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9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9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听宫中的小太监说,李植在乾清宫和天子谈得并不融洽,李植是黑着脸走出乾清宫的。”
  众人听到陈文岳这句话,纷纷琢磨起来,一个个脸上都有喜色。
  汪合泽突然正色说道:“我们加入李植的阵营对抗天子可以,我们帮助李植掌控朝政可以,但李植也不能不分一点好处给我们。”
  众人听到这话眼睛一亮,集体看向汪合泽。
  汪合泽说道:“我们要在祭天仪式举行之前向李植要求,要李植答应保持江南田赋的现状,绝不把天子的恶法推广到江南去,在大明留下一块王道乐土。”
  众人听到汪合泽的话,纷纷点头。
  陈文岳说道:“善!李植既然要借助我们的力量,自然就要考虑我们的根本。我们在祭天大典的前头提出这个要求,若是李植不答应,我们就撤了!让李植独自挑战天子的皇权。”
  众人纷纷叫好。
  老谋深算的董九器也点了点头,说道:“就这么办,派人到各官的家中传话,说这次祭天事关重大,大家一定要到场。这样的紧要关头,我看李植一定会答应我们的要求。”
  ……
  东厂太监王德化跪在养心殿的地上,将李植邀请千名官员一起祭天的事情汇报给了天子朱由检。
  朱由检背对着王德化,看着窗外的巍峨紫禁城,许久没有说话。
  王承恩看着天子的背影,小心地走了上去,说道:“圣上,李植这是想做什么?”
  朱由检轻轻关上了养心殿新装的天津玻璃窗,卡死了窗栓,才缓缓说道:“李植是要杀人了。”
  王承恩听到这话,身子一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他脸上变得雪白一片,跪在地上左右思索,越想越觉得恐怖。这可是一千多名朝廷要员,相当于整个大明朝廷啊。李植说杀就杀了,天子不同意,李植就自己动手了?
  这李植眼里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规矩?
  如果王承恩没记错的话,那一千人的名单中有给天子上过课的大儒,有天子尚是信王时候就在王府中做事的文臣。这些人都杀了?就因为向江北军提供了情报,就把大明的整个中枢连根拔起?
  王承恩越想越觉得李植可怕,身子忍不住抖了起来。
  朱由检转头看了看王承恩,问道:“王承恩,你抖什么?”
  王承恩浑身抖得像一个筛糠一样,哆嗦着说道:“奴婢,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抖了起来。”
  朱由检吸了口气,打开一本《资治通鉴》,把自己藏在里面的一千一百六十一名jiān佞名单拿了出来,仔细看了起来。
  王德化上前一步,问道:“圣上,姚铭令是直讲官,圣上还要听他讲《春秋》,要不要私底下通知他一声,救他下来?”
  朱由检将那长长的名单放在了桌上,叹了口气。
  “救?如何救?若是因为救人走漏了消息,恐怕齐王的计划就要被朕毁了。”


第0971章 菜地
  王承恩和王德化听到天子的话,诧异地对视了一眼。
  王承恩忍不住问道:“圣上,前几天齐王来劝圣上杀jiān佞,圣上不是不愿大开杀戒么?”
  朱由检在书房中踱了几步,说道:“通敌的文武百官,朕杀不得。但是齐王杀得。”
  王承恩看着天子,想了想,明白了。
  天子如今势单力孤,动用国法诛杀满朝大臣不但不能立威,反而会激起天下士绅的怒火和反抗。如今李植势大,天子如果再和士绅死磕,会让李植的影响力更加巨大。
  比如说,若是天子动手朝士绅发难,到时候若是江南士绅狗急跳墙,再组织一个江北军出来,恐怕天子又要内外jiāo困。到时候再求李植平叛,事成之后拿什么封李植?
  李植已经是亲王了,天子真的不能再让李植立大功了,否则拿什么封李植?
  而李植动手杀人就完全不同,李植手握大军,舍我其谁。就算江南士绅有心组织兵马,在李植日强于一日的大军面前也是不堪一击。所以李植杀jiān佞,就不像天子那样瞻前顾后。
  现在天子、士绅和李植这三方势力中,任何一方都希望其他两方斗起来,自己才能稳cāo胜券。而李植既然愿意主动挑起和文官的死斗,天子朱由检自然乐观其成。
  王承恩前后想了一通,想明白了。
  他朝天子磕了一个头,说道:“皇爷圣明!”
  朱由检看了看王承恩,没有说话。他转身又看向了窗外的巍峨宫殿,沉思起来。
  ……
  京城东面,大运河“通惠河”小玉门段是一片菜地。京郊的农民在这里种植蔬菜,然后每隔几天就挑着菜进京城去贩卖,聊以糊口。
  不过今天这些菜地遭了殃,李植在运河河堤上摆了一个巨大的祭台。祭台前面摆着一个青铜鼎,里面chā满了硕大的祭香。
  一千多身穿红、青两色官袍的官员涌进了这片菜地。
  对于这些身居高位的权贵们来说,这些菜地上的蔬菜算什么?看到了李植的祭台,官员们毫不犹豫地踩在了菜地上,将那些翠绿的青菜踩得东倒西歪,再不能用。
  不过官员们虽然蛮横,但对李植安排在菜地里祭天,还是颇为不满。
  和使用鸟粪肥料的天津农民不同,京城的农民们都用农家粪水肥沃菜苗,所以菜地里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令人感觉难堪。
  兵部尚书陈文岳站在田垄上,看了看在菜地里愁眉苦脸的官员们,冷哼了一声说道:“这李植让我等士人全部站在这粪浇尿淋的菜地里,怕是想给我们这些官员一个下马威。”
  在陈文岳看来,李植和文官们关系不好。虽然李植有心借助文官的力量,但二者之间的磨合是需要时间的。在磨合的这个阶段,双方免不了互相试探底线,轻慢、拖延、欺骗甚至恫吓各种手段都会层出不穷。
  而今天李植让官员们在菜地中祭祀,显然就是故意轻慢文官,想看看文官们的底线在哪里。
  不过这一点难堪还不足以文官们退却。对于菜地中的脏污,文官们捏着鼻子忍了。
  大理寺少卿大理寺少卿汪合泽眯着眼睛说道:“李植是不是打听到我们要提江南赋税的事情,故意弄一个下马威来恫吓我们,想让我们把话吞下去?”
  众官沉思了一会,都觉得汪合泽说的有道理。
  李植一定是不想答应文官们的条件,所以摆出一副怠慢文官的姿态出来。
  不过文官们一个个老谋深算,“算死了”李植想做司马昭。而李植既然想做司马昭,那控制朝廷就必然需要文官的力量,岂会被这区区菜地吓倒?
  礼部尚书董九器冷哼了一声,说道:“齐王不和我们客气,我们也不要和齐王客气了。等下齐王来了,我们就开门见山直接说江南赋税的事情。”
  “这事他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他若是犹豫不决,我们就全部离去,让他独自面对天子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