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9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边杀人?
  董九器眼睛一瞪,双腿忍不住颤抖起来。
  董九器的身边,兵部侍郎贾三为已经尿了一裤子。他没有了一丝主见,扑通一声跪在了菜地上,号啕大哭:“齐王殿下,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齐王饶了小官一条贱命,饶了我……”
  李植冷笑了一声。
  “江北军率领地方军镇公然造反,攻打京城。你们这些乱臣贼子不团结在天子身边抵御江北军,反而一个个私通江北军,将京营新兵的底细,将京城的布防,全部jiāo给江北军,一个个争先恐后,恨不得加入江北军攻城。”
  “五大箱私通信件,看得寡人触目惊心。这朝堂内外巍巍千人,竟只剩下几十个忠臣。”
  听到李植这句话,下面的文官们彻底慌张了。
  李植得到官员们私通江北军的书信了。
  李植要怎么处理官员们?
  他们看向四边的士兵,发现虎贲军的大兵们已经举起了步qiāng,将带着刺刀的步qiāngqiāng口对准了一千一百五十九名京城官员。
  李植要杀人了?
  李植要杀人了!
  李植举起一碗浊酒,将浊酒在身前划了一个半圈,将酒水洒在了泥土中。
  “皇天后土,不杀你们,寡人如何对得起那些死在乱军中的百姓,如何对得起那些战死在疆场的士兵?”
  往地上一摔,将瓷碗摔得粉碎,李植大声喝到:“今日,寡人就用你们这些jiān佞的头颅,祭天!”
  李植的身边,鼓号手号角长鸣,发出了开qiāng的命令。
  文官们一个个浑身战栗,抱头鼠窜。
  汪合泽猛地高举右手大声吼道:“不能坐以待毙!大家冲上去抓住李植!”


第0973章 京官
  汪合泽冲出了文官群中,直朝李植冲去。
  汪合泽身后的十几个文官们眼睛一瞪,明白了如今的处境——现在虎贲军几千人围在文官外围,一个个全副武装,绝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们可以对付的。现在唯一的生还可能就是冲上去抓住李植,用李植做人质冲出重围。
  十几个文官齐齐冲了出来,冲向了十几米外的李植。
  李植冷笑了一声,挥手喝道:
  “杀!”
  李植面前的虎贲军士兵拔出了范家庄精钢弯刀,朝迎面而来的十几个文官扑了过去。只看到手起刀落,文官们身上的官袍就被割开了巨大的缺口,刀刃破开衣服直直往下面割去,把文官们的皮ròu全部剖开。
  汪合泽被胸口剖开的剧痛刺激得大声惨叫。血花像是泉水一样从巨大的伤口中喷了出来。汪合泽在地上翻滚抽搐,很快就因为流血过多失去了力气,渐渐没有了动静。
  十几名冲出去的文官无一例外,全部被虎贲军老兵砍死在祭台前。
  后面的其他文官们就没有那么勇敢了,他们呆滞地看着地上的同僚,一个个瞪圆着眼睛,张大着嘴巴,脸上一片雪白。
  一些胆小的更是浑身发抖,屎尿不受控制地从裤裆中滴了下来。
  李植大声喝道:“杀!这些叛贼皆可杀!”
  号角声再次吹响,四面八方压过来的虎贲军士兵开qiāng了。
  噼里啪啦的qiāng声中,几千名虎贲军像是猛虎入了羊圈,朝瑟瑟发抖的文官们开始了大屠杀。子弹像是暴风雨一样扫过菜地,将一片一片的无耻文官撂倒在地面上。
  血花像是下雨天池塘中的水花,此起彼伏,一朵一朵地在文官身上绽放。
  文官们瞪大眼睛看着前面的虎贲军,看着身边倒下的同僚,满眼的不敢置信。
  他们不相信,他们不理解,他们不明白虎贲军居然真的敢朝他们开qiāng。
  他们是寒窗十年金榜题名的进士,他们是天子脚下的朝廷要员,他们是呼风唤雨的京官,他们是百姓眼中的权贵。
  平日里,他们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平头百姓的生死。他们一个安排,就能决定几户商人的兴衰。他们作为天下士人的翘楚,士绅的代言人,自认为自己的xìng命是高人一等的。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的一条命抵得上上百个普通百姓的xìng命。
  明末的官军就像是土匪,动不动就杀良冒功。地方上的军镇杀气平头百姓起来毫不手软,动辄杀几十几百人。可还从来没有哪个兵痞敢杀一个举人,更不可能有哪个兵痞敢动金榜题名的进士。
  进士出身的文官,是明末社会最顶层的统治者。如果硬要用一种动物来形容这些进士的话,他们就是傲然翱翔于天空的仙鹤,超然于这个社会的柴米油盐之外。
  他们的结局,本来就该是在官场上捞足银子,在地方上占领大量的民田,开枝散叶生下子孙无数,成为一个书香传家的世家。
  哪怕是掌控一方的地方军官,看到他们也要尊称一声进士老爷。
  然而今天的李植,却像杀狗一样屠杀他们。
  转眼间,就有几百人倒在了虎贲军的qiāng下。
  一个身穿大红官袍的户部郎中被虎贲军的士兵shè中了大腿,倒在了地上。然而他倒在地上却没有时间惨叫呻吟,他看着举着步qiāng逼近的虎贲军士兵,慌得在地上拼命的爬着。
  他拖着不停流血的右脚,瞪大了两只眼睛死死看着后面的虎贲军,在地上不顾一切地往官员群的中间爬去。但是他用手在地上爬哪里有虎贲军士兵走得快?转眼就被追了上去。
  他惶恐地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家的一万三千亩田地,我这些年积攒的十九万两银子,都给你们,全部给你们。不要杀我,我不做官了,我回家乡做个老农,不要杀我!”
  他前面的虎贲军士兵冷哼了一声,端起刺刀往前一刺,刺入了这个户部郎中的心脏。
  这个郎中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几乎要把眼睛瞪出来。他死命抓着虎贲军士兵的刺刀,却控制不住心脏中喷出来血液。
  “不能杀我……我是……我是京官啊……”
  大运河边的菜地上,火光喷shè鲜血横飞。
  一个兵科给事中看着冲得越来越近的虎贲军士兵,看着扑通扑通倒在子弹下的文官们,吓得拼命往官员最里面逃跑。
  他丢掉了头上的乌纱帽,往人群里面冲,不断地将瑟瑟发抖的同僚推到自己身后为自己挡子弹。
  虎贲军的士兵使用后装步qiāng,shè速极快。这个给事中几乎每拖拉一个文官到自己身后,那些同僚就立即被虎贲军的士兵的步qiāng打死。
  等这个给事中跑了十几米,准备拖第四个人到自己身后的时候,突然发现耳朵上一凉,一颗子弹擦着自己的耳朵,shè在了自己手抓着的同僚胸口。
  那个同僚不知道是心还是肺被旋转的锥形子弹打烂了,哇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把这个给事中的脸上喷得一片鲜红。
  “我……我是进士……我……”
  那个同僚喷完了血,死死抓着给事中的肩膀,渐渐失去了力气,倒在了菜地的田垄中间。
  这个给事中被这血腥的场景吓得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