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8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8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让每个士兵都知道天津郡王说了什么。
  李植大声说道:“我们浴血奋战,为的是大明的每一个百姓。我们希望用我们的刀qiāng和敌人厮杀,为大明的百姓打出一个富庶的生活。”
  虎贲军的士兵们目光炯炯,齐齐看着慷慨陈词的天津郡王。
  “然而我们在前面拼杀,却有人不停地在后面给我们捅刀子!”
  “这些卑鄙小人,就是大明的士绅,就是士绅的私军江北军!”
  “我们打满清,他们从后面打我们。我们打流贼,他们从背后打我们,我们打南洋,他们也从后面打我们。在他们眼里,只要能灭了我们天津一镇,只要能废了我们均平田赋不许偷税的政策,他们就可以和任何一个祸害我们汉人的势力联手发难。”
  “这些士绅,是我们汉人历史上最龌龊的一个团体。”
  “我汉人的土地上,从不曾有这么无耻的一个统治阶级。”
  一挥衣袖,李植大声说道:
  “不彻底打败这些士绅,不消灭这些寄生在汉人ròu体上的庞大寄生虫群体,我们的事业就是一场海市蜃楼。我们汉人的复兴,就无从说起!”


第0952章 期待
  “士绅的无耻盘剥曾经逼反了流贼,差一点让大明万劫不复。士绅的自私自利让大明入不敷出,无力养兵,差一点让满清入关南下。这个国家,差一点就被士绅毁灭。”
  “是我们虎贲军站了出来,力挽狂澜,独擎大厦。”
  “然而如果我们不将吸血的士绅打翻在地,如果继续让他们无耻卑鄙下去,我们再努力,都拯救不了这个国家。”
  “如果每一次我们在海外拼命开拓,江北军都在国内联合夷人围攻我们,那我们怎么保护我们的殖民地?如果每一次我们和外族厮杀的时候,士绅都要从背后给我们一刀,那迟早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烟消云散。”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需要一些英雄挺身而出。如果所有人都对士绅的无耻沉默不语,那么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没有未来。”
  “任何一个强大国家的崛起,都必须有一些英雄站出来,用血和汗大声说话。如今在大明,这个重担只有我们虎贲军可以承担!”
  “我们为了汉人,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为了汉人的利益,必须打败江北军,必须打垮史可法和吴三桂,打垮士绅继续在这个国家上面寄生吸血的妄想!”
  “这一战!我们要全歼江北军,将这个寄生虫彻底从我们汉人的身体上拔起!掐死!”
  听到李植的话,虎贲军的大兵们眼睛发亮。李植给他们讲明了这一战的意义,让每个士兵都充满了历史使命感,一个个兴奋得跃跃yù试。
  六万人突然齐声吼了起来。
  “虎!”
  “虎!”
  “虎!”
  那六万人齐声吼动的声音像是一片冲击波,震得人耳膜狂鼓。
  李植大声说道:“寡人以郑开成为大将军,钟峰为副将军,发兵京城勤王,彻底打垮江北军和江北军的仆从军!”
  “出兵!”
  六万士兵再次齐声怒吼:“虎!”
  一百五十辆坦克在牛马的拖拉下走在最前面,朝京城开去。六万士兵手持各式步qiāng走在坦克的后面。那队伍走得整齐无比,杀气腾腾。
  ……
  晚上七点钟,入京勤王的虎贲军露宿在天津和京城中间的京畿平原上。
  韦老大的排在帐篷外面烧起了一堆篝火取暖。士兵们有说有笑的在篝火旁边吃后勤组发来的鱼干。
  自从有了拖网捕鱼后,这富含蛋白质的鱼ròu就变成天津最贱的东西。一斤粮食要十五文钱,但新鲜海鲈鱼只要二十二文一斤。哪怕是最贫穷的天津百姓,也吃得起鱼ròu。
  郡王为了改善军中的伙食,还让人把鱼ròu做成了咸鱼干作为军粮。此时士兵们将咸鱼干在水里泡软了,在篝火上烤着吃,别有一番味道。
  韦老大却没有和他的士兵们一起吃咸鱼。他坐在篝火旁边的一个大石头上,一边用沾了油的抹布擦拭自己的津王式后装步qiāng,一边不停地用眼睛去瞄几十米外停着的那那一辆蒸汽坦克。
  韦老大手下的一个小兵陈幺儿看了看韦老大,说道:“老大,那坦克好威武,就是不知道真的上了战场会怎么样。”
  韦老大撇了撇嘴,拍了拍自己手里的津王式步qiāng,说道:“陈幺儿,你莫要被那坦克吓到了。我看上了战场真打起来,还是要靠我们这些步兵的后装步qiāng。”
  韦老大啪一声打开qiāng机,又把抢机关上,熟练不过的说道:“津王式后装步qiāng,口径十五点二毫米,qiāng长一百三十四厘米,qiāng重四点一公斤。后装、外置火帽、击锤击发。”
  “使用纸壳弹,理论shè击速度四点五秒一次,战场实际shè击速度五至六秒一次。”
  听到韦老大又背诵了一遍《步兵cāo守》中的条文,他身边的士兵们都笑了起来。
  韦老大一撇嘴,说道:“壕沟战中,先用我们的迫击pào对对面的迫击pào进行压迫式轰zhà。利用我们迫击pào落点准,shè速快的优势压制敌人第一线壕沟中的人员数量,迫使敌人撤退到后面的备用壕沟中分散。”
  “在敌人分散后,我军分为两组,一组shè击掩护,一组手持步qiāng冲锋,攻入敌人的壕沟。在壕沟中利用我军后装qiāng的高shè速压制敌人,为大部队全线压上创造条件,直到击溃敌人。”
  陈幺儿马屁道:“老大,这是最新一期的《步兵cāo守》,你背得真熟啊,脱口就来!”
  韦老大冷笑一声,说道:“这行军打仗,靠的是我们步兵冲锋陷阵,靠的是我们手中步qiāng的火力,可有这坦克什么事情?”
  韦老大麾下另一个士兵杨立说道:“可是老大,这次江北军那边有二十万人,我们只有六万人。江北军有六万把标准步qiāng,迫击pào也有不少,我们如果用老办法强攻对面的壕沟,那伤亡恐怕是极高的。”
  众人听了杨立的话,都愣了愣。这些大头兵们平日里苦练作战,但对战场大势都没什么想法。此时听了杨立的话,才觉得杨立十分有见地,一语中的。
  韦老大停止了擦拭步qiāng,朝杨立说道:“那按你说的,我们靠这些坦克就能打赢?”
  杨立看了看齐齐看向自己的袍泽们,说道:“排长,这坦克是个铁疙瘩,qiāng打不穿迫击pàozhà不烂。这是最好不过的掩体,是战场上的活战壕。我们要是跟在坦克后面冲锋,岂不是能躲避江北军的冷qiāng?”
  “排长,你要相信新技术新武器。你难道没有听说海军的事情?海军以前连郑家水军都打不过,后来就是给战船装了铁甲,这才大败郑家。”
  众人听到杨立的话,尤其是听到杨立举的铁甲舰例子,分外觉得有道理。他们都看向了几十米外的蒸汽坦克,没有人说话。
  韦老大想了好久,冷哼了一声。
  将手上的抹布往口袋里一塞,韦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