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在家里煮了一顿羊ròu煲做午餐。
  明代人一天只吃两顿,早上一顿晚上一顿。李植对此十分不适应,每天中午都饿得肚子咕咕叫。一天只吃两顿,每顿饭的分量都加重了,对胃的负担是很重的。到了近现代,国人都改为一日三餐。现在赚钱了,李植当然要改变明末落后的饮食习惯。首先,就要让自家人吃上午饭。
  看到肥皂生意每天能赚几贯的钱,郑氏和李兴也十分高兴。一家三口平时省吃俭用,一个个都瘦得皮包骨头,此时吃起羊ròu,自然是觉得十分美味。
  郑氏不愿意吃独食,按照这大明的传统,盛了几小碗羊ròu给两边的邻舍送去。
  吃了几口羊ròu,李植吃了一嘴的油,说道:“我和李兴两个人又做肥皂又要坐店里卖肥皂,忙不过来,客人来了买不到肥皂都不高兴。我看要扩大经营,请两个帮手专门在店里卖货。我和李兴每天专门做肥皂,这样才能提高产量。”
  李兴咀嚼着嘴里的羊ròu,含含糊糊地说道:“大哥说得有道理,光靠我们两个人是忙不过来。”
  李植说道:“那我们就贴个告示在门口,招募两个帮手,每个月给银钱二两,而且还包一日三餐。”
  李兴闻言一愣,说道:“给这么高的工钱?”
  明末崇祯年间受到海外白银流入的影响,通货膨胀,加之北方商品经济又受到战乱的破坏,物价很高,商品价格是万历年间的两倍。但人工的成本,却并没有提高多少。万历年间一个中等劳动强度的帮闲月银是一两,而崇祯年间,这样的劳工月银大概是一两五钱。工钱没有提高多少,米价却涨了一倍,百姓的生活十分贫苦。
  李植给二两银子月钱,还包一日三餐,就比寻常的工钱水平高很多了。
  李植爽气说道:“工钱给得高了,雇工才有忠诚度。我们这做肥皂的法子是秘方,若是雇工起了觊觎之心把我们配方偷去,就因小失大了。我们给工钱高些,雇工害怕丢了饭碗,保密工作就好做得多!”
  挥了挥手,李植又说道:“我们这肥皂买卖是暴利行当,也不差这几两银子。”
  李兴吃了一口羊ròu,点头说道:“那倒也是!”
  听见两个儿子说招工的事情,郑氏想了想说道:“植儿,你二两银子雇一个人,还管一日三餐,这是个好缺。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不如去找找你二爷爷,让他在族里找两个靠得住的亲戚来做帮工。”
  听到这话,李植眉头一皱,说道:“前几天找他筹银子,他对我爱理不理的。如今有好事便找他?”


第0010章 家族
  李兴吃了一块ròu,点头支持李植的话:“我看也是,二爷爷关键时刻不帮我们,如今找他做什么?”
  郑氏却不同意儿子的观点:“他虽然不愿意筹钱,可还是说要帮你们做保不是?”
  李植正要拒绝母亲的话,却听到一声叫唤声从院子外面传来。
  “大嫂!大嫂!我和二叔来了!快开门!”
  听声音,李植知道在门口喊叫的人是二叔李道。李道口中的二叔,自然就是李植的二爷爷了。听到这叫唤,李植三人面面相觑地放下了筷子,暗道这说曹cāo,曹cāo就到,这族长二爷爷也不知道吹了哪阵风,居然带着李植的二叔来到李植家了。
  郑氏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赶紧满面笑容地去开了门,把两人迎了进来。李植和李兴是小辈,自然也只有站起来迎客。
  一个须发皆白身材中等的老汉,穿着八成新的棉袄,拄着一根拐杖走进了李家院子,便是李植家的族长二爷爷李有盛。他后面跟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戴着小帽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破袄子,便是李植的二叔李道。
  “李植今天买了羊ròu,二叔和弟弟来了,刚好一起吃点ròu!”
  郑氏把两人迎了进来,又赶紧去厨房拿了两副碗筷,在饭桌上的主位上给两人摆了碗筷。李植的二爷爷笑了笑,大咧咧地坐在了主位上。李植的二叔看着锅里的羊ròu,笑着搓了搓手,也坐下了。
  李植也懒得和两人客气,用筷子指着锅里的ròu说道:“这是新鲜的羊ròu,二爷爷,二叔,不要客气,吃!吃!”
  李植说完,便自己带头吃了起来。
  除了族长李有盛家里富足一些,其他人都是穷苦人家,平日里家里ròu荤都少有。此时看到喷香的羊ròu自然有食yù,也你一块我一块地吃了起来。
  吃了一圈,李有盛咳嗽了一声,打开了话匣子。
  “李植,我看你这些天变化很大啊!”
  李植装作不知道,随口答道:“二爷爷!我有什么变化?我怎么没发现?”
  李有盛见族孙不配合自己的话,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不爽说道:“你倒是变机灵了!以前呆呆傻傻的,现在鬼机灵。”知道李植是记恨自己不为他筹银子还钱,故意抬杠,李有盛不等李植答话就转过身对着郑氏说道:“你们这肥皂生意,是怎么来的?”
  李植的二叔李道咽下一口羊ròu,在一边说道:“你们这生意做得好大啊,现在全城人都在议论你们的肥皂,说这物事洗衣服又省力又保护衣服,还能洗澡用,当真是好东西。”
  李道又说道:“这肥皂买卖好就好在纯属新创,做得再大也不抢人饭碗,不会引人记恨惦记。”
  郑氏见二叔把肥皂说得这么好,赶紧笑着答道:“这肥皂,对外说是从江南运来的。实际上呢,是植儿从一个道士那里学来,自己在家里做的。”
  李有盛饶有兴趣地问道:“哪里遇到的道士?”
  郑氏哪里知道李植何处遇到什么道士?听到族长询问,便看向李植:“植儿,你在哪里遇到的道士高人?”
  李植夹了一块羊ròu,看也不看二爷爷,淡淡说道:“这是秘密,说不得。”
  李植一句不冷不热的话,顿时让桌上陷入了尴尬。半天,还是李植的二叔打圆场说道:“既然是有道行的道士给的秘方,自然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李植,我们也是随便一问,不关心你的秘方怎么来的。”
  族长李有盛被李植一句话噎着,有些拉不下脸,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干脆直接说道:“李植,我不是要你的秘方!”顿了顿,李有盛直接说道:“我今天来你家是想说!现在你这肥皂这么紧俏,你店里是不是要招人!如今这兵荒马乱的年景,各家生意都不好做,家族里不少子弟都是游手。如果你要招人,不如就在家族里找几个人给你打下手!家族里的人帮不上大忙,但至少不会做害人的事情,你也放心些是不是?”
  李植夹了一块ròu放在嘴里,无赖地说道:“害是不会害我,但救命时候也靠不上!”
  李植这是影shè二爷爷不愿意为自己凑钱了。
  李有盛被李植激得脸上一红,大声说道:“什么靠不上?我不是说要为你做保去做别人家仆人么?欠了钱去做下人,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