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9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子不敢杀,寡人来杀!”
  听到李植的话,众人眼睛一瞪,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郑开成有些慌张地说道:“王爷,使不得。”
  站了起来,郑开成说道:“王爷,这些jiān佞虽然犯有谋逆死罪,但是在天子没给他们定罪前他们都是堂堂朝廷大臣。他们是天子的属官,是这个国家的管理者。王爷岂能以藩王的身份杀光天子的大臣?”
  “王爷,如果这样做,会被天下人视为造反的。”
  众人听到郑开成的话,皱紧了眉头。
  郑开成接着说道:“而且天子既然无意杀光这些jiān佞,又岂能坐视王爷挥舞屠刀?这些文官虽然全部背叛了天子,但全是天子二十多年提拔起来的熟悉人物。到时候天子一夜之间失去所有臣属,震怒之下,天子和王爷如何相处?”
  “王爷不见那尔朱荣之祸乎?”
  帐篷中的官员们听到郑开成的分析,一时都陷入了深思。
  李植如果自己动手杀文官,等于同时挑战天子的皇权威严和天下的所有士绅,风险是很大的。
  南北朝的尔朱荣便是前车之鉴。
  南北朝时候北魏大将尔朱荣就曾经因为朝廷腐朽糜烂,动手杀光了几千文武大臣。最后的结局是尔朱荣一手支持的北魏天子和尔朱荣越来越合不来,容不得尔朱荣,在京城设伏杀死了不做防备的尔朱荣。
  其实彼时的尔朱荣军权在手,北魏天子杀尔朱荣根本是义愤之举。最后尔朱荣的子嗣们杀进京城,血洗天子宗室。
  有尔朱荣的前车之鉴在,李植杀死一千多天子的大臣,天子会作何反应?实在难以预料。
  众人齐齐看向了李植。
  李植冷笑了一声,说道:“便是有多大的风险,寡人也要闯一闯。”
  “没有尔朱荣的铁血屠杀,北魏朝堂上的jiān佞还要控制北朝几百年,哪里有赳赳关陇老兵的生存空间?哪里有百年之后巍巍大唐的辉煌?”
  “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寡人要将京城中的寄生虫一次xìng杀干净。”
  众人都被李植的话惊到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王爷下决心了?要以亲王身份屠杀朝堂上九成的大臣?
  天下人会怎么想?天子会怎么想?
  具体怎么cāo作,攻打京城?
  郑开成咬紧牙关,说道:“王爷,三思啊!”
  李植看了看郑开成,说道:“瞻前顾后,如何做大事?”
  崔昌武走了出来,拱手朝李植一礼,大声说道:“殿下为苍生社稷不顾个人安危,敢行险峰愿涉险地,实乃我大明之福,百姓之福。”
  钟峰看了看李植,大声说道:“只要王爷一声令下,钟峰便率领虎贲军杀进京城去,一家一户将这些文官抓出来。”
  郑开成脸上发白,说道:“使不得,王爷,攻打京城使不得,那是谋逆无疑啊!要想别的办法。”
  李植在帐篷里来回走了几步,抬头琢磨了一会。
  最后李植问道:“兵部尚书陈文岳说要宴请我,定的日子是哪天?”
  郑开成答道:“是三月十五。”
  李植抬头想了想,说道:“好,就定在三月十四,拿我的帖子进京城,传所有的官员到城外大运河边祭天。”
  钟峰愣了愣,问道:“祭天要天子率领,而且也是去天坛,怎么去大运河边祭天?王爷这样设圈套,怕那些文官们不信。”
  李植冷笑一声,说道:“那些文官贪得无厌,岂能用常理衡量?你们就按我说的去送帖子,那些文官自然会上钩。”


第0970章 司马昭
  兵部尚书陈文岳和几个朝廷要员坐在陈家府邸的三堂中,看着桌子上的李植名帖,脸上既有喜色,又有一丝惊疑。
  陈文岳看了看礼部尚书董九器,问道:“董公以为如何?”
  董九器笑了笑,说道:“此番祭天,大有玄机。”
  兵部侍郎贾三为脸色一变,焦急地问道:“如何?”
  董九器看了看贾三为。他见贾三为脸上十分紧张,不由得沉思了一阵。
  不过想了好久,董九器还是说道:“这显然是李植要拉拢我们这些京城中的官员,想控制朝局的信号。”
  陈文岳脸上一喜,问道:“董公何以见得?”
  董九器抚须说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祭天是家国大事,本该由天子亲登天坛,率领百官奉献祭品。然而李植作为齐王,手握雄兵陈兵京郊,却擅自召集群臣到运河边去祭天。”
  看了左右几人一眼,董九器说道:“毫无疑问,李植这是要越过天子统帅诸臣,行使天子的权力。”
  “大运河直通天津,是漕运的关键,是天津控制京城锁钥的标志。在运河边而不在天坛边祭祀,更是一个明显的讯号,说明以后的朝廷要由天津说了算,要仰天津的鼻息。”
  “恐怕这次祭天之后,李植便会带领群臣上朝。天子知道了这次祭天的事情,也会明白群臣都站在了李植这一边,不会再做无谓的抵抗。从此以后,朝堂上就是李植说了算了。”
  众人听了董九器的分析,都不做声。
  许久,陈文岳才叹息说道:“这李植做事,好张扬霸道。”
  董九器哈哈大笑,说道:“我们要的就是李植的霸道。”
  “如果李植不霸道,怎么会挑战天子试图控制朝廷?如果李植不率领千名官员一起祭天,他和天子就不会产生争斗。天子和李植没有矛盾争斗,我们这些文官怎么生存?”
  “只有怂恿李植霸道起来,更霸道一些,和天子斗得不可开jiāo,我们这些文臣才能如鱼得水,从中得利。”
  众人对视了一阵。
  陈文岳突然问了一句:“天子的走狗张光航有没有受到邀请?”
  大理寺少卿汪合泽答道:“没有,李植没有邀他。李植这次邀请的,单单没有那少数几十个死忠于天子的蠢货。”
  陈文岳摸着胡须想了想,说道:“这李植的情报倒是精准。看来董公分析得不错,这李植是想控制朝廷,所以只邀请了我们这些识时务的。”
  董九器微微颔首,表示陈文岳说得不差。
  坐在一边的兵部侍郎贾三为突然说了一句:“李植把我们这些识时务的大臣聚在一起……不会是要杀人吧?”
  众人听到贾三为的话,诧异地看向了贾三为。
  许久,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贾三为,你当真是被李植吓坏了。李植再大的胆子,能杀我们一千多人?”
  董九器指着贾三为说道:“贾三为,你倒是说说看,李植眼看就可以联手我们控制朝政,为什么要杀我们?”
  “难道李植是个见儒生就杀的杀人魔王?天津那些士绅虽然被均了田赋,但只要不反抗李植,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贾三为毕竟年轻,被董九器这样一指,紧张起来,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董九器摇头笑了笑,再不言语。
  陈文岳笑了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