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8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大大声说道:“有没有用,要战场上才能见真章。就怕到时候这坦克没有用,还要我们步兵匍匐前进,发起攻击!”
  说完这话,韦老大就走进了帐篷,睡觉去了。
  其他的士兵们却没有跟着韦老大进去,一个个都看着远处的蒸汽坦克,眼睛里露出期待的光芒。


第0953章 人心
  崇祯二十五年二月二十七的早朝上,百官神色各异,各怀鬼胎。而传入朝会上君臣耳中的却不是教坊司的乐曲,而是城外的隆隆pào声。
  昨天晚上起,江北军和十几万地方军就包围了京城,开始攻城。江北军的迫击pào十分犀利,不断向北京城城头上抛shè开花弹。好在京城城头上有千余门各色火pào,能朝江北军打回去。
  只是城头上的小pào打的是实心弹。大pào虽然能打开花弹,却无法大仰角抛shè,zhà不到江北军在城外挖掘的战壕。而江北军的迫击pàopào弹,却能一发接一发地zhà在北京城城头。
  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天,城墙上的京营守兵恐怕就要崩溃。
  天子朱由检好多天没睡好了,脸色苍白地坐在御座上,看着心猿意马的朝臣们。
  文官们显然是要发难了。
  本来,文官们作为士绅的一员,作为士绅的代言人,是天生地反对天子变法,是天然地支持江北军的。以前他们不敢声张,是害怕天子的新军势大。但现在京城外面的战况摆在这里,眼看史可法和吴三桂就要入主京城,这朝堂上的文官们自然免不了人心思动。
  此时朱由检坐在御座上望过去,看到的便是一张张不再唯唯诺诺垂首顺从,反而剑拔弩张要发作的脸庞。
  史可法和吴三桂如果杀入京城控制,是为天下士绅立了全功。朝堂上的文官们在这京城被攻破的节骨眼上若是不能助攻一下,那等史可法进城以后,就太没有面子了。
  显然,朝堂上的文官们要作乱。
  鸿胪寺的官员刚宣布朝会开始,文官群中立即就有急先锋跳了出来。
  “臣兵部侍郎贾三为有话说。”
  不等鸿胪寺的官员准其说话,贾三为就大声抢白道:“天子,此时再说什么也是无益了,速速打开城门投降吧!如今朝野上下都言天子无德,迎立潞王的呼声大涨。天子此等关键时刻若是能痛改前非顺从史兵部,尚能保得住皇位!”
  听到贾三为的话,百关门精神一振,齐齐看向朱由检。
  自从史可法逼向京城以来,朝堂上下就传出种种声音,说要废了朱由检,迎立潞王为帝。那潞王亲近士林,顺从士绅,素有贤名。文官们都传史可法这次率大军入京后,要扶潞王为君。
  这声音传出来,江北军的企图就不只是清君侧那么简单了。如果史可法在文官的支持下行废立之事,恐怕以后这天下就完全由士绅掌握了。
  朱由检坐在御座上脸色铁青。登位二十多年,朱由检这是第一次感觉到皇位竟是如此摇摇yù坠。
  东阁大学士张光航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他浑身气得发抖,用手指着贾三为骂道:“大胆贾三为,你好大的胆子,你在威胁圣上的皇位。你可知道这是诛九族的罪?”
  皇极殿两边的文官们侧着眼睛看着张光航,却没有一个害怕“诛九族”。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江北军就要入城了。天下士绅和官员都恨天子变法,没有一个人勤王。唯一有可能勤王的李植被外国势力南北夹攻,自顾不暇。
  所谓城头变幻大王旗,一个月以后说不定谁是皇帝呢!现在赶紧向江北军靠拢,以后就能在史可法主导的朝廷中谋取要职。
  至于朱由检,一个没有兵权没有人望的天子,要么被废,要么被控制起来,哪个还会怕他?
  礼部尚书董九器站了出来。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如今不是史可法一人反,而是三省二十万大军齐反,是天下齐反。天子之失德,可谓甚矣!”
  猛地一指张光航,董九器喝道:
  “张光航,你这些年撺掇天子倒行逆施,实行恶法为祸天下。如今的局面你正是罪魁祸首,你如今还敢出来张狂?”
  董九器话一出口,就引起了满朝文武的同仇敌慨。这些大官们看着张光航背叛天下士绅,从一个小官平步青云升为阁老,那是一肚子怨气。此时江北军眼看就要破城而入,众官都觉得是时候清算张光航了。
  吏部尚书赵光清大声喊道:“天子,此时痛改前非拿下张光航,开城迎史可法入城尚不晚。尚可保住天子大位!”
  听到赵光清的话,王承恩愤怒地睁大了眼睛,整个人仿佛要bàozhà。
  “你们!你们眼里还有一丝体统么?”
  不过王承恩的话,根本没人搭理。
  朱由检无力地坐在御座上,整个人都处于极大的焦虑中。现在江北军眼看就要破城,朱由检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拿刀架在了脖子上,便是有万丈雄心,也不免得有些投鼠忌器。
  见朱由检不发声,大理寺少卿汪合泽突然大声叫道:“我们一人一拳打死张光航,以证心志!”
  听到这个文官的话,所有人都恶狠狠地看向了张光航。
  眼看,众人就要挥动老拳往张光航身上打过去。
  大明朝朝堂上动手斗殴,并非没有先例。近的比如移宫案,那就是大臣撩着袖子动手了的。而远的比如正统十四年,群臣在朝堂上竟然当着监国朱祁钰的面,将锦衣卫指挥使马顺活活打死,还追打当时扮演天子角色的监国朱祁钰。
  张光航这些年阿谀天子,推动变法,可以说是犯了众怒。此时只要群臣动手,张光航就肯定要活活被打死!
  张光航看着前后左右逼过来的群臣,浑身战栗,下意识地朝天子的御座方向躲了两步。
  “吾乃东阁大学士!谁敢打我?你们要造反么?”
  关键时刻,朱由检终于忍无可忍,愤怒地一拍御座!
  “大胆!”
  “东厂番子何在?”
  “将犯上作乱的汪合泽拿下!”
  天子终于发声了。
  然而战战兢兢的东厂番子们此时也不敢和文官敌对。此时北京城眼看就要破了,接下来就是文官的天下了。此时得罪了文官,说不定史可法入主朝廷后就要把自己弄死。
  只是这些番子毕竟是天子的人,此时天子有令,番子们不敢不答应,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番子们自动忽略了天子拿下汪合泽的话,只保护在张光航的身边,不让群臣围殴张光航。
  看见番子们不捉拿汪合泽,不听自己指挥了,朱由检无语凝噎,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汪合泽得意起来,大声吼道:“天子,你还要负隅顽抗到底吗?明日北京城城破之时,天子以何等姿态面对史兵部?”
  众官齐齐看向了御座上的朱由检。
  朱由检脸色铁青,双手气得微微发抖,闭上眼睛不愿意说话。
  文官和天子正在对峙,突然,门外跑来了一个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