~~”
  谭云松咬着牙发出了一声压抑地惨叫,然后胸口一顿,鲜血就从口角流了出来。
  虎贲军的大兵用脚踩住谭云松的胸口,往后一抽刺刀。
  血雾喷了出来,内阁次辅往后退了几步,扑通一声倒在了菜地上,压在几棵已经被踩坏的青菜上面。
  虎贲军的士兵对着倒地的谭云松再刺,直到这个jiān佞彻底被刺死,才转向了下一个目标。


第0975章 猜疑
  董九器看到谭云松的死,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要知道,谭云松是当今朝廷中官位最高的人。首辅王铎因为支持江北军被天子贬为庶人后,谭云松就实际上管理着内阁。虽然大明朝并没有宰相,但谁掌握了内阁和票拟权,谁就能拥有不亚于宰相的权力。
  换句话说,虎贲军的小兵几刀刺死谭云松,可以说是当众诛杀了大明的“宰相”。
  董九器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居然深信李植是要联合文官,后悔自己居然自以为是地号召所有文官都来参加李植的祭天。
  若不是自己以礼部尚书之名召集朝堂内外的一千多京城文官,李植怎么可能一次xìng把文官们聚齐?这场大屠杀怎么会如此高效?
  当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xìng命。
  董九器看着谭云松的尸体,看着周围横七竖八的文官尸体,再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董九器身后,虎贲军的士兵们已经围住了最后还活着的七十多名文官。
  这七十名文官都是朝廷要员,不是尚书、九卿就是侍郎、御史。然而此时众官却没有了一丝往日的威风,在虎贲军的刺刀面前瑟瑟发抖。
  一些人已经吓得站不直了,倒在了菜地上。那漆黑的乌纱帽掉在了地上,也无人去捡。
  陈文岳无助地往后退了一步。
  因为恐惧,他的两条腿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每退一步都感觉有千钧之重。
  陈文岳看着跪在地上的董九器,突然指着李植说道:“李植,你目无君上,血腥屠杀满朝文武。如此暴行罄竹难书。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江南的士绅,甚至紫禁城中的天子都不会放过你!”
  “你这样自行其是,和天下所有人为敌,你的下场一定是千刀万剐!”
  李植冷冷看着破口大骂的陈文岳,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蒋充拱手朝苍天一礼,大声说道:“尔等jiān佞名为京官朝臣,实为窃贼硕鼠。天下膏粱十有其九被尔等jiān佞鲸吞。坐拥高爵厚禄,吃里扒外联络叛军。齐王殿下杀了你们,是为这个国家,是为天下苍生。”
  “杀光你们,除了士绅文官,天下的其他人都会欢欣鼓舞。天下人如何看待齐王殿下,你一个将死的叛贼就不需要担心了。”
  陈文岳被蒋充骂得浑身发抖。他指着蒋充还要呵斥,却被一个虎贲军大兵欺到了身前。那大兵刺刀往前一举,就将刀chā进了陈文岳的咽喉。
  陈文岳再发不出一丝声音出来,用双手拼命地抓着咽喉上的刺刀,却怎么也拔不出这致命的钢刃。
  大兵将刺刀一收,兵部尚书咽喉上喷出一大片血雾,喷了大兵一身一脸。
  陈文岳用双手使劲抓着咽喉上的伤口,发出无声的惨叫,一点点跪在了菜地上。很快他就因为咽喉被割断失氧了,倒在了地面上,时不时抽搐抖动一下。
  渐渐死透了。
  虎贲军大兵的屠杀还在继续,转眼间,菜地上的文官就只剩下十几人。
  菜地上遍布尸体,尸体叠着尸体,看上去十分的血腥残酷。
  董九器突然间意识到身后已经没有几个活人了,停止了大哭,转身看向了身后。
  他看到一个大兵举着手铳走了过来。
  董九器张大了嘴巴,愣了半响,然后他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想逃。
  然而四面八方都是满身鲜血的虎贲军,根本无处可逃。
  董九器在菜地上进退失据,跑了十几步就停了下来,浑身剧烈地抖动。
  那个举着手铳的大兵对准了董九器,一qiāng打了过去。
  董九器肚子中弹,惨叫着捂住了肚子,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不停地翻滚。
  又有一个虎贲军士兵走了上去,踩住了剧痛中失去了理智的礼部尚书,一qiāng打在了董九器的左胸。
  董九器又发出一声无力的惨叫,死透了。
  大运河边,一千一百五十九名通敌京官已经全部被杀光,只剩下一地的尸体。
  郑开成看着菜地上堆叠着的尸体,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
  然而空气中的血腥味却让郑开成有些受不了,他忍不住那股气味,咳嗽起来。
  看着地上的尸体,李植说道:“灌溉了这么多血,这菜地的青菜来年一定会长得很好。”
  他从亲卫手上接过三柱高香,在祭台前面的红烛上点着了,恭敬地chā入了香炉之中。
  “苍天在上,今日李植杀死一千一百五十九名叛国jiān佞,让我大汉民族身上的寄生虫又少了一些!皇天有眼,必保佑我华夏武运昌隆,人丁繁盛,威加四海。”
  李植身后的天津官员们齐齐跪在了地上,大声喊道:“武运昌隆!人丁繁盛!威加四海!”
  ……
  天子朱由检站在乾清宫的书房中,有些焦虑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朱由检在等大运河那边的消息。
  直到现在,虽然种种迹象都指向着一场大屠杀,虽然朱由检明白这必然是一场大屠杀,但不到最后关头,他也不敢相信李植真的会杀死整个朝廷的官员。
  即便在整个华夏的历史上,从东西魏以后,这样一次xìng杀光朝廷重臣的屠杀就再不曾发生。而李植就要做这千年以来的第一人?
  所有的大臣都被杀死了,李植接下来的动作是什么?李植会不会杀得兴起,做出更进一步的事情,试图控制朝廷?
  朱由检吸了口气,看向了窗外。
  窗外的甬道上,东厂太监王德化用手提着衣襟,正小跑着朝乾清宫跑来。这个东厂太监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脚下有些飘忽,走在汉白玉宫砖上有些跌跌撞撞。
  他好不容易跑入了书房中,朝天子跪拜行礼,说道:“圣上,李植真的杀了!”
  朱由检脸上一白,问道:“全……全杀了?”
  王德化嘭一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颤声说道:“全杀了!”
  朱由检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