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8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道这些天津和山东的强悍士兵会怎么冲击江北军。
  会不会一次xìng被虎贲军冲垮?
  看到开花弹在坦克周围zhà成一片,吴三桂死死攥着拳头,只求能zhà毁zhà伤几成的坦克。曲shèpào的shè速不慢,哪怕一次齐shè只能zhà掉半成的钢甲战车,十几次齐shè下来也能摧毁绝大多数战车。
  bàozhà形成的尘烟渐渐散去,坦克渐渐从烟雾中露出了身形。
  然而令所有人感到震惊的是,经过一番十分猛烈的轰zhà,一百五十辆坦克却毫无损伤,缓缓开出了迫击pàopào弹扬起的烟尘。
  吴三桂惊得张大了嘴巴,脸上发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史可法站在壕沟里,看着战场中央的钢铁巨兽开出了烟尘区域,双手忍不住剧烈颤抖起来。
  这哪里是战车,这简直是刀qiāng不入的金刚罗汉。
  坦克的顶部装甲和侧面装甲厚度都接近一厘米。这样的装甲如果被十八磅重pào轰zhà可能会出一些问题,但是迫击pào这几斤重的小pào弹是无论如何无法zhà穿的。
  江北军的士兵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这战车如此犀利,显然江北军是拦不住了。虎贲军天下强军,江北军唯一能凭仗的就是壕沟。如今壕沟的防御被战车冲破,江北军怎么和虎贲军打?
  江北军的士兵们在壕沟里慌张失措,齐齐看向了中军处的旗帜。
  然而中军处的旗帜并没有一点动静,显然史可法和吴三桂彻底对这钢铁战车没有办法了。
  江北军的士气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蔫下来了。
  虽然知道没什么效果,但是江北军的迫击pào没有停火,拼命朝坦克轰zhà。战车在bàozhà冲击波zhà出的滚滚烟尘中一点点朝江北军的壕沟压过去,像是一道长四百多米长的钢铁城墙,渐渐逼近了壕沟。
  韦老大睁大眼睛看着前面的坦克,说不出的惊讶。
  这坦克真的掩护步兵冲到了壕沟面前。
  虽然刚才有零星百余名步兵被迫击pàozhà伤,但是总体来说,在坦克的掩护下,一万名虎贲军士兵以极小的伤亡攻到了江北军的壕沟边。
  这坦克太犀利了!
  韦老大此时早已经不敢再小瞧坦克,在他心里,这铁疙瘩已经变成了可以冲锋陷阵的战争猛兽。
  接下来就是冲击壕沟了。
  只要把壕沟中的江北军打散,这一仗就算是赢了。自己这个排作为急先锋冲进敌人壕沟,功劳是很大的。到时候自己会不会因功升上一级半级?
  韦老大突然兴奋起来。
  虎贲军的中军处,钟峰哈哈大笑。
  “郑开成你又白担心了,这坦克的犀利远不是你可以想像的。”
  郑开成舔了舔嘴唇,摇头说道:“想不到王爷发明的坦克如此威猛。不得不说,这确实胜过我的估计。”
  笑了笑,郑开成说道:“我还以为至少会有一些坦克会被江北军的pào火zhà坏的。没想到那迫击pào竟没有一门能穿透坦克的装甲。”
  钟峰冷笑一声,说道:“我范家庄产的精钢钢板,岂是那么容易穿透的。”
  蒋充吸了口气,chā口说道:“坦克是冲上去了,现在就要和江北军近距离拼杀了,不知道这一万先锋能不能突破江北军的防御,占领壕沟?”
  郑开成得意的拍了拍壕沟外沿。
  “蒋充,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就看本伯派出这一万人的本事吧。”
  战场的前方,就在韦老大琢磨怎样冲击壕沟的时候,一百五十辆坦克全部开到了壕沟的边边上,齐齐停了下来。
  在江北军士兵惶恐的目光中,虎贲军中军处吹响了响亮的号角。
  这是号召坦克后方的步兵开始攻击了。
  韦老大不远处的霰弹qiāng排排长汤名进猛地一挥手,从腰上取出一颗手榴弹,大声吼道:“所有人择机掷弹!”
  霰弹qiāng排的三十二人背上背着霰弹qiāng,左手持火种,右手持手榴弹,快步朝前方跑去。
  他们冲到了坦克的正后方,伸出脑袋从坦克的边缘稍微观察一下敌人壕沟中的情况,就开始投掷手榴弹了。
  手榴弹先在火种上引燃引信,然后就可以投掷了。扔手榴弹的士兵们直接从坦克上方将手榴弹扔过去,一枚接一枚,砸进了江北军的战壕中。
  对面的壕沟里,江北军的士兵们还一个个手持着上好弹的前装步qiāng,正准备和冲上来的虎贲军士兵近距离对shè,却想不到首先砸过来的是这些呲呲作响的手榴弹。
  “轰!”
  “轰轰轰!”
  这些手榴弹一个个都有五、六斤重,威力不逊于迫击pàopào弹。每一枚手榴弹中都有大量的碎钢屑,随着硝化棉的剧烈bàozhà喷向四面八方,在空间狭小的壕沟中杀伤力十分可怕。
  霰弹qiāng连士兵们显然苦练过投掷手榴弹,他们都是等手榴弹引信烧了两、三秒钟后才将手榴弹扔出去。他们扔得又准又狠,那手榴弹越过坦克上方,往往是一进入壕沟就立即bàozhà。
  躲在壕沟中的江北军和叛军们甚至连躲避手榴弹的时间都没有,就被zhà得血ròu横飞。


第0958章 战栗
  四百多米的壕沟中像是开了花,被不停砸进来的手榴弹zhà得惨绝人寰。
  这一段壕沟位于战场的最中央,正是江北军重点布防的区域。江北军在这里摆的是最精锐的江北老兵。然而在虎贲军坦克和手榴弹的配合下,江北的老兵只有挨打的份,根本没有还手的手段。
  虎贲军就在壕沟前面十米内掷弹,这么近的距离迫击pào无法shè击。然而坦克又横在壕沟的前面挡住了江北军老兵的所有视野,江北军的“福尔摩沙式”步qiāng空有子弹,却根本无法shè击。
  手榴弹像是夺命的魔鬼,越来越多。冲击波和火焰像是要把整个壕沟吞没,把守在壕沟里的老兵们zhà得血ròu横飞。
  若是站在bàozhà手榴弹的一、两米内,瞬间就会被bàozhà的冲击波zhà得血ròu模糊。手榴弹看上去不大,但因为装配的火yào是高效的硝化棉,其威力是十分可观的。那些躲避不及的叛军往往被zhà开皮ròu,失去作战能力。
  离得稍远一些的士兵,在bàozhà点的两、三米上,也难以幸免。手榴弹中刺出的钢刺钢渣就像是一个个飞镖,会钻进附近士兵的皮ròu中。江北军士兵一直和使用热武器的虎贲军作战,基本上不装备盔甲。一旦被钢刺钢渣刺中,就立即会被刺入血ròu器官中,绝不会是轻伤。
  更倒霉的是被手榴弹在一米之内zhà到的。这些挨着手榴弹的江北老兵毫无悬念地被zhà开了身体。最靠近zhà弹bàozhà处的所有血ròu会被立即zhà成血水碎ròu,随手榴弹的冲击波往四下里飞洒。
  坦克下方的江北军壕沟,转眼间就被zhà得满目狼藉。
  眼看那些士兵就要崩溃。
  江北军的中军处,史可法只觉得天旋地转,所有一切都变得摇摇yù坠,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江北军中军所在的壕沟是挖在一座小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