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8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抗。
  二十万叛贼已经完全溃散,甚至都不往同一个方向逃窜。往西面逃的有,扔掉武器往南面和北面逃的同样有,在京郊的土地上狼奔豕突。
  虎贲军中军处,郑开成看着大溃败的二十万叛贼,哈哈大笑。
  “犀利!王爷的坦克当真犀利,江北军这次算是完了。”
  蒋充拖着下巴说道:“伯爷,我担心吴三桂马快,莫要被他逃了。”
  郑开成笑着说道:“蒋充就是想得仔细,你不要担心,我这就派选锋师骑兵出去追击史可法和吴三桂,决不让这些祸国殃民的叛贼头目逃了。”
  江北军逃得好快,韦老大端着步qiāng竟有些追不上的感觉。他正在壕沟之间跳跃,却看到左边有二十几个士兵围在一段壕沟里,似乎是发现了大人物。
  韦老大想了想,跑了过去。
  那边的士兵看到来了个排长,让出一个空,让韦老大走进了包围圈。
  韦老大看到一个清瘦的老年文官举着一把步qiāng,正和周围的士兵对峙。
  那个文官戴着乌纱帽,穿着大红官袍,一脸的颓然,却抓着步qiāng不放。无论周围的虎贲军大兵如何喝骂威胁,这个老年文官都不放下步qiāng,甚至还朝这边的士兵大声吆喝。
  “打死我!开qiāng!”
  韦老大皱了皱眉头,暗道这竟有个不怕死的。
  然而这个老头也不开qiāng,似乎是怕开qiāng后士兵活捉他。只拿这步qiāng朝周围的士兵指着,拼命想让虎贲军的士兵打死他。
  韦老大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当真以为大爷我不敢打你是不是?”
  将步qiāng对准了老头的大腿,韦老大准备开qiāng了。
  那老头见韦老大要shè自己的腿部,知道自己一旦中弹必然无法再使用武器,怕是要被虎贲军活捉。他猛地举正手上的福尔摩沙式步qiāng,对准韦老大的方向要shè击。
  韦老大看老头的动作,知道这老头要shè自己了,眼睛一瞪往旁边一跃。
  那老头毕竟老了,举qiāngshè击的动作慢了一秒,只听到啪一声脆响,他一qiāng没打中韦老大。
  周围的虎贲军大兵见着老头真敢开qiāng,不禁怒火中烧,一个个举着qiāng就朝他身上开火了。
  “啪啪啪啪!啪啪!”
  十几发子弹shè入了史可法的身体。史可法随着子弹入体的势头抖了一下又一下,发出了无声的惨叫,被打成了马蜂窝。他怒瞪着周围的虎贲军士兵,哇一声口喷鲜血,倒在了壕沟里。
  士兵们赶紧扶起韦老大,确认韦老大没有受伤。
  韦老大悻悻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史可法的身边,开始翻看史可法身上的东西想确定这老头的身份。很快,他就找出了史可法的官印。
  把官印反过来,韦老大端详了一会。
  “南京兵部尚书。”
  “嘿!真是史可法。”


第0961章 内讧
  吴三桂带领几个亲将,在京畿的土地上一路狂奔。
  跑了一个时辰,吴三桂觉得口渴了。不光是他口渴了,他胯下的战马也十分疲劳口渴,迫切需要寻找水源饮些清水。
  然而路过的村庄中,那些京畿的百姓们却都警惕地看着吴三桂这一行人。
  京畿的百姓和江南的百姓不同,这里的百姓是实实在在得到变法的好处的。
  天子在北直隶均平了田赋以后,那些沉重的田赋再也不压在无权无势的小民身上了。即便是投献到士绅家中,以前地主要收三、四成的地租,现在士绅基本只敢收取比田赋略高一点的薄租。
  京畿百姓的生活,比原先好了一倍都不止。
  所以对围攻京城的各路叛军,京畿的百姓们是十分仇恨的。如果叛军真的攻入京城挟持天子,那京畿百姓的好日子就算过到头了,恐怕那些士绅要变本加厉剥削农民们,把这几年的亏空几倍地盘剥回去。
  这个时代的村庄为了防盗贼,一般都建有土坯村墙。此时看到落荒而逃的江北军和叛军们,百姓们一个个守在村寨中,禁闭村门,拿着镰刀锄头守卫着村墙。
  偶尔也会有逃跑的士兵去敲村寨的村门,希望讨碗水喝。但是村民们听说外面讨水的是包围京城的叛军,恨不得冲出去打死这些叛军。最后往往是门外的叛兵被村民们用大石头砸走。
  所以吴三桂骑行了一个时辰,竟找不到一个村落落脚喝水。
  吴三桂和身后的亲将们越往前走,脸上的表情越yīn沉。
  这样走下去,连个买干粮讨水喝的落脚点都找不到,怎么逃得到江南去?这些京畿的农民都是支持天子变法的,恐怕此时都争先当虎贲军的眼线。吴三桂一行人南逃的路线,会一点不差地由这些农民们告诉给后面的追兵。
  在京畿的溃败和在江南的溃败大不一样。
  看起来,吴三桂似乎很难躲过后面的追兵逃到江南去。
  吴三桂身后带着十几名亲将。这些亲将有些是吴三桂的麾下老人,有些则是在吴三桂成为江北军大将后加入的。这些人在吴三桂得意的时候自然是忠心耿耿,但此时吴三桂已经落难,这些人未必还能从一而终。
  一边策马奔驰,吴三桂身后的众将们一边互相jiāo换眼神,似乎渐渐达成了一种默契。
  吴三桂骑着骑着,也觉得自己身后的气氛有些不对。
  回头打量了这些亲将许久,吴三桂明白自己不能再和这些将领一起逃跑。
  吴三桂停住了马,挥手说道:“李本深,你和赵柱七人往西面去,到西安去。我们在那里留有两千守兵,你七人去调集这些兵马,南下到襄阳和吾汇合。”
  名义上是让李本深去调兵马,实际上吴三桂是要支开李本深等七名投靠自己较晚的将领,免得这逃跑的绝境中七人生出祸心。
  趁此时七人还没有下决心,先把他们支开,免得夜长梦多。
  李本深等七人对视了一眼,拱手抱拳,便驱马往西南方向去了。
  吴三桂骑马立在原野上,看着李本深七人走远了,才舒了一口气。
  朝身后的五人一挥手,吴三桂说道:“李本深这个蠢材,西安的兵马得知我们大军溃败后,早就四散逃了,哪里还会有兵丁给他指挥?我们继续往南走,最快速度回到南昌去。”
  看了看身后的三人,吴三桂笑道:“你们莫忧,吾在南昌还藏有白银九十万两。我们四人同富共贵,逃到南方隐姓埋名,也可以过衣食无忧的富贵生活。”
  吴三桂身后的三人对视了一阵。
  其中一名亲将韩大任说道:“想不到大帅竟还留有后手,大帅果然是足智多谋。”
  吴三桂哈哈大笑,说道:“我在江北军当这个大帅,岂能一点油水不捞?你们放心,这九十万两你们也有份,我绝不会亏待你们。”
  韩大任和其他两人对视了一阵,说道:“可惜大帅怕是没有命花销这些银子了。”
  吴三桂听到这话身子一抖。
  彷徨了一秒钟,吴三桂脸色一变,厉声喝道:“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