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8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8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军升起的热气球是做什么用的。
  对付冷兵器的敌人,热气球可以说是空中堡垒大杀器。对付使用热武器的敌人,热气球虽然不能直接攻击敌人,却能提供遍及整个战场细部的视野。可以说,有了热气球,就能掌握敌人的所有动向。
  江北军的一举一动都在虎贲军的监视中。热气球上的观察兵很快扔下了字条,汇报江北军在往后方转移曲shèpào。
  郑开成笑了笑,朝钟峰说道:“吴三桂倒是有些办法哩。”
  钟峰冷笑了一声,说道:“多智而短谋,钻营而反复,这不是良将。”
  郑开成哈哈大笑,说道:“镇北伯不要鸡蛋里挑骨头,在江北军中,吴三桂是最好的将领了。”
  吴三桂确实算的是不错的将领。在这样的战场上,面对虎贲军划时代的武器,他能够灵活调度各种武器,找出可能的应对办法。
  然而,在绝对的技术优势面前,怎样的挣扎都是毫无意义的。
  郑开成一声令下,虎贲军的三百门线膛重pào对准了江北军的迫击pào。在热气球观察兵的指挥下,重pào瞄准了朝后面转移的江北军曲shèpào兵。
  “轰!”
  “轰!轰!轰!”
  pào弹像是流星一样划过战场上方,直直shè向离开壕沟的江北军曲shèpào。
  吴三桂看到划过头顶的重pàopào弹,一下子如遭雷击,面如死灰。
  江北军的pào兵们还没有走到目的地,就遇到了飞过来的pào弹,一个个吓得抱头鼠窜,拼命往地上趴倒。
  第一次shè击,命中率不太高。但是火眼金睛的热气球兵可以帮助pào兵调整角度,所以第二次shè击命中率就十分可观了。
  三百门二十四磅重pào使用二十多斤重的开花弹,一zhà就是一大片。这种重pào形成的bàozhà不是手榴弹可以比拟的,冲击波刹那就能震毁十几米附近的一切人员和器材。江北军pào兵哪怕是趴在地上也躲不开bàozhà的巨大冲击波,不知道多少人被zhà死。
  江北军想把火pào架起来轰zhà掷弹兵的想法,那是没有一点可能的。
  被zhà了三轮,曲shèpàopào兵就被zhà崩溃了。pào兵们不顾押阵的家丁趴在地上喝骂,抱头朝西面逃窜。
  史可法本来还希望曲shèpào能发挥奇效改变战局,结果苦苦注视等来的却是pào兵的崩溃。他一下子变得面无人色,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倒在了壕沟土壁上。
  江北军拿坦克一点办法没有,战争的结果已经没有悬念了。
  战场上,坦克保护着掷弹手在壕沟边缘移动,用步行的速度席卷整个战线。
  士气低落的叛军们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战车压迫,一片接一片地崩溃了。
  地方军镇的普通叛军就不说了,这些地方军的战斗力本来就十分不堪,士气很低。此时他们看到战局不利,只有逃跑的心,一看到坦克逼近就成片成片逃窜,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念头。
  也有极少数韧xìng不同寻常的江北军试图冲击坦克后面的虎贲军。不过坦克后面此时密集站着一万虎贲军,火力十分威猛。冲出壕沟的少数江北军好不容易排队通过坦克间隙,还没接进虎贲军,就被凶猛的霰弹qiāng打崩了。
  单位长度中的壕沟中可以容纳的士兵其实很有限。在坦克后方的局部战场上,一万虎贲军是有人数优势的。加上手上先进的武器,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如果远处的江北军想一起冲出壕沟包围掷弹兵,则会被使用后装步qiāng的虎贲军打溃,也不是一个办法。
  战争持续了一个小时,坦克配合掷弹兵一路摧枯拉朽,打崩了正面五里的战线后,江北军彻底崩溃了。


第0960章 老头
  见江北军已经失去了斗志,韦老大兴奋得满脸通红。
  虽然功劳大多是汤名进这样的掷弹兵的,但是韦老大作为守在第一线的步qiāng手,有效威慑住了远处的江北军,让坦克远处的江北军不敢跳出壕沟围攻掷弹手,同样是有功劳的。
  韦老大感觉连长的职位在朝自己挥手。
  韦老大看了看周围,确定自己这个排三十二个大兵无一人受伤。
  这样压倒xìng的仗,打得敌人落花流水,打完仗就升官发财,真是过瘾啊!
  这坦克是个好东西!
  韦老大脸上满面笑容,看着那坦克铁疙瘩都觉得顺眼多了。
  不过韦老大身边,霰弹qiāng排排长汤名进却依旧是激情满满。他见江北军已经崩溃,不再朝逃跑的江北军投掷手榴弹,而是端着霰弹qiāng冲了上去。
  “杀!”
  “杀死这些叛贼!”
  汤名进手下的三十二名士兵跟着汤名进大声喊杀,从坦克之间的间隙处冲了出去。他们跨过已经只剩下尸体的壕沟,朝后排壕沟和逃跑的江北军士兵冲去。
  遇到后面壕沟中还没有逃跑的江北军士兵,霰弹兵们上去就是一顿乱qiāng,打得叛贼们血ròu模糊。
  韦老大见汤名进这么勇猛,不禁也被刺激出满腔的斗志出来。他一挥手,喝道:“小的们,跟爷爷我一起冲!王爷说了,打死一个江北军赏十两!”
  韦老大的士兵们齐声呐喊,跟着韦老大冲出了坦克战线。
  陈幺儿口中嚎叫着,端着步qiāng冲在了众人的最前面。
  就连坦克内部的坦克兵也不甘落后,打开坦克侧门跑了出来。他们在战场上张望了一阵,确定江北军已经是大崩溃,便拔出腰上的手铳冲了上去。要知道一个江北军人头就是十两银子,这正是发财的好时机。
  吴三桂见前面的阵线已经完蛋了,转身就要逃跑。
  走了几步,他看了看身边的史可法,叫道:“本兵,虎贲军攻过来了,快走!”
  史可法闭着眼睛站在壕沟中,一言不发。
  吴三桂愣了愣,走回去拱手朝史可法说道:“本兵大人!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快随我骑马南逃。”
  史可法扶着壕沟的土壁,怆然说道:“江北军已经全军覆没,士绅的天下算是完了,此时我还有什么可以逃的?”
  看了看周围狼狈逃窜的士卒们,史可法眼睛血红。
  “这些士卒是我一手招募的,这些养兵的银子是我一个州一个县求来的。我本以为可以凭借这些士卒对抗李植,匡正这士大夫的天下,想不到最后竟是如此的结局。”
  “这京郊附近的百姓不似江南,一个个都是心向李贼的,江北军的士兵逃都没有地方逃,必然被全歼。这一战过后,世上就再没有江北军了!”
  “我老了,我就不逃了,输了这一仗,我也没脸逃了,我就死在这里吧。”
  吴三桂看了史可法好久,又看了看越来越近的虎贲军追兵,不再苦劝,一转身就往远处放马的地方逃去。
  史可法身边的师爷、文吏和书童却没有一个愿意跟着史可法一起去死。他们看见吴三桂走了,顿时一哄而散。
  史可法看着随从们的身影,叹了一口气。
  战场上,江北军已经完全放弃了最后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