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贼营的中间。
  饥兵们已经完全没有斗志了,它们本是被携裹的百姓,哪里敢用脆弱的身体和这冰冷的pào弹做对抗?一些饥兵们这便要逃。
  但马守应的八千士卒还没有丧失斗志,它们举起刀剑朝试图逃跑的饥兵们砍去,把混乱逃窜的饥兵们逼了回来。
  马守应也被这杀人的pào弹震撼到了,一千多官兵居然有四十们大pào?这是哪来的官军?自己流窜大明各地七年,从来没有见过火力这么强的官军。
  火pào凶猛,已经没有时间仔细整队了,马守应大呼一声:“出击!冲过去杀了这些狗娘养的官军!”
  八千老贼大声呼喊起来,驱逐着一万三千饥兵走出了大寨,朝一里多的官军杀去。马守应有些忌惮这些官兵的火力,不像寻常时候那样冲在最前面,而是骑在三千塘马的最中间。
  贼兵们走了一百步路不到,走到距离选锋团还有一里路的地方,四十门大pào又开火了。
  四十发pào弹在空中发出尖锐的啸声,毫不留情地撞进了庞大的贼兵队伍里。
  又是一片血ròu横飞,pào弹弹跳穿刺,穿透了三、四层士兵的身体。不管是装备镰刀的饥兵还是装备两匹战马的塘马,在这夺命的pào弹面前都是一触即死。哪怕是被pào弹撞到手脚的一角,那也是立即断手断脚,再没有一点战斗能力。
  断肢和鲜血跟着pào弹的轨迹飞了出来,杀猪般的惨叫声四处响起,又有一百多人倒在了血泊中。
  胆小怕事的饥兵们再也受不了这样的轰zhà,他们本是种地耕田的农民,哪里有胆气和这样的敌人作战?这哪里是官军?这是天兵啊!只听到“轰”一声。饥兵们四散开来朝四面八方逃去。哪怕有发狠的塘马在后面追逐驱赶饥兵们也绝不回头,坚决不向那些死神般的官军处行去。


第0093章 qiāng毙老贼步卒
  饥兵一下子逃亡殆尽,马守应脸色铁青。这些饥兵虽然不堪战,但是也是未来老贼的苗子,几个人里说不定就有一两个能磨练成老贼步卒。这下子饥兵一下子逃光了,损失不小。
  不过如果能击败面前的官军,这些饥兵有一些是会为了食物返回回来的。只要击败这一千多人的小股官军,自己的实力不会损失太多。
  马守应躲在塘马骑兵的中间,大喊一声:“加快行军!官军只会用火器!冲上去我们就赢了!”
  被pào弹轰zhà得七荤八素的老贼步卒和塘马们不再追逐逃跑的饥兵,重新汇聚起来,快步朝一里外的官军杀去。
  看到流贼的饥兵被轰溃,李植心情大好,让pào兵再用实心弹shè击一次。
  贼兵们走了一百五十步,距离官兵两百步,又被当头pào击一次。
  又是四十发pào弹呼啸袭来,全部砸进了七千多人的贼兵队伍。贼兵们一听到那火pào开pào的轰鸣声就四散逃亡,一下子就不成队列。但即便是这样混乱逃窜的贼兵也丝毫减少不了火pào的杀伤力。两百步的距离上,六磅pào已经是直shè,威力惊人。四十发pào弹在贼兵队伍里呼啸穿刺,一瞬间又割下了一百五十条生命。
  十几发pào弹落进了塘马队伍里,杀死了几十个宝贵的贼军骑兵。
  马守应听到那pào弹呼啸声时候也是心里一慌,下意识地在战马上缩成一团。一发pào弹从他身边几丈处呼啸而过,打穿了两个骑兵的坐骑,把那些骑兵从马背上摔下来,摔了个半死。
  马守应吸了一口气,暗道这官兵的火力也太猛了。他甚至有些犹豫要不要冲上去了,这pào弹的威力让他下意识地想逃。
  不过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情绪,马守应骑在马上大声喊道:“冲啊,冲上去就赢了。”
  七千九百贼兵鼓起勇气,大声呼喊着往选锋团冲去。
  距离两百步,前面的官军队列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了。官军只有一千多人,排成半圆阵站在一个凸起的小土丘上,两侧布置着四十门大pào。马守应坚信只要自己冲上去,就赢了。
  三千塘马是最珍贵的,自然用在关键处,不能用来冲阵。马守应让五千步卒最快速度冲上去,直接攻击那小股官兵的正面。五千人冲击一千多人,马守应觉得自己的老贼步卒肯定能一鼓作气冲垮官军。
  不过他根本不明白选锋团的火力有多么强大。
  李植看到贼兵冲到了两百步外,停止了实心pào弹的轰zhà。实心pào弹已经轰散了老回回的贼兵,已经达到了战略目的,可以告一段落了。他下令让所有六磅pào快速装上霰弹,准备pào轰敌人的冲锋。
  火qiāng手们则站好队列,准备三段shè击。
  三百米,两百五十米,两百米,五千举着大刀长剑的贼兵们叫嚷着,冲到了选锋团正面两百米外。
  李植挥舞战刀,大声喊道:“步qiāngshè击!”
  传令兵大声呼喊,三百八十名米尼步qiāng手瞄准了目标,摁下了扳机。
  火光四shè,噼哩啪啦地shè击声连绵响起,在小土丘上激出了几百股呛人的黑雾。三百八十发子弹呼啸着向迎面冲来的流贼士兵。
  在两百米上,训练了几个月的shè手使用米尼步qiāng的命中率几乎是九成。流贼步卒们的冲锋速度有限,正面冲来时候和固定的靶子似的,只一个瞬间就被shè来的子弹撂倒了三百人。
  流贼们突遭重击,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还蒙着头往前冲。
  “shè击!”
  只过了七秒,三段击第二批步qiāng手走到了前列,开始了第二次屠杀。
  又是三百多声qiāng响,无数烟雾弥漫开来,把整个凸起的小土丘笼罩在烟雾中。饥渴的子弹从qiāng膛中飞出,毫不留情地冲进了赤luǒluǒ陈列在前的流贼身体中。高速旋转的子弹破开流贼的皮ròu,在那放置内脏的躯体中左冲右刺,把那些器官搅成一团血ròu。
  冲在最前面的三百多个步卒伤口喷血,口吐鲜血地倒了下去。
  最前面的几百步卒是最勇敢的,一下子就全部倒下了。后面的流贼们一下子傻掉了,他们放慢了脚步,恐惧地看着前面烟雾笼罩的小土丘。
  但他们还没有犹豫过来,第三次shè击就开始了。
  “shè击!”
  纷飞的子弹像雨点一样向流贼们飞来,狠狠地撞进了他们的身体,打断肋骨,搅碎那些脆弱的器官。即便是运气好没有被打中躯干,只被击中手脚,手骨腿骨也是立即被打断,倒地失去了战斗力。
  只一轮三批shè击,就有九百多名老贼步卒被打死打伤,倒在了血泊中。还活着的老贼步卒,只剩下四千人。
  不过流贼们还怀着最后一丝希望,他们揣测着,打完了这一轮,小土丘上的官军就要装弹装火绳,没有时间再打第二轮了。只要冲上去,就赢了。
  他们带着惊惧,冲到了选锋团一百二十米开外。
  不过他们的幻想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打破了。只停顿了七秒,小土丘上的选锋团再次开始三段轮shè。
  距离一百二十米,子弹像是长了