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8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面的,略高于前方的几层壕沟。史可法清楚地看到:前面的虎贲军利用坦克和手榴弹配合,已经把江北军zhà得不chéng rén形。
  那像连珠pào一样不断在壕沟里zhà开的手榴弹,哪里是人力可以抵抗的?
  史可法扶着壕沟的边缘,用力扶正自己的身子,无力地看向了吴三桂:“长伯,如今如何是好?”
  吴三桂看着前面的壕沟,同样是脸色发白。
  吴三桂还想着入京封王呢,但战场上的形势却变成这个样子,王位似乎变成了一个幻想。这样下去,虎贲军用手榴弹就能把江北军zhà垮。
  但是吴三桂又有什么办法?李植的手段不是靠人力和计谋可以对抗的。就算吴三桂调神兵天将来,也守不住被手榴弹狂轰滥zhà的壕沟。
  吴三桂看着前面那被zhà得浓烟滚滚,冲击波不断飞舞的壕沟,咬紧了牙关,脸上却是越来越白。
  这仗要输。
  虎贲军的中军处,郑开成满意地看着霰弹qiāng兵不断地朝对面壕沟扔手榴弹。
  这些霰弹qiāng兵的掷弹技术是郑开成在日本亲手练出来的。虎贲军在日本威慑复国势力时候很清闲,郑开成就选了两万士兵出来练习投掷手榴弹。结果果然派上了大用场。
  钟峰用望远镜观察着前面掷弹兵的动作,用耳朵听着前面传来的隆隆bàozhà声,啧啧赞叹。
  “郑开成,你这些掷弹兵练得不错。”
  “恐怕对面壕沟里的叛军要被zhà崩了。”
  郑开成哈哈大笑,说道:“zhà垮这些江北叛军,那是小菜一碟。”
  钟峰笑了笑,看向了战场。
  前面正面的壕沟中,江北军坚持了不到三十秒就崩溃了。
  看到钢铁巨兽一般的坦克无可匹敌地冲过来,江北军的士气本来就跌到了谷底。此时再被虎贲军掷弹兵这样轰zhà,十个人起码被zhà死了三个,哪里还有抵抗的勇气。
  正面壕沟中的江北军再不敢躲在壕沟中。他们手脚并用地爬出了壕沟,撒腿往后方逃去。
  坦克前方的壕沟,完全被虎贲军占领。
  韦老大和他的士兵们举着qiāng站在坦克后面,看着仓皇逃窜的江北军士兵哈哈大笑。前面已经没有了敌人,他们大胆地走到坦克之间的间隙处,朝疯狂逃跑的江北军士兵shè击。
  史可法看着溃败的江北军老兵,浑身抖得和筛糠一样。
  明明马上就可以入京,控制整个朝堂,形势却突然急转直下。战场上二十万人对阵李植六万人,却打成这个样子。史可法觉得那些他眼看就可以抓住的权势正在一点点远离他,怎么也夺不回来了。
  如果天子重新控制了局势,自己会被怎么处理?会不会被车裂?凌迟?
  他无助地看着吴三桂,只希望这个久经战阵的武将能想出什么办法出来。
  吴三桂眼睛血红地看着前面的战场,眉头紧紧拧着。
  他突然挥手说道:“本兵大人莫要慌张,等虎贲军的士兵进入了壕沟,我们派大同和山西的边军上去和他们白刃战!”
  史可法听到吴三桂的话,眼睛一亮。
  虎贲军精于火器,但未必善于白刃战。若是让边军老兵上去拼命,未必不能打退这些边军。
  史可法激动地抓住了吴三桂的手,颤抖着嗓子说道:“长伯切要夺回这一段壕沟!”
  吴三桂没有看史可法,他皱眉看着前面的壕沟,点了点头。
  战场上,韦老大站在坦克和坦克之间的空隙中,看着江北军的调兵遣将,冷笑了一声。
  江北军以为虎贲军会进壕沟,从后面调了没有火器的边军上来。
  虎贲军配备了霰弹qiāng兵,在最后关头确实会攻入壕沟,用霰弹在壕沟中和敌人作战。
  但那是最后一步,是敌人基本崩溃后才会做的扫尾事情。在史可法的叛军还有较强反抗能力的时候,傻子才进入壕沟进行近距离战斗。
  现在坦克可以蹂躏江北军,当然就要将坦克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zhà垮了正面的江北军,一百五十辆坦克突然又喷出了浓烟,摆出阵型兵分两路,朝壕沟的两边的其他江北军所在处攻了过去。
  两边的江北军士兵顿时如遭雷击。
  这些士兵刚才就见识到坦克和掷弹兵配合下的血腥场面了,这下子看到坦克掉头朝这边冲了过来,明白自己即将面对刚才那样的轰zhà,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浑身战栗。


第0959章 视野
  坦克朝两边的江北军压了过去,掷弹兵如影随行。
  坦克所到之处,摧枯拉朽。江北军的士兵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手榴弹轰zhà?这些叛军往往是在壕沟中挨了一轮、两轮bàozhà,就哭着喊着爬出壕沟,往后方逃去了。
  一百五十辆坦克就像是一百五十个刀qiāng不入无可匹敌的天神,在江北军的阵地上左右突刺,不但造成了局部的崩溃,更狠狠冲击着江北军整体的士气。
  一段又一段壕沟失守就像是不断倒下的多米诺骨牌,眼看就要造成江北军全军的崩溃。
  与此同时,后方虎贲军升起了八个观察热气球。热气球兵升上百米高空,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江北军的全军各个战线,时刻监视着敌情。
  慌乱的战场中,吴三桂也没有时间去关注虎贲军的热气球了。
  他眼睛血红地趴在壕沟边缘,牙齿咬得咔咔响。
  眼看就要到手的郡王王位,却被李植的虎贲军打成了泡影,这让野心勃勃的吴三桂无论如何不答应。
  吴三桂看了看史可法,发现这个南京兵部尚书张口结舌地看着战场上的坦克,已经说不出话来。
  吴三桂焦急地吸了一口气,突然一拍壕沟外壁,喝道:“把曲shèpào转到后面去,用曲shèpàozhà这些虎贲军!”
  吴三桂要用曲shèpàozhà坦克后面的掷弹兵。
  史可法听到这话眼睛一亮,愣了半响,忍不住大声说道:“妙!长伯妙计!此时不同刚才,此时虎贲军全在那战车附近!速速传令下去,让曲shèpàopào兵速速后退!退到两百步外pào击敌寇!”
  吴三桂看了看壕沟后面的平地,吸了口气。
  此时江北军的五、六层壕沟距离坦克都在五十米之内,这样近的距离上迫击pào是无法抛shè开花弹的。江北军如果想用“曲shèpào”轰zhà坦克后面的掷弹兵,就必须把迫击pào挪到几百米后面。
  江北军并没有料到有需要朝己方壕沟附近轰zhà,所以在后方更深处并没有掘壕沟。此时江北军的“曲shèpào”要是往后转移,就要离开壕沟,在地面上开pào了。
  吴三桂虽然能想到用曲shèpào后撤来破解战局,却不知道曲shèpào离开壕沟,能不能在战场上生存下来。
  战场上一片混乱,中间还横着大量的战车阻挡视线,按道理来说虎贲军是看不到这些曲shèpàopào兵的后撤的。只要虎贲军没有视野,就无法攻击这些pào兵。
  然而李贼的手段……
  吴三桂攥紧了拳头,头上冒出了紧张的细汗。
  吴三桂不了解虎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