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9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吁地跑了过来,停在天子面前。
  他跑得太急了,累得话都说不出来。他先是弯腰喘了几口起,才抬起身子大声说道:“皇爷!打赢了!皇爷!”
  “虎贲军大胜二十万叛军,打得江北军溃不成军!”
  朱由检听到王承恩的话,眼睛瞪得巨大。他脸上先是有些惊讶,然后很快就转成了兴奋。那兴奋越来越明显,最后泛成了一片狂喜。
  “好!”
  “好!”
  “好!”
  连说了三句好,朱由检说道:“好个李植,好个李植。”
  “不愧是朕要封的亲王。”


第0964章 忠臣
  王承恩喘了一口气,犹豫地说道:“皇爷三思,这亲王一旦封出去了,便收不回来了。”
  朱由检哈哈一笑,说道:“朕当然知道。”
  王承恩说道:“皇爷慎重啊,李植如今已经是一镇九省的主宰,一言九鼎。如果皇爷再封他做亲王,那当真是权势滔天。我怕到时候李植稍微cāo纵一下权术,满朝文武都要变成他的爪牙。”
  “圣上,封了亲王,圣上恐怕压不住他啊。”
  朱由检听到这话脸上十分不喜。
  眉头一皱,朱由检喝道:“王承恩,你要离间朕和天津郡王么?”
  王承恩被天子这句话吓得慌张失措,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张皇喊道:“圣上明鉴,便是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离间圣上和郡王。”
  朱由检皱眉看着王承恩,说道:“士绅叛军包围京城,天下大乱。如今天津郡王勤王救驾大功在此,焉能不赏?”
  “李植是忠臣!”
  “这个亲王爵位,无论如何是要封出去的。”
  王承恩匍匐在地,不敢说话。
  朱由检抚了抚胡须,思索了一会儿,问道:“天津郡王是怎么打赢这一仗的?”
  王承恩抬起了头,说道:“奴婢不知,只听报信的斥候说史可法已经被击毙,江北军的吴三桂已经被天津郡王抓住了。”
  听到吴三桂的名字,朱由检脸上一沉。
  “让天津郡王将吴三桂押入京城,凌迟!”
  王承恩赶紧答应:“明白了,奴婢这就去传旨。”
  朱由检站在甬道上,又想了想,说道:“让礼部准备好册封典礼,准备封亲王的仪式。”
  ……
  三月初三,北京城晴空万里,春意盎然。
  菜市口门前的刑场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京城百姓们。百姓们喜气洋洋,看着刑场上的死刑犯们。
  江北军总兵吴三桂和七名江北军将领跪在刑场中间,身上五花大绑。
  百姓们是十分乐意看到吴三桂被砍头的,毕竟天子变法得利的是百姓。虽然京城的百姓不是农民,没有直接从均田赋的政策中得利,但是天子的法院同样造福了京城市民。
  以前那些官宦人家、士绅豪强在京城中就像霸王一样,欺行霸市。百姓们即便被这些人欺辱了,也是无处投诉,只能忍气吞声。
  但在天子变法,开设法庭以后,百姓们惊讶地发现真的有人为自己作主了。那些法官们一个个都十分公正,甚至有不少法官都是直接从天津调来的老法官,完全不会因为官宦和豪强的权势而左右司法。
  京城的百姓们涌入了法院,控诉官宦豪强的种种不法。法官们秉公办案,刚正不阿。几年时间下来,打官司的人越来越少,而官宦和豪强的种种不法行为却被大大遏制了。如今京城的百姓娶了漂亮妻室的不怕豪强惦记,做买卖的也不怕衙役来打秋风,再不需要向大小官吏孝敬。
  而对于吴三桂这种想推翻变法的叛军,京城的市民是恨之入骨。
  吴三桂跪在刑场上,看着下面欢天喜地的市民们,瑟瑟发抖。
  李植要诛他九族,正派人去各地捉拿他的亲属,而天子则要凌迟他。吴三桂这个造反失败的武将,正受到最严厉最可怕的惩罚。
  刑场的旁边,观刑台上坐着几个见证的官员,包括兵部尚书、刑部尚书、大理寺卿和都察院都御史。而这些文官们围坐的中间,则坐着天子亲信,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
  文官们看着吴三桂,一个个脸色凝重。此时江北军已经溃败,士绅们控制朝廷的企图已经变成一个幻想。文官们如今即便再同情江北军,同情吴三桂,也绝对不敢表现出来。
  现在文官们考虑的,都是朝廷的局势问题。
  如今江北军已经不复存在,新军只剩下两万人,而李植手上有雄兵几十万,六万虎贲军却陈师京郊。接下来的局势到底会变成怎样,要看天津郡王李植的心思。
  这些天来,尤其是江北军包围京城以来,文官们对天子十分不敬,甚至威胁天子。李植会不会因此追究这些文官的大不敬罪名?
  接下来的朝堂,到底是天子说的算,还是功高盖主的李植说了算,一切都扑朔迷离。
  王承恩坐在观刑台上,看着左右文官的脸色,知道这些文官们都在琢磨当下的局势。如今整个天下只有虎贲军一支能打的军队,李植的实力实在太突出。
  文官们都在琢磨怎么和李植相处。
  王承恩脸上丝毫不变,只端坐在那里等待李植。
  过了一会,道路远处的百姓突然喊叫起来,无数百姓传了话过来:“天津郡王来了,快将道路让出来!”
  “天津王来了,让路!”
  本来百姓们是挤满了道路的,但是看到李植的依仗,百姓们全部挤到了道路两边,硬是在中间让出一条两米多宽的道路供李植经过。
  李植打着华丽的郡王仪仗,一身四爪金龙龙袍,在亲卫的保护下骑着高头骏马朝刑场这边走过来。
  仪仗所到之处,百姓们鸦雀无声,仿佛发出任何一点噪音就是对李植的大不敬。所有人都静悄悄地看着马上的李植,朝打灭叛军救下天子的李植行最崇敬的注目礼。
  看到李植这么受百姓拥戴,文官们和王承恩对视了一阵,不敢怠慢,全部走下了观刑台。
  他们一直走到刑场的最前面,一个个朝李植的方向一揖及地,把腰完成了一百多度。
  李植缓缓骑到刑场前面,跳下了马。
  “诸位免礼!”
  文官们一站直,就窃窃地看向了李植。
  兵部尚书陈文岳看了看左右,拱手出列说道:“郡王此番大败江北军,则天子的新法守住了,天子的天下守住了。郡王立下次等盖世大功,可喜可贺,我等京城的文官们有意摆下一桌宴席,贺喜郡王立此大功。”
  听到陈文岳的话,李植心里冷笑了一声。
  请自己吃饭是假,试探自己会不会对文官们大开杀戒是真。
  如果自己拒绝这个宴请,恐怕文官们会乱成一锅粥,弃官逃亡甚至暗杀李植恐怕都做得出来。而如果自己接受了这个宴请,文官们恐怕就会慢慢向自己靠拢,投靠自己形成一个新的党派,一个比天子更有权势的党派。


第0965章 心志
  历史上曹cāo在官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