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9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众人看着脚下的菜田,一个个点头称是。
  在文官的眼里,李植这次召集千余京城官员祭天,主要目的就是向天子展示实力。对于这样的事情,天子无疑是十分忌惮愤恨的。但如果李植的“盛事”举行到一半文官全部离场,天子少了忌惮多了愤恨,必然会将全部怒火对准李植。
  到时候文官们就可以看李植和天子死斗的好戏了。
  所以董九器、陈文岳和汪合泽等人,倒是有把握让李植答应自己的要求。
  众官们在菜地里站了两刻钟,却在等到李植之前,看到远处隐隐约约来了一些虎贲军士兵。
  文官们愣了愣,都伸脖子去看那些士兵。
  陈文岳观察了一会儿,说道:“齐王搞出好大的架势,这祭天还带兵士来护卫。”
  董九器抚须说道:“也罢,祭完天,我们便随这些杀气腾腾的虎贲军一起回京城。看这些虎贲军的气势,恐怕天子当真会被吓到,将全部权柄jiāo给李植!”
  众人听到董九器的话,唏嘘赞叹,都道李植做事好霸道。
  陈文岳身边,兵部侍郎贾三为却和其他人有不一样的反应。他满头的细汗,看到那些虎贲军士兵,仿佛是看到夺命的阎王,吓得浑身忍不住颤栗起来。
  然而他的颤栗并未引起其他人的关注,众人还是在那里商量江南赋税的事情。
  又等了一刻钟,李植终于来了。
  一杆巨大的戟氅引导下,李植打着亲王仪仗,从东面来到了祭坛前面。
  李植身边跟着钟峰、郑开成等武将。蒋充带着一队虎贲军在前面开路,用钢刀分开了挤在一起的文官们,在拥挤的菜地中分出了一条直通祭台的道路。
  那些虎贲军士兵们穿着范家庄的精制钢甲,手上摁着长刀刀柄,背上背着后装步qiāng,满脸的杀气。
  看到李植这气势,贾三为吓得身子一抖,差一点就摔到在菜地里。
  陈文岳眯着眼睛看着李植,说道:“耀武扬威,想吓住我们?”
  董九器冷哼了一声,说道:“老夫不怕,这江南赋税的事情,老夫来说!”


第0972章 皇天
  李植走到祭台前面,转过身子,扫视了一眼私通江北军的官员们。
  一千一百六十一名官员,除了两个病了的,其他一千一百五十九人全部到场。
  那两个病了的,事后也会被韩金信的暗杀队解决,绝对逃不了。
  李植点了点头,蒋充掏出一张纸,准备念颂。但蒋充的话还没开始说,就被礼部尚书董九器打断了。
  董九器大声咳嗽了一声,走到众人面前,拱手朝李植行了一礼。
  “老夫代表满朝文武,天下士绅,有一句话要和齐王说。”
  本来官员们见到亲王是要行跪礼的。但今天这些文官们感觉自己是和李植来谈判的,一个个都端着架子,没有一个人行跪礼。董九器和李植说话,也只是作揖拱手。
  李植看了看董九器,淡淡说道:“说!”
  董九器举起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转头看向了身后的所有文官们,大声说道:“齐王要做周公!我们是支持的!”
  董九器转身回来,说道:“我等都愿意出力,扶齐王上青天,助齐王一臂之力!”
  李植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看着董九器。
  “不过!”
  话锋一转,董九器说道:“不过齐王想我等文臣出力,我等却有一个条件。”
  董九器看着李植,等待李植询问他具体条件。
  然而等了半天,李植只是铁青这脸,却一句话不说。
  董九器舔了舔嘴唇,一甩袖子说道:“好!我就直说吧,我们满朝文官要的,不是钱财权力,而是要齐王一个许诺。齐王要答应我们,以后保持江南税赋的现状,允许江南的士绅免赋!不将天子的恶法和天津的新政加诸于江南!”
  “只要答应我们这个条件,我们就愿助齐王一程!”
  董九器说完这句话,所有人都看向了李植,等李植的回答。
  贾三为却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他看着李植身边荷qiāng实弹的士兵们,有些紧张起来,双手不自觉握紧了,手心里满是细汗。
  在一千多人的注视下,李植终于有了反应。
  李植冷笑了一声。
  摇了摇头,李植觉得这些文官们实在荒谬可笑,又冷笑了一声。
  李植只料到文官们会来参加“祭天”,却没想到这个文官们还敢在这“祭天”大典上提条件。
  看到李植冷笑,钟峰哈哈大笑起来。他笑得极为夸张,头朝青天大声狂笑,仿佛听到一个最好笑的笑话。
  “条件!”
  钟峰笑着笑着,感染了李植身边的所有人。最后郑开成和蒋充也都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个满脸的讽刺和嘲弄。
  但李植身边的虎贲军大兵们却没有笑。这些大兵们一个个摁着钢刀,铁青着脸,仿佛随时要上去杀人。
  文官们的外围,两千名虎贲军越走越近。他们举着上好子弹的步qiāng,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一千一百名京城官员。
  看着李植的样子,文官们一下子呆住了。
  再看看四面八方包过来的士兵们,有些文官们开始慌张了。
  依旧寒冷的春日里,汪合泽只觉得背上突然冷汗直流。他眼睛一眯,猛地朝李植喝道:“李植!你说今日祭天,怎么只摆了祭台,却不放祭品?”
  李植看了一眼汪合泽,脸上冷若冰霜。
  拱手朝青天一礼,李植说道:“寡人这十八年,南征北战东伐西讨,风餐露宿戎马倥侗,只恨不得马革裹尸战死疆场。”
  “寡人在范家庄血战扬古利,在青山口血战多尔衮。寡人在锦州和皇太极拼命,被鞑子的骑兵冲破了正面,死了不知道多少年轻的大兵。”
  “寡人每一次出征的时候,面对妻儿,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家。寡人每次带出去的士兵,都总有一些无法带回来。每次面对牺牲烈士的老父老母,面对那些老泪纵横,寡人总是无言以对。”
  “摇摇yù坠的大明朝,不夸张地说,是寡人和虎贲军这些战士们,是已经牺牲的勇士和尚在人间的士兵们用自己的鲜血支撑住的!”
  “然而每次寡人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你们这些文官,你们这些士绅,都要在后面捅刀子!”
  “寡人在锦州血战,你们掐断粮草。寡人在天津,你们调关宁军来攻打寡人。寡人出关征讨奴酋多尔衮,你们指使江北军从背后发难。寡人对付准备北上直隶的李自成,你们联合红夷围攻寡人!”
  “在你们眼里,可曾有一丝家国?”
  听到李植的怒骂,董九器等人瞠目结舌。
  看李植的气势,这哪里是来和文官们联络感情一起控制朝廷的?这简直是来讨伐文官们,当面来问罪的。
  董九器看了看周围的虎贲军士兵们,发现士兵们已经把步qiāng举到了胸口。
  李植把众人叫来祭天,到底是什么打算?难道李植真的要在这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