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9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是虎贲军赶来的及时,恐怕京城早已被这些jiān佞卖给江北军了。”
  朱由检又取出一封信件,仔细看了看。信中前面说的是北京城各城门的守备虚实,兵力布置,后面则是催促江北军速速北上,“改乾坤之絮乱,正绝户之恶法。匡士人之天下,立贤德之君皇!”
  最后一句,已经赤luǒluǒ地说要废掉朱由检了。
  看了看信件的落款人,朱由检脸上一白:“原来刑部尚书也叛了。”
  将书信放在书案上,朱由检双手微微发抖,又打开了其他几封信件,最后他脸上变得雪白一片,站在箱子边说不出话来。
  满朝文武,竟几乎全是叛贼。原来自己日日殚精竭虑,竟一直在和一帮叛贼讨论如何平定江北军。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自己的每一个布置,都一字不差地被朝臣们通报到江北军处。
  自己苦心经营这个朝廷,二十多年来反复推敲,细细选择提拔官员,想不到最后满朝都是叛贼。
  原来自己提拔的这些官员,全是小人。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虚妄。自己提拔的官员,没有一个对自己忠诚。
  自己给这些人高爵厚禄,这些人不感激自己。自己一变法,所有人都要废了自己。
  朱由检仿佛被人用重锤狠狠砸在胸口,感觉到挫败感铺天盖地压了过来。
  将书信放回箱子里,朱由检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用力地咳了几声。
  好不容易理顺了气息,天子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李植拱手说道:“圣上,这些便是圣人文章教授出来的大儒。名为朝臣,实为jiān贼。臣以为,不杀这一千一百人,天下人不知道什么是法,什么是国!”
  朱由检听到李植的话,扶着书案没有说话。
  李植看了看天子雪白的脸庞,拱手说道:“铁证如山,请圣上圣裁!”
  朱由检缓缓走到御座后面,坐了下去。
  想了好久,他才开口说道:“杀这么多人,将朝廷中的官员尽数杀了,这朝堂还如何运转?”
  李植拱手说道:“圣上勿虑,没有了朝廷,天下未必就一定会打乱。万历显皇帝几十年不上朝,天下依旧正常运转。”
  “与其在朝堂上藏匿吃里扒外的硕鼠,倒不如让朝廷瘫痪。”
  朱由检听到李植的话,思索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至于必须处理的紧要事情……”李植说道:“对于紧要事情,天津可以支援朝廷一批官员。天津的官员臣管得严,教育得紧,素质有所保证。杀了这些jiān贼后,可以让天津的官员先到朝廷中充任官员,处理紧要事情。”
  听到李植的话,王承恩眼睛一瞪,猛地看向了天子。
  李植的建议实在太荒谬,以天津的官员治理天下,这些李植提拔培养的官员到底听李植的还是听皇帝的?如果真的依了李植的意思,那朝堂岂不是成了李植的一言堂,岂不是比让李植拉拢文官控制朝政更可怕?
  王承恩生怕天子点头同意这个荒谬的提议。
  天子听到李植的建议,也抬头看向了李植。
  他似乎是在辨别李植这句话的意图,想看清楚李植到底想的是什么。是真正大公无私一心为国,还是别有所图想控制朝廷。
  许久,朱由检才微微点了点头,似乎相信了李植的初衷。
  不过他又摇了摇头。
  李植见天子犹豫不决,说道:“圣上,此时不是犹豫的时候。这些jiān贼不杀,天下人不知道何为忠,何为jiān。若是朝廷再有危难,恐怕没有一个义士会顶得住诱惑坚守自己的本分。”
  朱由检看着地上的那五个大箱子,却是长长地叹了口气,又闭上了眼睛。
  “此事事关重大,齐王容朕仔细考虑,从长计议。”
  李植愣了愣,看了看天子。
  天子没法下决心杀这么多人。
  天子似乎因为被所有人背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孤独无助。
  这一年噩耗连连,先是苦心经营的京营新军全军覆没,京城被叛军包围,然后又被几乎所有官员背叛,朱由检锐意进取的心思似乎已经消失一空,整个人看上去十分颓然。
  杀了满朝文武,然后再用李植的人重整朝纲,这对于如今的天子来说太夸张了。
  李植不好再逼天子,拱手说道:“圣上明鉴,臣告退。”
  朱由检点了点头。
  李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失望地走出了乾清宫。


第0969章 祭天
  三月初十,李植坐在虎贲军的中军大帐中,身边坐着郑开成、钟峰和崔昌武等寥寥数人。
  李植在商量大事,不能让太多人参与,以免走漏消息。
  崔昌武拱了拱手,说道:“王爷,属下以为,天子不可能动手处决这一千一百人。”
  众人看向了崔昌武。
  崔昌武说道:“如今朝堂内外都传王爷要亲近文官,都传王爷想吸收文官的力量控制朝廷。这样的形势下,即便天子愤怒于朝堂上的文官背叛,也投鼠忌器,害怕向文官发难造成的政治孤立。”
  “试想,天子如果以天子之名杀死这么多官员后,若是王爷有一丝不臣之心,结果会是如何?天子动用朝廷法度杀了满朝文武之后,就是公开和天下士绅决裂,届时只要王爷放出一点消息造谣说这次大屠杀是天子主导的,则天下士绅就会完全站在王爷身后,往死里对付天子。”
  “如今天子不动手,文官们虽然背叛了天子,但如果王爷和天子有矛盾,士绅们还是支持天子的,朝廷上多少有些制衡。若是天子杀了满朝文官,届时且不说王爷可以控制朝廷,就是废立天子都是轻而易举。到时候王爷无论如何对付天子,士绅都会大声叫好,普天之下完全不会有人反对。”
  “站在天子的角度上思考问题的话,天子是绝不会打破目前脆弱的平衡,站在最前面对文官和士绅发难的。”
  听了崔昌武的分析,众人都沉默了。
  崔昌武说得有道理,天子此时不仅是悲观失望无力杀人,更会考虑朝堂上的政治平衡。一个皇帝,最重要的就是制衡之术,不可能猛打猛冲。
  钟峰猛地从鼻孔里喷了一口气,说道:“这天子当真是辅佐不来。王爷,我看也不要管这些文官的事情了,我们直接发兵江南,先着力于扩大我们的地盘吧。”
  李植看了看钟峰,没有说话。
  崔昌武说道:“即便我们占了更多地盘,如果不能明正法度,社会的秩序也同样会被jiān臣扭曲。重要的不是我们统治多大的地盘,而是这个国家的是非曲直多大程度得到伸张。”
  听到崔昌武的话,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崔总长的话,深得我心。”
  站了起来,李植说道:“如今寡人已经是齐王,不能不为天下人考虑,不能不把大明的这副重担挑起来。寡人不能坐视这么多jiān佞藏在朝堂之上,拿着高爵厚禄破坏这个国家的秩序。”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