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9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时候跳出来的七个文官。那时候北京城眼看就要攻破,文官们极为嚣张。而嚣张的文官中,又以这七人最为出众。
  那汪合泽当时甚至在朝堂上号召众臣打死张光航。要不是朱由检派东厂番子保护,张光航早已经一命呜呼了。
  现在江北军已经失败,张光航当然要反击这七人。不光张光航要反击,天子也要反击。
  但是反击之前,不能不征询李植的意见。
  现在朝野中实际上有三方力量,失去了武装的文官士绅依旧控制着江南,只剩下两万新军的天子是大明的皇帝,而拥有几十万强军,将六万虎贲军陈师京郊的李植则控制着一镇九省。
  天子办这九名文官,就等于惩治文官和士绅的背叛,就等于向集体反叛的士绅发难。如果没有李植的支持,必然遭到士绅的反扑。
  士绅的江北军是灭了,但天子的新军也同样灭了。如果李植不支持天子,士绅有足够时间在江南再拉出一个江北军出来。
  天子此时,急需李植的支持。
  所以天子把李植请到了乾清宫,给李植看这封奏章。朱由检需要李植的表态。
  但看到天子的动作,琢磨着天子的心思,李植却有些不高兴了。
  翻看了一会儿奏章,李植问道:“圣上给这封奏章给臣看,是怀疑臣和文官们jiāo好么?”
  听到李植的话,朱由检好不尴尬。
  确实,最近宫廷内外风言风语太多,让朱由检对李植的立场有了些许怀疑。
  最近宫中都传李植答应了陈文岳的宴请,要在陈家大会文官,和文官们修缮关系。
  如今李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已经熏天。而李植此时放出讯号要和素来敌对的文官们jiāo好,这是什么意思?
  即便是天子相信李植是忠臣,也不免得怀疑李植jiāo好文官是为了控制朝廷。
  所以朱由检不确定,自己和张光航追查这七人的行为能不能得到李植的支持。如果李植是真的准备利用手上的兵权做权臣,准备jiāo好文官,那李植是不会支持自己了。
  那样的情况下如果朱由检向文官开战,就会陷入大江南北官员和士绅的围攻。
  所以朱由检急需李植的表态。
  李植把张光航的奏章合了起来,缓缓说道:“臣以为,如此cāo作大为不妥。”
  听到李植的话,朱由检眼睛一瞪,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他脸上一白,眼睛里已经显现出无奈颓然的情绪。
  站在一边的王承恩听到李植的话,一下子激动得满脸血红。他猛地朝李植一指!大声喝道:“李植,你真的想控制朝堂,要做曹阿瞒、贺六浑么?”
  朱由检听到王承恩的喝骂,脸上一变,怒声喝道:“闭嘴!王承恩,朕和齐王议事,何时轮到你chā嘴?”
  王承恩怒瞪着眼睛,却不看天子,而是怒视着李植,仿佛他那瘦小的身躯中满是力量。他往前逼了一步,对着李植说道:“李植,你听清楚了,你若是要做曹阿瞒,我王承恩第一个冲上去刺死你!”
  朱由检听到这话,慌张地看了李植一眼,猛地用手在书案上一敲,用极大的声音喝道:“放肆!”
  王承恩这才收起了狰狞脸庞,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匍匐不起。
  朱由检看着地上的王承恩,眼睛转动,许久都没有说话。
  朱由检在担心王承恩的安危。
  王承恩说出了这样的狠话,如果李植真的想做权臣控制朝纲,那绝不会放过王承恩。王承恩是朱由检一手从信王府中带出来的亲信,朱由检岂能看着他说出这样自杀一般的言语?
  然而王承恩话已出口,水已泼出。
  朱由检看着地上的王承恩,闭上了眼睛,无奈地叹了口气。
  睁开眼睛,朱由检看向李植,问道:“齐王以为,该如何处理这在朝堂上挥舞拳头的几个大臣呢?”
  朱由检听李植说“如此cāo作大为不妥”,以为李植无疑是要结好文官了。他此时已经不奢望李植杀这七人,所以不再说七人威胁自己这个天子,而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七人要打张光航。
  李植再不济,也比江北军的史可法强吧?自己这些年和李植君臣相处甚为融洽,李植至少也要给自己这个天子留点颜面?至少要将这大逆不道的七人降职处理吧?
  李植看了看匍匐在地上的王承恩,说道:“圣上误会臣了。”
  “臣的意思,不是不处理这七人,而是要处理的,不该只是这七人!”
  “臣的意思,是说不该只杀这七人。依臣看来,满朝文武,京城中私通江北军史可法的一千一百六十一名文官武将,皆可杀。”
  听到李植的话,地上的王承恩猛地抬起了头,瞪大了眼睛盯着李植。
  朱由检像是听到一声惊雷,轰一下被震呆了。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他将手上的压书石哐当一声掉在了桌上。
  他的身子僵在那里,怔怔地盯着李植,好久都反应不过来。
  “一千……一千?……要杀一千一百六十一名官员?”


第0968章 失望
  李植正色说道:“圣上,这一千一百六十一人个个该死,圣上看了他们私通江北军的信件就明白了。”
  朱由检问道:“私通江北军?信件?”
  李植说道:“臣已经将五大箱官员私通江北军的信件运至午门之外,请圣上派人搬进来阅览。”
  朱由检愣了一会儿,挥手说道:“速速派人去取来!”
  几十个番子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五个沉重的大箱子就被搬到了乾清宫中。
  “圣上,这里面有一千八百三十七名京城官员给江北军写的信,有的是写给史可法的,有的是写给吴三桂的,有的是写给其他江北军官员的。按照臣的统计,其中有三百一十七名写信人论罪可降职,三百五十九人论罪可贬为庶人,一千一百六十一人论罪该斩!”
  朱由检站了起来,走到那五个大箱子旁边,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信纸,头皮有些发麻。
  从箱子里拿出一封信,他打开信纸看了看,眉头不禁皱了起来。看着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无怪小曹将军湖广大败,原来朝中满是jiān细矣。”
  李植挥手说道:“圣上,这些朝中要员趁京营新军和江北军决战之际,将京营的装备、人员、战术、将帅布置全数泄露给史可法和吴三桂。”
  “小曹将军之败,正是因为这些无耻官僚的出卖。”
  顿了顿,李植又说道:“朝堂上的官员更把陕西、山西、北直隶和京城的虚实全部告之了江北军。所以史可法才这么肆无忌惮地一路北上,收拢叛军,围攻京城。”
  “史可法在信中封官许愿,给予京城的官员各种承诺。而官员们则各种感恩戴德,仿佛史可法不是叛军首领,而是大明的皇帝。不少官员甚至许诺要赚开京城的城门,迎江北军入城。”
  “若不是小曹将军生前练出的京营士兵忠勇尽责,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