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0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0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腿发软,一下子竟跑不动了。
  一发子弹稳稳地从五十米外shè来,嗵一声shè穿了这个给事中的脑袋。给事中眼睛猛地一瞪,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同僚尸体的脚下。
  后装步qiāng掀起的大屠杀效率极高,只过了二十秒钟,菜地中已经是尸横遍野,一千多文官起码被打死了八百。地上血流成溪,到处是抽搐翻滚的伤员。一些文官明明已经死了,身体还在抽搐,看上去无比地残酷。
  大红色和青绿色的绢丝官袍像是不值钱的裹尸布,在菜地中到处都是。
  最靠近李植的地方,贾三为身上的官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他拼命地在地上磕头,大声喊道:“别杀我!齐王千岁!不要杀我!”
  “我不支持江北军,我支持齐王!齐王万岁!”
  一颗子弹不知道从哪里飞了过来,啪一声shè入了贾三为的肚子。贾三为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在地上翻滚起来。
  滚着滚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滚不动了。
  董九器和陈文岳站在人群的最中间,此时还没有被打死。他们两人脸上吓得已经没有一丝血色,只瞪着眼睛看着这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第0974章 噩梦
  兵部尚书陈文岳只觉得眼前的大屠杀是一场梦,一场无法言喻的噩梦。
  一分钟之前,他还在琢磨李植会多大程度给文官们让利,文官能多大程度谈妥江南的士绅免税权。陈文岳刚才还把李植当做一个心志不坚的年轻人——要知道李植在观看吴三桂凌迟时候都闭着眼睛,可见其内心之软弱。
  陈文岳是玩弄权术的老手,一分钟之前,陈文岳还认为:既然李植决定到自己家宴会文官,既然李植决定率领文官们集体祭天向天子示威,既然李植决定和文官们合作,那以后这朝堂就迟早是文官们说的算的。
  李植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怎么和朝堂内外几千老谋深算的进士斗心计?
  一分钟之前,陈文岳还在琢磨怎样得寸进尺。
  一分钟之后,陈文岳却明白自己想的一切都是幻梦。
  李植从来就没准备联合文官,更没想过和这些老进士们斗心计。
  李植就是简单粗暴地用天津体系那无可匹敌的力量,横扫一切。
  眼前的菜地已经是一个尸横遍野的阿鼻地狱。
  菜地外围的低阶文官们已经基本上全部倒下了,像是屠宰场里随意摆放的死猪一样横七竖八。一些没死透的文官身上在不停地流出鲜血,在菜地的田垄间呻吟着,似乎是想用最后的力气求来一点帮助。
  然而他们求来的只是虎贲军的钢刀。虎贲军的士兵停止了shè击,准备用刺刀对付最后的文官。大兵们一边前进一边打扫战场,将锋利的刺刀刺进了地上文官的身体中,确保没有装死的和半死不活的文官能逃过这场大屠杀。
  钢刃入体,那些半死的文官们身体猛地抽搐几下,便在巨大的痛苦中死去了。
  外围的文官被全部被打死刺死,最后只剩下中间两百多官位最高的官员。这些高级文官和外面的文官不同,全部穿着大红的官袍。
  看到外围的惨状,两百多一身红袍的高级文官们身子不停地发抖,不停地往中间挤去。
  一些人已经被吓得大小便失禁,屎尿一起从上等丝绸制作的官袍下面流了下来,让本来就有异味的菜地变得臭哄哄。
  一些文官已经被吓疯了。生死一线间的时候,这些文官最自私的本xìng暴露出来了。他们疯癫一样往文官的中间挤,想把其他的文官挤到自己的外围挡刺刀。
  但里面的文官又岂愿到外围去被打死?在生死关头,里面的文官拼命的推搡挤过来的外围文官们,要守住自己的位置。
  从李植的角度看过去,最后活着的两百多文官自己打了起来。
  陈文岳满脸地不敢置信,只希望眼前的惨景是一场噩梦。他用力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希望自己能从这场噩梦中惊醒。
  然而现实让陈文岳失望了,他掐自己越重,只是让眼前的大屠杀更加清晰。
  虎贲军的大兵们举着刺刀走到了高阶文官的面前。
  “杀!”
  刺刀猛地往前刺出,又准又狠,刹那间便有几十个身着红袍的高阶文官被钢刃入体,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
  刺刀往后一拔,中刀的身体上飙出两米多高的血花。
  陈文岳看到好多熟悉的身影被刺中了。
  刑部侍郎翟人贵被刺刀割开了肚子,不敢置信地看了自己肚子一眼,竟呆了两秒钟。
  翟人贵作为一个刑部“堂官”,平日里走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决定各种案件的裁决结果,定人生死。他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会被人破开肚子,被人夺去xìng命。
  他本以为自己天之骄子聪明过人,在江北军破城之前就先联络好史可法提供情报,等史可法、吴三桂入主京城后可以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没想到那书信,竟成为了他的催命符。
  见翟人贵没被刺死,他面前的虎贲军士兵又往前一刺,这次刺入了翟人贵的胸口。
  翟人贵眼睛一瞪,却依旧没有叫出来,只是用手抓着刺入他身体的刺刀。
  刺刀一缩,血花飞溅,翟人贵终于发出了惨叫,往后一倒就摔在地上,身体在血泊中不停地抽搐着。
  虎贲军大兵对着抽搐的翟人贵再刺,直到他变成一具不能动弹的尸体为止。
  董九器已经是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在了田垄上,嘶哑着嗓子大声说道:“齐王殿下,我等再不敢向齐王提任何条件。齐王饶了我们,我们一生甘做齐王的帐前驱策。”
  这个七十岁的老头将头深深地往田垄上一磕,然后张皇地抬起头来看着李植。
  李植没有搭理他。
  “殿下!殿下千岁!殿下万岁!刀下留情!”
  李植看也不看这个老头的求饶。
  虎贲军团长蒋充大声吼道:“无耻jiān佞私通江北军,叛国背主,杀!”
  “杀!”
  虎贲军的士兵们齐声喊杀,刺刀前刺,又捅死了几十个身穿红袍的高阶大臣。
  陈文岳脸上已经是惨白如纸,他看到刑部尚书、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太仆寺卿、兵科给事中这些朝廷要员一次xìng地死在了虎贲军的刀下,惨叫翻滚,变成了倒在菜地里的尸体。
  这可是日日面对天子的朝臣啊。
  这些人物放在地方上,哪个不是小民争先投献土地,坐拥良田万亩的权贵老爷。但在李植手上,这些重臣的xìng命就像一张纸一样脆弱,刺刀一捅就没了。
  举着刺刀的虎贲军大兵们继续前进,将杀戮深入到了文官的更内一层。
  面对着凶残的虎贲军士兵,内阁次辅谭云松已经是浑身战栗,他瞪着眼睛大声呼喝:“我乃文渊阁大学士,内阁次辅,谁敢杀我?”
  然而内阁次辅的官位救不了谭云松。
  蒋充大声喝道:“谭云松,江北军在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